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助理國務卿坎貝爾:北京正悄悄承認南海裁決對北京是嚴重挫折/VOA 07-15-2016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紐約— 美國前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說,北京正悄悄承認對菲律賓訴中國仲裁案的裁決對中國來說是個嚴重挫折。但他認為,中國不會在短期內採取劇烈反制行動,因為“這不符合中國的最佳國家利益”。曾是美國重返亞洲政策主要執行者的坎貝爾認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依靠小圈子決策,阻礙了美中之間的溝通;他表示,最令他沮喪的莫過於同零和思維根深蒂固的中共官員進行談判。

坎貝爾星期四在紐約表示,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設立的仲裁庭就菲律賓訴中國案作出的裁決,基本上否定了中國對南中國海擁有主權的歷史依據九段線的有效性。

劇烈反制不符合中國國家利益

“這個毫不含糊的裁決從許多方面損毀了所謂的九段線,並使之無效,這顯然引起了中國、還有台灣的嚴重關切。”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坎貝爾表示,雖然中國對沖裁庭的裁決非常憤怒,但他認為中國在短期內不會採取劇烈的反制行動,

“有人認為這會導致中國在南中國海和亞洲採取劇烈的嚴重步驟。我不認為他們會在短期內行動。我也不認為這符合他們的最佳國家利益。我認為他們了解這一點。”

坎貝爾說,之前中國大肆宣傳有60個國家會出來挺中國,但這種情況並沒有出現,而他認為中國本身正在默默接受現實,進行反思,

“我認為與此同時,他們悄悄地承認了這是個嚴重的挫折。我認為它(裁決過程和結果)引發人們去思考這一程序的價值。”

坎貝爾說,諷刺的是美國不是《公約》的締約國,堅持中國要遵守裁決;而中國是締約國,卻不願意遵守裁決。在爭取美國批准《公約》的過程中,保守的共和黨議員反對國會批准《公約》的理由跟現在中國的說辭一模一樣。

習近平小圈子決策更不透明

在奧巴馬總統的第一任期內,坎貝爾擔任國務院負責亞洲事務的最高官員,是奧巴馬重返亞洲政策的主要執行者之一。他曾在4年裡出訪亞洲79次,20次是陪同國務卿希拉里去的;他有著豐富的與中國領導人打交道的經驗。他說,習近平上台後在短期內就打破的過去的集體領導制度,從而使得高層決策更加不透明。

“多數決策都在是很小的圈子裡產生的,其中多數人不與外界聯繫,他們有目的地保持不與外界互動,他們跟習近平出訪時總是非常小心地避開與美國人或西方人接觸。”

坎貝爾表示,在這樣一種環境裡,不僅美國官員搞不清過去的中國官員是否仍扮演以前的角色,他甚至發現,許多中國高級官員也都搞不清他們的高層在做什麼。

非黑即白、零和思維

“有時候,在北京跟中國高級官員在一起,你感到他們跟你談話的目的之一是想打聽他們自己的政府在幹什麼。 在目前這種情況下,這意味著要緊的是必須跟習近平有更多接觸。”

坎貝爾在總結跟中國官員打交道的經驗時說,最難的莫過於跟零和思維根深蒂固的中國官員談判。

“在內心深處中國官員有著深刻的對任何事情都持零和觀點的態度,極其困難的是跟一個看事物只能非黑即白的國家(政府)談判:你贏了、我輸了,極難發現一個真正可以雙贏的局面。”

坎貝爾說,美國和其它國家在過去40年裡建立起來一個和平解決爭端、談判經濟協議、自由航行的操作系統,這是“過去40年人類歷史上普遍分享繁榮的複雜網絡,“在貿易、商務和交流上建立了顯著成就,中國可能是從這個體系中,除美國外比任何其它國家得到了更多好處的國家。” 但中國現在卻認為,美國處處在圍堵中國。坎貝爾認為,重要的是,美國和其他國家應該將現有的操作系統繼續下去。

坎貝爾說,40年來許多國家在發生了一些重大事件後,總是低估了美國的力量,認為美國走上了衰落的不歸路;中國也下大注,賭美國不會再成為一個強大國家。因此,他認為在很多方面,中國低估了美國的重返亞洲戰略。

在紐約的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星期四為坎貝爾舉行了他撰寫的新書《重返亞洲——美國未來在亞洲的治國之道》的介紹會。會上,該委員會會長歐倫斯跟坎貝爾進行了問答對話。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