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對話:曾涉薄熙來溫家寶,徐明猝死引熱議 ◎VOA 12-11-2015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曾經與薄熙來對簿公堂,富甲一方的中國商人徐明最近在獄中猝死,在海內外引爆熱議。徐明是兩年多前薄熙來審判的關鍵證人之一,也曾被紐約時報曝光與中共其他高層如溫家寶家族關係匪淺。他猝死後當局迅速將其遺體火化,並在媒體封殺消息與評論,引發各種陰謀論。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以「活得張揚,判得詭異,死得神秘」概括徐明的一生,並質問當局徐明秘密審判和坐牢的真相。徐明的死因,為何引起廣泛的猜疑?從當年的發達得意到今天的詭異死亡,徐明的命運沉浮體現了中國政商關係的什麼特色?

參加討論的四位嘉賓是:中國民間學人王康先生;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專欄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

陳破空表示,徐明年輕、刑期短、即將出獄,卻突然「病死」獄中,而且屍體被迅速火花,官方媒體急刪網上熱議。這一切,必然讓外界大生疑竇。不排除某種勢力殺人滅口的可能性。中共高官歷來有殺人滅口的傳統,如李鵬家族,為求自保,就曾一再操控司法,借刀殺人,與李鵬家族有腐敗牽連的人先後被處死的包括廣西自治區主席成克傑、商人沈太福、曹予飛等。薄熙來妻子殺英國商人滅口,也是一例。把徐明之死,放在中共殺人政治的大背景下,就不可能不令外界質疑。徐明猝死,薄熙來家族涉嫌的可能性很小,畢竟薄已經入獄,薄家族大勢已去;但溫家寶和曾慶紅家族涉嫌的可能性卻存在,後兩大家族與徐明從前關係就非同尋常,為確保不留後患,可能斬草除根。徐明的悲劇,再次寫照了中國富豪的宿命,既然發家於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就跳不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命運邏輯,而且難脫先被官利用、後被官宰殺的可悲結局。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不過程曉農對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說,徐明猝死獄中後,媒體上出現的各種陰謀論都是主觀想像,官方當然不會提供證據來否定或肯定這些懷疑。假如徐明不是病亡,媒體上討論的主要猜測是有人滅口;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性是報復殺人。這兩種可能性都取決於兩點:第一,高層是否深挖;第二,徐明是否吐口。關於第一點,有關溫家寶、曾慶紅家族與徐明的關係,西方媒體早有報導;如果高層決定利用這些線索深挖下去,審判方的上級會給辦案機構具體指示,從徐明那裡拿到證據。關鍵在於,當局想不想查。如果說,在高層權力鬥爭塵埃未定的時候,當局並沒全面追查,那麼,現在高層權鬥的勝負已基本底定,重新追查的可能性就比較小了。

關於第二點,在徐明掌握一些在位或退休大佬受賄機密的情況下,假如辦案方要深挖下去,害怕被牽連的一方才會設法滅口。但是,從徐明的刑期較短可以看出,審判方早已決定,無需再在徐明身上深挖,因此再關個年把就放人。這說明:其一,審判方根據上級指示,判斷徐明身上能挖的油水不大了,可以放人;其二,徐明在押期間應該是配合調查的,可能把他知道的都交代了,所以當局想挖的材料可能都拿到了,可以按徐明有立功表現處理。所以,從邏輯上判斷,如果徐明掌握的材料都按審判方要求交代了,滅口已無用處;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懷疑他殺,最大的可能是報復徐明交代其他人的問題,但這樣做風險很大,反而可能自我暴露,所以,滅口和報復殺人的可能性都很小。

楊建利認為,徐明的命運是中國政商關係的典型體現,中國的商人無論多麼富有都是政權和官員的附生物,沒有一個商人在中國可以沒有一個或幾個政治靠山而長期生存,再大的商人也對小官員懼怕三分。這種現象是中國政治現實的必然產物,在假市場經濟的「自由」下政權及官員仍然掌控著社會經濟資源的配置,這種政商關係必然產生。要消除這種現象只有兩個辦法:走「老路」或走政府口中的所謂「邪路」。走老路就是回覆全權制計畫經濟,以徹底消滅商人來消滅政商關係;走官方口中的「邪路」就是建立憲政民主,把配置社會經濟資源的權力真正交給市場。

王康表示,權力與財富結為聯盟,是六四以後中國社會的重大現象,權力居於絕對尊位,財富必須依附權力才能「做大做強」。中國商人一大密訣是妥善料理跟權力靠山的關係,但是決定商人命運的始終是權力的消長。徐明依附薄熙來的致富之路和因薄熙來政治生命終止而猝死,是一典型案例。從《共產黨宣言》以來,資本家、商人就是革命對象,1952年上海近千資本家自殺以及眼下不斷有老闆入獄、死亡,都表明資本家是中國最富有、人生風險也最高的人群。江胡時代,中共鼓吹「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商人尚有斂財空間,習近平重建紅色帝國,商人(民營企業家)的風險增大,權力與財富的關係將更為懸隔。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