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南海仲裁需多幾分冷靜與理智 ◎ 顏建發/ 高雄台灣時報/ 2016-07-14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海牙國際法庭於七月十二日公布「菲律賓對中國」南海仲裁案的結果,稱中國在九段線範圍內主張的歷史權利沒有法律依據,而南沙群島的所有海上地物,均為礁岩,包括太平島在內。由於島與礁的定義不同,前者是指在上面人類能夠生存者;後者則非。很明顯地,太平是島而不是礁,這是鐵的事實,豈容扭曲!國際仲裁庭如此判,究竟道理為何,我們除了表達不滿外,其實政府應立即組建專業小組,進行研究,一旦仲裁庭有專業失誤或政治偏見,台灣可將之供諸於世。此事重要,畢竟只有太平是島,我們才會享有外擴二百海里的經濟專有區的權利。

對此案的結果,我政府表示強烈不滿,而且也曾如我政府所駁斥的,「該案在審理過程中,從未正式邀請中華民國參與仲裁程序,也從未徵詢我方意見」,這種過多政治考量而昧於現實的審理過程,自然無法獲得台灣方面的接受。對此,總統府鄭重表示–「我們絕不接受,也主張此仲裁判斷對中華民國不具法律拘束力。」--是值得肯定的。更何況,事實上,仲裁法院既無警衛隊也無軍力或制裁體系等執行權,尤其是被控方│中國│早已主張採取「不接受、不參與」的態度,使得此一判決在政治上受到很大的約制。而此案既充滿政治味,相信最終也將透過政治的方式來解決。仲裁結果僅供參考。

未來的發展將如何?輿論界有一種研判:「中國可能不動一兵一卒,也不劃新防空識別區,只是動動嘴就解決問題。」尤其,菲律賓新總統杜特蒂已主動對北京釋放許多善意,也願與中國對話,甚至提議組成合資企業,一同分享南海資源。如果這個研判正確,中國與菲律賓可能會出現「床頭吵,床尾和」的現象。從這角度看,我們對於國際政治上「沒有永久敵人,也沒有永久的朋友」也應有個了然於胸的澈悟,當我們的國家利益被此判決犧牲了,我們固要表達嚴正的態度與說詞外,對於後續的抗議行動可能產生的後果,在利弊得失之中,實需有一番精算與研判。

而如果說,蔡總統必須登上赴南海進行巡弋的登康定級艦,才能一洩國人的憤怒情緒,那就去吧,但做法也應適可而止,並需做更深入的戰略分析,計算得失。更何況,在目前的氛圍下進行南海巡弋是否是個加分的動作,也須深思。尤其是,當任何愛國主義的情緒一旦被推到極端,都不會有清醒與聰明的判斷。我們最需留意的也許是:今日看到中國與菲律賓為判決近乎衝突的樣態,結果明日有可能看他們沾親帶故,在杯觥交錯的情境下,赤裸裸地交換利益。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要知,台灣的國際地位很特殊,很為難,也很被動。很多委屈要表達,但過量,無濟於事,甚至傷本。因而,我們應清醒地認識,何者是我們的核心利益,何者是邊緣利益?如果南海是邊緣利益,我們實可以放淡。而即便台灣處於這種很卑微的國際地位,但我們在包括太平島在內的實質占有之存在,不會被任意改動的,這是權力結構的現象使然,也是毋庸爭論的。因此,我們實毋須過度杞人憂天。而蔡政府的施政既然強調腳踏實地,那麼,實有更多更重要的事亟待蔡的團對去努力經營,面對南海判決結果,我們需多幾分的冷靜與理智。

(作者為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