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歷史論述也該轉型正義了 ◎自由時報 07-11-2015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最近一個星期,幾乎可以稱之為馬政府的「抗戰勝利週」,相關的餐會、酒會、戰史叢書發表會、真相特展等等,不一而足。然而,馬政府的「抗戰勝利週」,社會大眾卻是無感的,就好像黨國許多政治儀式,少數人關起門來意識形態互相取暖,外面的真實世界則一點也不感興趣。在台灣的歷史上,根本沒有「抗戰勝利」這回事,倒是有二二八屠殺、白色恐怖、戒嚴統治、不義黨產等歷史遺留問題,至今未獲轉型正義,而這些人民關心的議題卻是黨國的避諱,甚至想利用黑箱課綱微調顛倒黑白。

這次黨國的「抗戰勝利週」,打著七十週年的名義,與高調紀念的中國共產黨隔海呼應。從而,所謂的「抗戰勝利」,既對日本存有敵意,也對台灣存有敵意。反倒是,國共兩個黨國,透過「抗戰勝利」之象徵符號,把當年的亦敵亦友連結到當今的聯共制台。國共拿香對拜:八年抗戰,國共都有參與。馬說:在政府紀念的二六八位抗日殉國將領中,其中包括八路軍副參謀長少將左權,渠雖為共產黨的將領,但是由於在對日抗戰中殉國,因而一併納入殉國將領。洪秀柱進一步提議:兩岸一起完成一部屬於中華民族的抗戰史。

老K剿共失敗,內戰失敗,被老共趕出中國,原有深仇大恨。如今,反攻不成反過來謀害「復興基地」,漢賊不兩立變成認賊作父。一中各表,同屬一中,一中同表,均是基於黨國憲法,強迫台灣臣服於中國的霸凌。至於來台受降硬拗成光復台灣,則是同時覬覦台灣主權的國共,想用他們主觀的論述從事洗腦工程,讓人誤以為中國「抗戰勝利」而「光復台灣」,從而擁有台灣主權。換言之,他們企圖主宰台灣的過去,從而主宰台灣的未來。

實際上,「抗戰勝利」,「光復台灣」,皆非客觀事實。「抗戰勝利」實為「盟軍勝利」,盟軍戰勝了國共都無法趕出中國的日本。「光復台灣」實為盟軍集體行動的「受降託管」,否則中國東北由蘇聯受降就該是它的了。在台灣,那些玄想偽裝的歷史,寫進黨國控制的教科書,令許多人信以為真,淪為「沒有歷史的人」,甘當「寫歷史的人」的奴隸。幸而,新時代台灣已民智大開,黑箱課綱微調之所以遭抗議抵制,重點就在年輕人也看穿其「中國課綱」的本質。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台灣的外來統治者老K,以及想成為新外來統治者的老共,總想利用「台灣固無史也」的謬論,來否定千萬年來美麗之島便有自己的文明軌跡。他們的詭計無非是,讓台灣人民相信自己是「沒有歷史的人」,因此也沒有能力「創造歷史」,於是只好乖乖膜拜「征服者」的「正史」。現在,歷史論述也該轉型正義了。一如,黨國自以為是的「抗戰勝利」、「光復台灣」,當時台灣人民的時空位置有別於黨國的視角,我們的先人與日本也有被統治與反抗的主體意志,不容以「皇民」道德殺人。

歷史論述的轉型正義,是解構黨國的必要之舉。更重要的是,經過二十多年的民主實踐,台灣人民早已擺脫歷史的悲情與糾纏,以現代文明價值來體現自己的主體。當黨國仍眷戀「為民做主」的殘夢,愈來愈多台灣人民發現自己其實是「有歷史的人」,紛紛揚棄為黨國張本的歷史論述。不僅如此,也愈來愈多的台灣人民志在「創造歷史」,歷史意識與未來意識同步昂揚。此所以,黨國抱殘守缺的「正史」,也像泛黃日曆,終將隨風而逝。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