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的亞洲價值是不是台灣需要的價值?/Mattel/ 想想台灣/ 2015-3-23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新加坡政府在3月23日凌晨公佈李光耀(1923-2015)的過世訊息,國際媒體在他病危住院期間已經高度關注他的狀況;簡單講,媒體其實是在等候新加坡官方公佈李光耀逝世的消息。一位未滿16歲的新加坡學生因為在3月18日捏造李光耀過世假消息而遭到逮捕,可能因此遭判處最高10年的有期徒刑。上述的新聞,或許可以讓讀者理解李光耀對全世界的重要意義。

李光耀在1956年對人民演講。圖:聯合早報。

李光耀其實也和台灣有著千絲萬縷的糾結,例如李光耀在1975年和台灣簽署的軍事訓練合作「星光計畫」至今依然推動著;李光耀在1980年代、1990年代一直是兩岸政治的傳話人之一。其中,李光耀和蔣經國的鄉野傳奇故事更是經典。傳說在1970年代,李光耀多次密訪台灣,某天蔣經國陪李光耀到溪頭途中,李光耀用閩南語與這老婦人交談。對此,蔣經國喪氣地認為,外國元首訪問台灣可以直接和我的人民交談,自己卻不懂人民在講什麼。而這就是傳說中,蔣經國開啟「吹台青」提拔本省人的原因之一。無論這個故事的真假,新加坡議題在近代台灣的發展過程中,的確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李光耀推銷亞洲價值對抗西方民主制度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李光耀是新加坡的肇建者,也創造了新加坡的經濟奇蹟,其「亞洲價值」論也引起學界的論戰。李光耀認為亞洲國家有自己的價值,西方民主不能在亞洲推銷。日本率先創造亞洲經濟奇蹟後,新加坡、台灣、韓國與香港緊接著也在1980年代創造經濟奇蹟,被西方稱為亞洲四小龍(或四小虎)。由於新加坡經濟成就穩定傲人,李光耀不斷推銷其亞洲價值論,駁斥西方社會對其獨裁不民主的批評。

李光耀對於亞洲價值的辯護大致可從幾則主張得知其核心概念。李光耀在〈好政府比民主人權重要〉專書中強調「沒有人可以忽視一個社會的歷史、文化和背景。幾千年來,各個社會都以不同的速度和不同的方式發展。他們的理想和標準也各不相同。二十世紀末期的歐美標準並不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標準。」

他也在〈好政府比民主人權重要〉書中質疑全民投票制、一人一票制與多黨制的合理性,也認為「民主政體的弱點是,人人平等而且都有能力為共同利益作出相等貢獻的假定是錯誤的。不認為日本、韓國、台灣及新加坡會把美國或任何歐洲國家的制度視為模範。任何社會都不會拋棄本身的習慣作法,而去採納全新的方式。」

李光耀更在〈各國民主人權觀有差異〉書中批評,在亞洲唯一採納美國制度的菲律賓,其實已經成為西方民主價值的反面教材。最後,他在〈好政府比民主人權重要〉強調的「民主與人權都是可貴的意念,但我們應該明白,真正的目標是好政府。」顯然,李光耀真正想表達的亞洲價值是:政府重要性大於民主與人權。

李光耀之子李顯龍總理在2015年1月16日接受專訪時警告新加坡人,不要以為不會換黨執政,所以放心投給反對黨。圖:作者翻攝。

台灣政客推銷的新加坡經驗是哪種經驗?

每當談到經濟發展時,台灣政客總是要提新加坡經驗,即政府效能問題。因為近20年來,台灣媒體不斷揭露政客貪污與批評政府效能不彰,李光耀的亞洲價值在台灣社會中其實一直有某程度的支持聲浪。不少重視經濟發展的台灣人,甚至肯定造就中國高度經濟發展的專制獨裁體制,也有不少政治人物例如柯文哲也以學習或超越新加坡做為訴求。上述這種追求政府效率不談民主與人權的現象,的確是我們需要深思的議題。

不可諱言,李光耀政策的確有過人之處;例如他利用政策順利處理了台灣人很關切的問題:貪污與住宅。新加坡的高薪養廉政策,降低了新加坡公務員貪污的可能性;新加坡的組屋(公屋)政策,保障了新加坡人居住的權益。有廉政公署的香港人買不起也住不起房,所以渴望擁有類似新加坡的組屋政策;有廉政署但功能不彰的台灣人在討論社會住宅時,也以新加坡為參考範例之一。

新加坡遍佈各地的組屋,是許多香港人心中的模範,也是台灣社會住宅推動者心中的典範。圖:作者攝影。

然而,李光耀的亞洲價值究竟是可以推銷給其他國家的價值,抑或是李光耀個人的價值?

李光耀一黨專政控制新加坡超過半世紀,亦即新加坡雖有民主形式,但本質卻與專制國家無異。例如司法是李光耀剷除反對勢力的最佳武器,甚至連批評李家的言語都可能觸犯重罪;而且,黨國控制的媒體也打造了沒有反對聲音的一言堂。最重要地,李光耀家族壟斷新加坡的經濟利益,新加坡的國家控股公司淡馬錫就是由李家掌控。

李光耀創造了新加坡經濟奇蹟,但批評者認為新加坡有更多的政治與經濟利益是由李氏家族承繼,顯然李光耀的亞洲價值只是光耀了李氏家族。黑格爾(Hegel)認為,東方專制的國家裡只有一個人的自由。黑格爾已經過世一百多年,但這句話依然被印證,新加坡就是一例,只有李光耀一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新加坡建構這個亞洲價值。

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對台灣與新加坡的比較,或許可以做為台灣價值與新加坡價值的對比。杭亭頓在1995年2月於紐約時報發表專文評論混亂但自由的台灣以及有秩序但沒自由的新加坡,杭亭頓認為台灣的民主制度在李登輝去世後還會永續經營;但是李光耀的政治體制,將與其長眠地下。所以,李光耀推銷的亞洲價值,是否是台灣需要的價值?

倘若,台灣真的效法新加坡一黨獨大掌控所有權力,就能有足夠的政府效能推動經濟嗎?馬英九全面執政7年,馬英九全面掌控行政與立法,馬英九也聲稱完全執政完全負責,如今成果如何?因此,當台灣的政治人物在推銷新加坡經驗時,我們可能需要想想,究竟這個政客想推銷新加坡經驗,究竟是哪種經驗?!

– See more at: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3855#sthash.0tDh5bXe.dpuf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