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從馬英九再度申請出境檢討國家機密保護體制的缺漏/ 高雄台灣時報/ 2016-10-23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台灣雖然立法保護國家機密,但行政裁量部分常使立法形同虛設,它有待新政府調整。

相信國人記憶猶新,前總統馬英九今年六月十五日申請赴香港出席「二○一六年度卓越新聞獎」頒獎典禮向總統府申請出境許可,當時基於國安考量府方提四個理由駁回:一、馬卸任不到一個月,其接觸相關機密有保密的必要;二、馬經管有關機密需更多時間清查確認;三、香港為國安高度敏感地區,訪港風險難以控管;國安局與香港合作無前例可循,四、加上本案時間緊迫,難以和中國及香港政府充分協商。顯然當時府方認為,馬接觸或核定的國家機密檔案及資料,尚待更多時間清查確認,所以不宜出國,隱約擔心馬趁出訪時,有洩露國家機密之虞,這從國家利益的考量上絕對站得住腳。

但對這次馬英九申請在十一月十五日到十一月十八日赴馬來西亞,以及十一月十八日到十一月二十三日赴美國的出境申請案,總統府同意這項申請案的原因還是四個,第一是參訪地點,馬英九申請前往馬來西亞和美國參訪,機密保護的相關風險尚屬可控制範圍內;第二就維安部署部分,馬英九這次擬前往馬來西亞和美國,國安局評估後,尚無維安預警情資,且與馬來西亞和美國有相關合作機制,維安風險程度較低。第三,新舊政府交接到目前近六個月,馬英九在任內經手管理或接觸國家機密檔案及資料,目前都在掌握中,政府有良好的掌握;第四,依據「總統府辦理涉及國家機密人員出境管制作業規定」,申請人馬英九及同行者皆於出境二十個工作天前完成相關資料準備及申請,符合規定。

老實說,前兩點的考慮才是真正觸及核准與否的判斷核心,但其中仍漏掉指出最重要的裁量原則:基於考量維護國家機密的利益、保護前任元首人身安全及保障人民憲法上的行動自由間,對其利弊是否符合比例原則之要求,可見總統府的審查小組對限制特定人員(卸任正、副總統)出境立法真義的正確理解仍有待加強。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也因此,第三點以蔡已執政近六個月,馬所接觸的機密檔案都在掌握中,也就說應該沒有馬知而蔡英文所不知的國家機密,所以無需擔心可以安全放行。這個理由乍聽起來似乎言之有理,但稍微細究其實是很可笑,蓋國家機密之保護乃在防止特定國家機密為任何無權得知者獲悉,而不在比賽前後執政者誰知道的國家機密多,蓋許多國家機密之執行期間可能須經年累月,這就是為何國家機密之解密最長可達五十年者,而馬英九要是真有洩密之事實還勢必須負起刑責,總統府無權豁免法律對機密核定者及接觸者這方面的責任。當然我們還是願意信任前總統馬英九對國家的忠誠,不至於藉此行洩漏任何國家機密,至於趁機長期滯留國外逃避可能的司法責任的揣測,更是毫無事實根據的謬論。

至於第四點,將接觸或核定國家機密人員是否得以出境之條件委由一紙行政命令訂之,是目前我國在國家機密保護上的最大立法缺失,實不宜作為核准之實質理由。此觀諸國立故宮博物院前院長馮明珠日前被爆出在卸任前自修規定,將卸任後三年後才能赴中的規定,改為一個月,前往中國故宮研究院擔任顧問,引法輿論軒然大波。之後,民進黨立委李俊俋又逐一公布有二十一位馬朝官員依據「國家機密保護法」第二十六條第二項規定「自我解禁」赴中年限名單,其中,包括前台中市長胡志強、前台北市長郝龍斌等重量級政治人物。最不可思議的當屬民進黨立委段宜康爆料指出,調查局副局長吳莉貞也同在卸任前自修規定,並在退休後的三十四天解除赴中管制大搖大擺入境中國。

其原由乃不管是出境至何地,甚至對於一般卸職官員前往大陸地區雖然在《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九條第四項嚴格限制規定,必須依據「國家機密保護法」第二十六條第二項第三款,核定國家機密之公務員於離職三年內,必須得到主管機關首長的核准,才得以離境。但問題出在「國家機密保護法」第二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出境限制時期之長短得由家機密核定機關視情形縮短或延長之」,將上述各項立法目的完全掏空形成立法漏洞之故,因此才讓台灣屢次面臨此種窘境,這才是必須要立即通盤檢討並補救的國家利益。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