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令計畫案按”計畫”落幕 真意何在? ◎VOA 07-05-2016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7月4日,令計畫案開審,認定受賄、非法獲取國家機密和濫用職權等三罪並判以無期徒刑。因為令計畫表示「向組織負荊請罪」,不像薄熙來那樣利用庭審為自己辯護,觀眾覺得興味索然。但令案在十八大六中全會前開審,按計畫落幕,其意不在於取悅於觀眾,而是習近平藉此昭示天下:中共十八大前開幕的高層權鬥大戲曲終落幕,令計畫結案,意味著掃清舊戰場,今後的重頭戲是權力新佈局。

令計畫的量刑早在「計畫」之中

令計畫案一審,從庭審形式、量刑輕重、用來定罪的罪項,直到令計畫本人的表現,一切都在最高層計畫之中。由於從2012年開始,令計畫案的種種內幕已有中外媒體不斷抖落,財新網那幾篇重磅,如《令完成的財富故事》、《令氏家族的危險關係》等登載之後,已經只剩下一個謎題,即令計畫弟弟令完成攜帶至美國的國家機密的內容待解,其餘並無多少懸念。

令計畫被判無期徒刑,符合外界猜測。即使在令完成攜帶機密之事被爆炒之時,外界也猜測大概在無期與死緩二者之間,都是將牢底坐穿之刑,只是後者的羞辱性大於前者。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觀眾們最不屑的是,令計畫不似薄熙來那樣強悍,除負荊請罪之外,還對審判長、法庭及律師表達讚美和感謝。這點我倒不意外,令計畫雖然出身山西平陸令狐,似乎是唐代宰相令狐綯的後裔,其父親算是紅色革干中的尾巴,但這久遠的仕宦門第與尾巴地位,在現實政治中,遠不如同為山西籍貫的薄一波之子牌頭硬。少了這份紅色家族背景,表現自然不同。他當然不敢像薄熙來那樣,在法庭上用反諷方式說自己的待遇很好,出庭前還吃了一個鹹蛋,暗示以前連鹹蛋都吃不著。

法庭認定令計畫的8項罪證,包含了首次透露的樓忠福、崔曉玉、魏新、潘逸陽、李春城五人與該案的關係和具體違法細節。但海外媒體對此並無炒作熱情,因為在巨貪頻出的中國,7708萬這個數額簡直太小兒科。而令計畫與有共青團背景、並在公安系統任過職的潘逸陽的關係,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證實了令計畫與周永康之間的「合謀」傳聞,但比起那場「改變中國政治格局的法拉利車禍」,也實在不夠驚悚,太平淡無奇。

判決書也未涉及令計畫擁有多名情婦與私生子的香豔故事。如此一來,令案之庭審就因不夠出采、不夠驚悚、不夠香豔,讓觀眾興趣索然。但觀眾這反應正是當局希望看到的,不信,請看以下分析。

判決書暗示:令完成手中的國家機密不構成威脅

令計畫案中,最為人關注的情節就是非法竊取國家機密。

令計畫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掌握了大量頂級國家機密,這些機密被其非法竊取並交給弟弟令完成攜帶至美國,這是海外媒體多次報導反覆求證的故事。中國政府多次與美國交涉要求帶回令完成的官方行動,也證實了這一情節並非虛構,唯一沒法證明的是這些高度機密是否已經落到美國情報機構之手。2015年8月,《紐約時報》在一篇報導中引用美情報官員的話,稱此事件「將成為美國情報領域的一項非凡成就」,令完成「可能掌握著有關習近平現在和從前的親信官員的令人不安的信息」。之後,博訊一條消息稱,「令計畫落網前盜取機密文件2700多份,涉及中共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方面;相信部份已被令的胞弟令完成帶到美國,成為要脅中南海的籌碼。」

從此以後,令完成攜帶的情報箱,成了海外媒體每隔一段時間就競猜一次的謎題,從核武器密碼,到高層隱藏在海外的財產,以及私生活錄相,無所不至,令中國當局極為不舒服。從判決書的內容來看,中共高層是想趁這次判決,對這種猜測做個了斷。

