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將出爐 牽動周邊局勢+孔傑榮:仲裁庭的裁決對中國具法律約束力 ◎自由時報+VOA 07-12-2016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南海仲裁今出爐 牽動周邊局勢

2016-07-12

〔自由時報編譯蔡子岳/綜合報導〕設在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PCA)今天將宣布南海爭議仲裁結果,不僅提案國菲律賓和當事國中國屏息以待,美國、台灣和其他東南亞國家也高度關切。不少國際法學家認為,經過三年審議、兩次聽審及近四千頁證據,在北京缺席的情況下,PCA仲裁可能有利於菲律賓。

  • 設在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十二日將針對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主權仲裁案做出裁決,受到國際高度關注。(歐新社檔案照)設在荷蘭海牙的常設仲裁法院十二日將針對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主權仲裁案做出裁決,受到國際高度關注。(歐新社檔案照)

中國不承認 要備役軍待命

中國外交部昨重申中國「不承認、不接受」仲裁的立場。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稱,南海仲裁案從一開始「就是非法」,更暗批美國「拿仲裁抹黑中國,無資格以國際法代言人自居」。

海外中文媒體「博聞社」昨則獨家報導,中國軍方不僅在南海高調演習,且根據「國防法」相關規定,要求已退役的部分海軍預備役軍人七月十日至二十二日之間返回部隊待命,顯示北京當局應對南海仲裁,正在做開戰準備。消息人士指稱,根據中國《國防動員法》,一旦戰備需要,軍方可召回曾經服役的退伍軍人,特別是海軍、火箭軍等技術性強的兵種,退伍兵更是重要的預備兵力來源。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爭議焦點 可能沒直接結論

針對仲裁結果,華府外交界與學界多預料可能對菲方較有利,但內容冗長,爭議焦點不會有直接結論,菲方與涉事各方有較多解釋空間。菲律賓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皮奧則認為,仲裁結果可能有三種類型:一,中國「九段線」主張無效,中國目前佔領的黃岩島不算島嶼,亦即黃岩島將不再有兩百浬專屬經濟海域權利,菲中爭議海域大幅縮小。不過,關於台灣擁有的太平島的海洋法地位,菲國仍將繼續訴請仲裁。

國際法學家:可能有利菲國

其次,「九段線」無效,太平島也不算島嶼,亦即中國填海造陸之人工島嶼盡屬無效,菲律賓大獲全勝。三則是,PCA不對「九段線」做出裁決,太平島也維持島嶼地位,而黃岩島不屬島嶼,僅能主張十二浬領海權。如此,「九段線」將使中國得以封鎖菲、越、馬等國對其所控制島礁之補給路線,南海情勢恐更加緊繃。

若中國敗訴,中國媒體分析將有五撒手鐧可回應,包括退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無視仲裁結果,直接強行拖走仁愛礁擱淺之菲國軍艦,強行於黃岩島填海造陸,但此舉將導致美國直接干預。此外,中國還可能宣布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ADIZ),與美國對立。

孔傑榮:仲裁庭的裁決對中國具法律約束力

著名國際法專家、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星期一撰文指出,不管中國喜歡與否,作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國,該公約的仲裁庭作出的裁判,對中國具有法律約束力。這項裁決將於美東時間星期二早晨作出。

裁決由《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仲裁庭作出

孔傑榮(Jerome Cohen)教授的文章首先澄清了外界不甚清楚的兩個名稱:「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仲裁庭。孔傑榮說:「大家必須瞭解,星期二的裁決不是由海牙常設仲裁法院作出的,而是由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回應菲律賓訴中國仲裁案所設的是仲裁庭(以下簡稱「仲裁庭」)作出的。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只是處理行政事務的管理機構,是仲裁庭的書記處。這個仲裁庭由5位世界頂尖海洋法專家組成。」

根據海牙常設仲裁法院提供的資料,這5位專家是擔任首席仲裁員的加納籍法官托馬斯‧門薩(Thomas A. Mensah)以及其他仲裁員:法國籍法官讓 – 皮埃爾‧科特(Jean-Pierre Cot)、波蘭籍法官斯坦尼斯拉夫‧帕夫拉克(Stanislaw Pawlak)、荷蘭籍法官阿爾弗雷德‧蘇斯(Alfred Soons)和德國籍法官呂迪格‧沃爾夫魯姆(Rüdiger Wolfrum)。

孔傑榮說,雖然仲裁庭作出的任何裁決都可以被以「可爭辯」為由擅自拒絕,但毫無疑問的是,「不管北京如何反覆譴責仲裁庭的合法性,甚至仲裁員的能力和公正性,仲裁庭作出的裁決在法律上對中國具有約束力。」

他說,中國主張其擁有對南中國海「無可爭辯的主權」,因此拒絕仲裁庭作出的可能涉及其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的裁決對其具有約束力,並表示中國從未同意在這些問題上由任何第三方進行的公正仲裁。

北京批准《公約》就要接受裁決

但是孔傑榮認為,北京的辯解具有誤導性質,仲裁庭的裁決並不決定其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而是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解釋和運用。因為「仲裁庭已經表示,其裁決不是對以上這些問題作出的決定,而僅僅是對其它重要問題的關切,所有涉及的是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解釋和運用,因此,是在仲裁庭的裁決權範圍內。」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十五部分「爭端的解決」的第二節就是對「有約束力裁判的強製程序」作出的規定。孔傑榮表示,「《公約》要求強制解決爭端、要求各方遵守裁決,中國既然批准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就意味著中國明確同意接受仲裁庭的裁決。」

舉例而言,什麼是這次仲裁庭裁決所及?仲裁庭可能詳述《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第三款「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岩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 澄清對擁有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和12海里領海的「島嶼」的定義,而並不涉及誰擁這個島嶼的主權問題。

仲裁庭也可能會澄清對在通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前就存在的國家對海洋權的申索,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之間的關係,尤其是對中國主張的概念模糊的「九段線」是否應該被認為是一種「歷史權利」的解釋。

拒絕履行《公約》的國際法捍衛者

孔傑榮表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通過5位專家組成的獨立、公正的仲裁庭,清楚提供了對這些問題的決定和程序規定的詳細闡述,任何已經批准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並對其提出申訴的國家無需進一步對此表示同意。孔傑榮認為,「當中國批准了《公約》並同意受約束於強制的第三方的任何裁決時,這種同意是對中國主權和其對尊重和遵守國際條約作出承諾的自由行使,無論國際條約通過程序作出了什麼裁決。」

孔傑榮批評中國政府一方面對其拒絕履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承諾提出「沒有說服力的辯解」,另一方面還聲稱「中國才是國際法的真正捍衛者」。

孔傑榮在文章中進一步指出,「如果一個國家已經同意了強制性第三方裁決,卻隨便放棄其莊嚴的條約承諾,不但繼續留在條約體系內,還要挑戰被授權的獨立仲裁庭作出的裁決,請大家想想,這會把世界法律體系搞成什麼樣。」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