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檢雙重標準 法院包庇政院 ◎黃帝穎律師/ 極光電子報/ 2015-3-03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318學運及後續社會運動,維護了台灣的民主憲政,也讓檢察與法院體系的「民主害蟲」現形!

台北地檢署針對太陽花學運等社運活動起訴118人,其中中研院的黃國昌教授,被依違反刑法「煽惑他人犯罪」提起公訴,但黃國昌演說均以「捍衛民主」為核心,卻被北檢羅織為「煽惑他人犯罪」;相較之下,高雄監獄挾持案震驚全台,知名更生人董念台曾公開喊話「放扁就號召監獄鬧房」,事後董念台更表示,贊成六名受刑人的行為,打算策劃下一波監獄暴動,結果北檢不認為更生人喊「策劃監獄暴動」涉嫌「煽惑他人犯罪」,反而認定黃國昌喊「捍衛民主」構成「煽惑他人犯罪」,北檢如果不是毫無法律常識,就是欺善怕惡,丟法律人的臉!

更荒謬的是,北檢對於去年四一一「路過」中正一分局的台大學生洪崇晏依違反集會遊行法提起公訴,但對同樣未經集遊申請,卻「路過」立法院的白狼張安樂,北檢不敢認定違反集遊法,至今不敢偵辦、不敢起訴?北檢執法顯有「差別待遇」,擺明欺善怕惡。

不論是白狼張安樂「路過」立法院或台大學生洪崇晏「路過」中正一分局,應屬緊急性及偶發性集會遊行,北檢均不得起訴,依據大法官釋字第718號解釋,對於集遊法「未排除緊急性及偶發性集會遊行部分」已宣告違憲,結果北檢「選擇性起訴」台大學生,過程中甚至還曾派出四名便衣警察當街逮捕洪崇晏,引起媒體高度關注,但對同樣是「路過」的白狼,檢警卻恭敬不已,連傳喚都不敢!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北檢不只對三二四政院下令「血腥鎮壓」的江宜樺與警察一個都不敢辦,對董念台與張安樂更是態度恭敬,只敢欺負「手無寸鐵」的學生與教授,忘卻檢察官執法最基本的「公正原則」,簡直丟法律人的臉!

尤其甚者,太陽花學運期間,行政院在2014年3月24日清晨動用警察暴力,驅離和平集會民眾,傷者頭破血流的畫面傳遍全球,受害者們在義務律師協助下,先後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自訴,控告應負責任的官員及員警。然而,最高法院日前駁回324行政院血腥鎮壓學運的受害者王醫師的自訴案,判決理由是認定王醫師與之前告馬英九、江宜樺的周老先生是「同一案件」,因此否定了王醫師的自訴權利,法院對於政院的血腥暴力形同吃案。

76歲的周老先生在3月24日凌晨4時許在行政院前靜坐,因年紀關係無法在武裝警力抵達時馬上離開,竟遭到員警棍打、腳踢、盾牌撞擊及被強力水柱沖擊,導致肋骨、腰椎衡突骨折並且腹腔血腫,傷重住院,病情一度惡化,他在2014年4月1日委任義務律師對總統馬英九、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警政署長王卓鈞、時任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提出自訴。

另一位提出自訴者是王醫師,王醫師當時受傷倒地抽搐的影片傳遍網路,在同年4月15日提出對江宜樺等自訴(未告馬英九),王醫師是在3月24日凌晨3點在院區靜坐時,與妻子目睹警方執法之兇殘之後決定起身離開,一旁的鎮暴警察一邊對他們說「嘿,很好,快點離開啊」,左手搭著王醫師的肩膀,右手卻向王醫師腹部出拳,隨後以警棍重擊頭部,王醫師被警察暴力攻擊後全身抽搐,倒地昏迷。

實則,這類國家暴力案件彼此並非同一案件,因為被告不同且犯罪事實不同(被告指揮鏈不同:周老先生控告馬英九、江宜樺、王卓鈞及方仰寧等人,王醫師則控告江宜樺、王卓鈞及方仰寧等人;被害人不同、下手打人者不同、受傷地點等均不同)。再者,不論是否為同一案件,在有多數被害人時,僅因較晚提出自訴便喪失訴訟的權利,是剝奪被害人的訴訟權。又依據憲法平等原則,僅受理第一人的案件,顯有差別待遇且侵害後案當事人受憲法保障的訴訟權。

法院竟認為這兩案屬於「同一案件」,對後來王醫師的自訴做出「不受理」判決,導致王醫師案件求助無門,對於政院的血腥暴力,法院公然吃案包庇,侵害了憲法與公政公約第14條、第16條以及第32號一般性意見所保障的訴訟權。

法院體系公然吃案包庇政院血腥暴力,北檢辦案又雙重標準、欺善怕惡!國家應慎思,如體制內無法實現公平正義,則人民將收回權力,自己向政院與法院討公道!

(作者為律師、台灣教授協會會員)

極光電子報No.443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