法院判決稱,令計畫在擔任中央統戰部部長、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期間,通過時任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局長霍克等人,「非法獲取大量國家秘密材料,嚴重破壞了國家保密制度」。值得注意的是,當局多次向美交涉要帶回中國的令計畫胞弟令完成,在這次審判中並未提及。

我認為是當局想降低令完成帶走的國家機密的情報價值,這種意願以前有鋪墊(當然也可能是事實的一部分)。2015年8月12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公佈了一條消息,標題是《國家旅遊局原副局長霍克洩露國家秘密被雙開》,其中介紹了霍克被調入旅遊局工作前任職中央辦公廳秘書局局長,與令計畫的任職經歷交集,這個局主管中央檔案館。中央檔案館官方網站也於同時披露,現任中辦主任栗戰書曾在出席該館會議時,要求該館「深入開展肅清令計畫餘毒影響的清理工作」,並提到中央檔案館館長換人的消息。這兩條消息已說明令計畫是通過霍克竊取了中央檔案館的館藏國家機密。

中央檔案館掌握些什麼類型的國家機密?據官方介紹,中央檔案館與國家檔案局「兩塊牌子,一套班子」,副部級單位,由中共中央辦公廳歸口管理,於1959年6月經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批準成立, 1970年至1979年4月稱中共中央檔案館。其主要任務是:收集、保管黨和國家中央機關具有永久保存價值的重要檔案和解放前我黨中央機關、團體等所形成的革命歷史檔案,並對館藏檔案進行整理、研究和提供利用,為黨中央、國務院以及黨和國家的各項工作服務。

令計畫通過霍克在浩如煙海的中央檔案館裡「撈出」了什麼類型的國家機密,與哪些中央高層有關,如今只能猜想了。沒提及令完成,顯然是想說明,美方並未掌握有關中國政治高層那些「具有殺傷力的國家機密」。

但判決書的說法,並不意味著外界必然採信。不要說政治反對者不相信這套說辭,就連體制內的自家人也不相信。今年6月下旬,北京一次聚會中,80年代的改革名人翁永曦談到他對中國改革陷入困境的六大擔憂,其中第四條就是「在外交上極其被動,以前中央帝國不太乾預別國事務,現在全球化,所有國際事務中國都得表態,但我們現在這套價值理念不行,四面樹敵,孤家寡人,朋友只剩下朝鮮和古巴;而且把柄都在人家手裡,個人的合法性都是人家說了算,一旦國家之間玩真的,一個爆料就把你合法性摧毀了,還怎麼打仗?」

一句「把柄都在人家手裡」,與前述《紐約時報》、博訊文章所說暗合,把柄有多大,只能任人們發揮無窮想像。

令案落幕是為十八大六中全會做準備

令案結案,真正目的是為幾個月後的十八大六中全會做準備。習近平自十八大接掌大位以來,已歷五年。這幾年經過馬不停蹄的整軍、調整各省常委班子,已是人事一番新,形成了新朝班底。接下來,就是習近平將以什麼形式,在中國最高權力位置上呆多久的問題。這個問題,善用中南海占星術揣測內幕的人士已經給出了種種猜想。6月12日,《人民日報》發表鄭秉文談保持增長動力文章,其中重心是假設三個不出現,我也在「《人民日報》提『三個不出現』,實現難度有多大?」一文中指出,所謂「制度上不出現斷層式波動」暗指就是No.1不換人。

任何國家的權力格局更新,都脫不了「除舊布新」這道程序,「布新」之前通常要「除舊」。這幾年習近平用反腐方式「除舊」,讓中共官場人人膽顫心驚。令計畫在庭審中的馴服與當年的傲氣,只是證明了一點:失去了老皇上這棵大樹做依榜,大內總管什麼都不是。今上藉此發出懲戒並安撫官場:十八大權位之爭,千里長堤,到此結穴,舊主子已經罩不住人了,大家安心跟著新主子好好幹,前程有望。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