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司法六首長520應請辭 ◎ 林孟皇/ 自由時報/ 2016-03-03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偵查中羈押被告的律師得否享有閱卷權一事,司法院大法官早就預告將於三月三日舉行言詞辯論法務部雖表示總統大選後,內閣已總辭,攸關此一重大決策的釋憲案應暫緩,憲法法庭仍決定如期舉行。

這件爭議涉及的是刑事被告的訴訟權利,大法官從事的乃是司法審判的一環,自當善盡「憲法守護者」的功能,本不應受政權更替的影響。然而,如果大家注意到攸關閱卷權與否的《刑事訴訟法》,其主管機關竟是司法院時,自應多加關注這次釋憲案的正當程序問題。

我國的憲政制度移植自西方社會,西方自然正義的基本原則是:「任何人不能成為自己案件的法官」,要求的是裁判者的中立地位。而今,司法院院長一方面是該法的主管機關首長,他方面又是憲法法庭的首席大法官,這算哪門子的程序公正?這凸顯的是司法院享有法律提案權的荒謬。

其實,自從69年推動審、檢分隸,明定司法院職掌程序法、法務部負責實體法後,類似的程序正當問題,已有多起。我國因為這種舉世無雙的「雙頭馬車」現象,也讓許多的司改法案都因為院、部之爭,而延宕立法,這些有賴日後修憲時予以解決。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雖然如此,在第三次政黨輪替後,值得我們思考的是:司法體系的六位特任官(司法院正、副院長、秘書長、三終審法院院長)是否該向新總統請辭?在政黨輪替已成常態,內閣依慣例須總辭已制度化時,這一直是尚未被釐清的憲政問題。

其中,司法院正、副院長雖然兼任大法官,但在現制下他們肩負司法行政之職,享有政策決定的權限,基於責任政治的原理,自該隨著任命他們的總統任期屆滿而請辭,如此新任總統才能基於民意的付託,推展司法政見。

司法院院長賴賴浩敏。(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

例如,賴浩敏、蘇永欽上台時,即配合馬總統的政見,積極推動觀審制」。然而,小英總統的政見卻是「參審制」或「陪審制」而且要推動司法的轉型正義,自應讓她得以任命與她理念相同的正、副院長。何況憲法增修條文明定擔任正、副院長的大法官,不受任期的保障,則他們自應請辭。而司法院秘書長是幕僚長,且是特任官,當然也該請辭。

至於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等三終審法院的院長,相關法令並沒有規定他們的任期。但他們既是總統任命的特任官,本是政務首長,而且參與一定司法政策的形成,自應比照辦理。

例如,101年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任期即將屆滿時,馬總統傾聽各級法院法官的意見,有意廢除保密分案制度。雖然當時最高法院法官集體反對,楊仁壽院長並在交接典禮上砲轟馬總統干涉審判獨立但因為馬總統任命與他政策理念相同的人接任院長,才終於廢除了這項久遭詬病的制度。

由此可見,既然三終審法院院長參與政策的形成,法律也沒有明定他們享有任期保障,自應隨新總統的就職而請辭。或許有人會認為他們隨政黨輪替而請辭,是否易起政治力干涉司法的疑慮?證諸各民主法治國家,終審法院院長、法官本應具有一定程度的民主正當性,應由總統提請立法院同意後任命之。我國現制乃畸形體制,實應修法解決,方是正途。(作者為台灣高等法院法官)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