兩岸契機或框架/ 高雄台灣時報社論/ 2016-11-26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亞太經合會是國際經貿會議的場合,並非兩岸談判的場所,對宋楚瑜此行不必抱太大的期待。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代表蔡英文總統到秘魯首都利馬參加亞太區域領袖會議,回到國內後,對此行評價從過去十分鐘不見任何影像的非正式聊天,到回來之後宣稱會談八小時,甚至自說自話,強調圓滿達成任務,令人感受到是一種自我膨脹的說法。畢竟參加亞太經合會的成功與否,不在兩人會面時間長短,而是在未來政治經濟框架下,中國給台灣多少空間,以及目前兩岸互動的改變空間有多大,一切未確定前,政府不應該沾沾自喜。

平心而論,蔡英文接見代表團所言,此次亞太經合會代表團任務圓滿成功,值得肯定和感謝,也許是客套話。但如果要將此次成果當作未來努力的基礎,使台灣在國際參與上得到的機會轉化為具體國家利益,恐怕仍須考量。亞太經合會領袖會議本來就應該由領袖參加,委託他人參與,是不得已的事。如今把不正常當作理所當然的事,甚至高興別人沒有打壓,已經有斯德哥爾摩情結。

蔡英文總統說,政府借重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長才,交給他出訪三項任務,包括透過國際交流為台灣帶回新的機會、密切注意區域經濟整合的發展及向國際社會表達台灣人民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期待,代表團成員以完成任務為目標。但是這些抽象的帶回機會、密切注意與表達人民期待,頂多就是表達人民期待,向對方示意,其他目標還需更多指標去驗證。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參加亞太經合會的實質意義在與各國實際交換各國經濟經驗與表達需求,但是部長級官員即可透過既有管道與交換意見,與其他國家在此場合雙邊交流。過去台灣曾提出很多重要國際倡議,包括數位機會中心計畫,有效縮短數位落差;加入茂物目標檢視行列;執行亞太技能建構聯盟計畫,為亞太地區技職教育發展做出貢獻。如果能夠在往後獲得執行合作,對台灣經濟發展當然也有幫助。

政府高層領袖參加類似會議其實在於象徵性意義,並藉此場合進行高峰會議,並且直接表達各自需求,及某些重要議題的各國立場與觀點。就兩岸冷和現況而言,能夠與中國高層互動,並表達請中國不要壓台灣與國際互動,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不管一分鐘或十分鐘,只要聽得進去,就是大功一件。但如果只是敷衍應付,談上十小時也發揮不了作用。

誠如宋楚瑜所言,亞太經合會是國際經貿會議的場合,並非兩岸談判的場所。雖然他所代表的親民黨,對兩岸關係及外交,有黨派本身的看法與堅持,但是代表總統參加,就應該放棄個人和政黨的看法,不會跳開重要議題去談沒有被授權的內容。我們願意相信宋主席的確捐棄己見,為國家利益而投入,也欣喜國內兩大政黨能夠在重大兩岸議題上合作,為國家未來能進一步緊密合作。正好讓國民黨在此議題上,繼續持僵化立場,讓台灣人民看破手腳。

此次任務雖然號稱成功,但是中國依然以過去態度與立場對待台灣,目前還看不出宋楚瑜的成效。但是我們應該保持耐性,沉著面對亞太經合會後的區域情勢發展。目前美國在川普當選後的政策未明,亞太再平衡等政策也可能受到衝擊,如今要做的維持台海穩定現狀,並且針對最壞狀況,做好最佳準備,自然不會受到區域國家互動與政治權謀動態變化的影響。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