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的智慧可學 國家資本主義就免了/ 風傳媒/ 2015-3-23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一手形塑新加坡政治、經濟、社會風貌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23日去世;對台灣而言,李光耀是一個長期的「國際友人」,新加坡也一直是一個學習、追趕的對象;但事實上台星各方面差距日大,台灣未來大概很難、也不必「學習新加坡」。 

新加坡在李光耀治下─不論以總理或資政之名,所創造的經濟奇蹟,在全球中、歷史上,都少見其右者。星國平均國民所得從獨立時的511美元,成長百倍以上到今日的5.4萬美元,高居全球前10名內,以購買力平價計則居前4名;它與日本同是亞洲國家中最早被列入先進經濟體(已開發國家)者。任何國際的經濟競爭力評比,新加坡永遠名列前3名,這些都讓台灣羨豔不已。

星國的政治與經濟體制既是自由、開放,極度的「資本主義」;但同時也是威權、控制;既是一個高效率、以經濟利益為核心的「新加坡公司」,又是一個高度道德化、治理嚴格的城市。作為全球最重要的貿易港與金融中心,星國有完善、開放的法令制度,吸引全球企業的落腳;但同時也有國營、充滿神祕的淡馬鍚控股與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這些國營控股公司控制從地鐵、航空、電信、到金融、地產、電力、營建、媒體等產業,幾乎是包山包海。

曾有國外媒體估算,淡馬錫控股所持有的股票市價占到整個新加坡股市47%,可以說是幾乎主宰了新加坡的經濟命脈─這是一個典型的國家資本主義。而淡馬錫負責人何晶是李光耀的媳婦、現任總理李顯龍的妻子,則更被認為也是「裙帶資本主義」。至於政治上雖有選舉的民主制度,但實質上是一黨獨大掌權,對言論的控制,就更不在話下了。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因此,外界看到亮麗的經濟表現與數據下,卻潛藏著其它問題。星國有完善的公宅制度,似乎是相當的「社會主義」;但自由、競爭的結果,貧富差距亦不斷拉大。星國基尼係數達0.478,遠超過國際認定的「警戒值」0.4,與香港、中國同為亞洲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台灣的基尼係數則為0.34;以台灣習慣使用的五等分倍數看,台灣貧富差距6倍,新加坡接近13倍─如果台灣貧富差距到新加坡這種數字,大概就要鬧革命了。

而國際調查亦指出新加坡人幸福感低,全球排名90名,是各國中「最缺乏感情指數」的國家;這種冷漠反應在星國人捐助慈善意願低落上─調查民眾慈善意願的「世界捐助指數」(World Giving Index)報告中,新加坡在全球146個國家中排名僅為第114位,同為四小龍的香港(第19位)、韓國(第45位)和台灣(第52位),都遠遠高於星國。這讓星國前總理吳作棟說出「這真的是很丟人」的評語。

在亞洲四小龍中,台星其實是相當不一樣的經濟體。星國面積只有716平方公里,人口539萬,這與香港面積1105平方公里,人口723萬,星港同為城市型經濟,又同為重要貿易港口及金融中心。台灣與韓國則較相近,人口較多、土地較大,製造業是經濟的根本;不論在政治、社會、經濟、產業等發展型態上,事實上是星港算是「同一國」,台韓則是「另外一國」。

雖然政治、經濟與社會型態差距都大,但從20幾年前開始,新加坡就一直成為台灣急欲仿效的對象。當年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時,「新加坡能,台灣為什麼不能?」的口號風行,郝柏村親訪星國取經,之後台灣到星國取經者不絕於途,甚至連新任台北市長柯文哲都以星國為師,說出要「8年內超越新加坡」之志。

多數人可能看到李光耀讓新加坡採英語華語雙語教育的背後是向中國靠攏,但他說的很明白:不說英語你不能在新加坡生活下去;不說華語,你不可能在跨國企業工作下去。語言就是小國生存的工具。李光耀也說:「華語雖然會給新加坡與中國的政治交往帶來一些優勢,但是一些中國人也會對我們產生不切實際的期望,認為我們會講華語,就應該認同他們,站在他們一邊。他們會問,大家都是華人,你為什麼會去支持白人?」

重點是:新加坡不論如何是另一國;就有別於中國這一點,台灣面對的挑戰又更大了。

20多年下來,台星差距日大、發展迥異,新加坡政府的高效率、廉潔固然值得學習、令人羨慕,但事實上台星從政治到經濟、社會、文化的不同,星國的某些外在優點其實是伴隨著內部缺點,這種「包裹式」的型態未必能切割學習,未來台灣也不可能成為新加坡。但無論如何,李光耀一手形塑的新加坡,仍是一個全球特殊且耀眼的典範。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