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 焦點對話:窮二代與紅二代,誰比誰更貪腐? 08-21-2015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華盛頓—
追逐權力,獲取利益,窮二代要達到這些目的,一定會比紅二代官二代人性更扭曲,貪腐更嚴重?這是前不久中國媒體「南風窗」最近一篇題為「從郭伯雄看『窮二代』落馬官員心路歷程」的評論所得出的結論。此文偏激大膽,出台後很快被刪除,但引起的輿論反彈卻持續不斷。「紅二代」一定會比「窮二代」高尚,更具道德免疫力嗎?這種「窮二代卑劣論」是否在為習近平的選擇性反腐背書?

參加討論的四位嘉賓是: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中天新聞華盛頓特派員臧國華;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 專欄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陳破空 。

程曉農認為,紅二代、官二代可以獲得父輩特權帶來的機會,或者容易陞官,或者容易發財,這屬於特權傳承。雖然紅二代、官二代當中也有不少人沒能利用或不願利用父輩的特權,但通過特權傳承而得意的紅二代、官二代比比皆是。特權傳承是特權腐敗的一種。共產黨高級官員享有特權,從建立政權起就制度化了,蘇聯中國都是如此,包括公車、住房、家庭服務、消費品供應、醫療等特權。特權就是腐敗的根源,但中國反腐敗,只反受賄,從來不反特權。赫魯曉夫曾經取消部分幹部特權,又通過幹部任期輪換制來阻止腐敗,結果是他被趕下了台。胡耀邦在位時通過了一個關於幹部親屬不得經商的規定,結果是胡耀邦下台,這個規定成了廢紙。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程曉農說,共產黨的制度不但是腐敗的溫床,也是腐敗的保護傘,有些領導人能一段時間裡反腐敗,但不能根除腐敗的制度土壤。在共產黨國家,腐敗不是少數官員的道德問題,而是這個制度的產物。但是,共產黨的特權腐敗和特權傳承實際上與馬克思主義原理和共產黨黨章完全背道而馳,在共產黨的意識形態裡並沒有正當性。所以,維護特權的紅二代只能用山大王的山寨文化來辯解,強調山寨是父輩當年建起來的,卻從來無法堂堂皇皇地用馬克思主義和黨章來為特權傳承辯護,這種辯解完全沒有道德正當性。

陳破空認為,「窮二代」與「紅二代」出身的官員,在腐敗方面,並無差別,盡都腐敗,並非源於出身,而是源於不受監督的制度。區別只是,他們腐敗的路經和形式可能有所不同,古人早有總結:「富貴縱淫慾,飢寒起盜心。」目前表面的差別在於,「窮二代」官員,根基淺,關係網不足,容易受到查處;「紅二代」官員,根基深,關係網廣大,很少受到查處。因而給外界一種錯覺:「窮二代」官員更容易腐敗。

陳破空說,《南風窗》的文章,表面上在談論「窮二代」官員心理更扭曲、不惜自我出賣、自我作踐,實際上是拐著彎為「窮二代」官員鳴不平,暗諷「紅二代」享有特權。對當下的選擇性反腐表達不滿。該文批評中國權力場是一個黑箱,一個人從這頭進去、那頭出來,就變成另一個人了,實際上就是對現行制度的含蓄批判。

楊建利表示,腐敗的原因不是「窮」、不是「富」、不是「地位高」也不是「地位低」,腐敗的根本原因是權力不受限制,是不受限制的權力與金錢的聯姻。權力腐敗場的「官二代」和「窮二代」可能由於出身的不同、「地位成本」不一樣造成一定的心理上的某些差異,我把可能的差異勉強地描述為「搶」的心理和「偷」的心理,但是,試想,在等級森嚴的專制官場中,幾乎每一個人都是某人的下級,一品大員也要跪皇上,因此,其實每一個人都是雙面的。所有貪官,無論出身,都有「偷」和「搶」的雙重性格。我覺得比較值得研究的課題是,共產黨坐江山都好幾代了,為什麼產生不了「貴族」,放眼看去儘是流氓強盜。

臧國華認為,「南風窗」的文章是典型的以偏概全,情緒化的發洩。文章中描述的事實也許存在,但是不能代表全部,更不能由此作出有關窮二代、官二代的結論。我不認為這是為習近平等紅二代掌權尋找理由,而是對某些高官出身寒門,卻又貪腐無度的一種憤怒。台灣陳水扁當年就被人這樣罵過,三級貧戶出身,所以奪得大位後貪腐無度。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