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搶產)黨婦聯會969億元勞軍捐 違法違憲 ◎黃帝穎/ 極光電子報/ 2016-3-29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中國國民黨成立的附屬組織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下稱婦聯會),因蔣宋美齡的私令,自1955年起的34年間,要求商家進出口每結匯1美元,就強制徵收台幣5毛做為「勞軍捐」,向台灣人民違憲徵收共969億元勞軍捐,但這些欠缺法律依據的稅捐,金流迄今不明。
縱算婦聯會切割國民黨,自稱不是國民黨附隨組織,但婦聯會並非政府機關,更沒有法律受權婦聯會徵稅,因此婦聯會徵收勞軍捐,牴觸憲法第十九條稅捐法律主義(租稅法律主義),國家應基於「轉型正義」,追討婦聯會這九百六十九億元勞軍捐,並確實「還財於民」。
依據大法官釋字第七○六號解釋理由書揭示,「憲法第十九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係指國家課人民以繳納稅捐之義務或給予人民減免稅捐之優惠時,應就租稅主體、租稅客體、稅基、稅率、納稅方法及納稅期間等租稅構成要件,以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命令定之;主管機關本於法定職權就相關法律所為之闡釋,自應秉持憲法原則及相關法律之立法意旨,遵守一般法律解釋方法而為之;如逾越法律解釋之範圍,而增加法律所無之租稅義務,則非憲法第十九條規定之租稅法律主義所許(本院釋字第六二二號、第六四0號、第六七四號、第六九二號、第七0三號解釋參照)」。
簡單的說,憲法規定政府要向人民收稅捐,必需要有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命令定之,否則違憲,但婦聯會向人民收勞軍捐,完全沒有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命令,當然牴觸憲法第十九條稅捐法律主義。
縱認勞軍捐非屬稅捐,但政府要求銀行自動對人民扣款捐至婦聯會,仍需法律依據,始符憲法第23條之法律保留原則。
惟按大法官釋字第443號解釋理由書揭示,「至何種事項應以法律直接規範或得委由命令予以規定,與所謂規範密度有關,應視規範對象、內容或法益本身及其所受限制之輕重而容許合理之差異:諸如剝奪人民生命或限制人民身體自由者,必須遵守罪刑法定主義,以制定法律之方式為之;涉及人民其他自由權利之限制者,亦應由法律加以規定,如以法律授權主管機關發布命令為補充規定時,其授權應符合具體明確之原則」,亦即,政府強制向人民扣款捐予婦聯會之行為欠缺法律依據,亦不符合法律保留原則。
尤其甚者,婦聯會向人民徵收勞軍捐,從事勞軍等公法任務,暫且不論婦聯會勞軍業務成效及財務是否受監督等問題,婦聯會要受政府「委託」行使勞軍等公法任務,必需要有法律依據,否則違法。
依據大法官釋字第二六九號解釋理由書,「依法設立之團體,如經政府機關就特定事項依法授與公權力者,在其授權範圍內,既有政府機關之功能,以行使該公權力為行政處分之特定事件為限」,但婦聯會受政府課與徵收勞軍捐及辦理勞軍等公法任務,從未「依法」,也就是說,婦聯會的收稅和受託辦理勞軍業務,完全違法違憲。新國會應落實轉型正義,至少為人民討回九百六十九億元的違憲勞軍捐。
(作者為律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