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青教室心得報告:『花』- 朱耀源教授 6/6/2012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今天真是大飽耳福、眼福!

聽朱耀源教授一說才知道,如今的花卉研發已經可以隨心所慾,要什麼顏色、長什麼樣子的花、要大、要小、要高、要矮、要圓、要方,就用各種花的基因拿來配;就像畫家畫畫,隨己意調色一般,好神喔!

朱教授今天秀給大家他所拍下他到世界各個國家他們所研製的各種花卉、草花、盆花、切花、球根花、觀葉、木本等等的花花世界,不下千萬種,真叫賞心悅目。

說起花卉專家朱教授,你可別拿盆花來問他是什麼花,也許他會回答不出來;因為他只認得『會賺錢的花』。在花卉這門行業,會研究的專家,必須結合會運用高科技、會行銷才會致富。如今的花卉培育場地之大、設備之先進,水、養料、陽光之調控都電腦化,已不能同日而語;只要有個隨身手提電腦,那怕是在天涯海角,研究人員都能隨時隨地掌控每一株培植的花卉,給水給陽光,都只在指尖 click。朱教授認識的一位日本人,他白手起家,研究種植台灣蝴蝶蘭,他培植的蝴蝶蘭每一棵都長得一模一樣,易於排列,減少空間,減少運送成本,他的苗圃已是十億美金價值,正在找買主呢。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還有更令人讚佩的是,花卉的版權問題,美國式的 PATTERN PROTECTION 防不慎防,荷蘭研發出一種有地域性的病毒,把它放入球根花卉中,如有人偷渡此花卉出國,到了別處,由於地域性氣候的變化,病毒就活躍起來,使花卉長不好或影響下一代,自然而然的保護花卉的權益,真是高招呀!!

如今的花卉顛覆傳統,經過野生採種、雜交育種、突變育種等等技術研製,過去是盆式的花,現在可以是吊籃式的;過去是單色的花,現在可以是複色的,甚至鑲不一樣色的邊,或者中心保留綠色不開花,四圍開著催燦的花來襯托;過去是單瓣的,現在可以是多瓣的;過去是高的,現在可以是迷你的;過去是平面的,現在可以是立體的;型型色色,不勝枚舉。

苗圃機械化,採種、精種、包裹種子、播種、穴盤苗等等;用機械來播種時,運用包裹技術,把養料、賀爾蒙一并加入,使種子生長茁壯,還可克服種子太小機器夾不到的問題。改進技術不但使土壤減少,花卉反而長得更好,利於運送,減低成本。以上種種,你今後到苗圃或花展就懂得怎麼看囉! 從 nursery 花展處處都可看到這些花卉專家們的用心和他們的研就成果。

談到2010年台北的國際花卉博覽會,朱教授有話要說:參與設計花博最辛苦的代價就是被罵得臭頭,除此之外,這次的花博的確使台灣的花卉研究和技術快速成長了30%並且是世界首創在『都市』開花卉展覽的記錄,讓世界看見美麗的力量,讓世界看見台灣,這點讓朱教授颇感安慰,不過也有遺憾的地方,就是沒有使蝴蝶蘭成為台灣的國花外行人看見一棵市場上賣300元的蘭花為什麼花博會要價1000,內行人就會知道這個價錢指的是在花博展示期間,一平尺內如有死掉、壞掉要遞補的總值。

感謝長青教室常常邀請到這些五花八門的專家,提供我們最新的見識,讓我們這一群身雖退出江胡的人,心却是一天新似一天。

(記錄吳琤琤)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