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報導馬英九和頂新集團…心路歷程◎周玉蔻/ 美麗島電子報/ 2015-3-02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從力挺到質疑, 我報導馬英九和頂新集團不尋常獻金關係的心路歷程/ 周玉蔻/ 美麗島電子報/ 2015-3-02

始終記憶著,馬英九總統在電話那端,感謝我「空谷足音」正義評論時的聲調。

那是王金平涉及司法關說個案的2013年9月初。馬英九總統以國民黨主席身分,主導開除王金平黨籍、撤銷不分區立委的黨紀案處置後,引發國內軒然大波,支持王院長的國民黨立委結合民進黨政治人物,和媒體輿論界人士高調反撲,社會上一片抨擊馬總統聲浪之際,我經由多次和馬總統親信幕僚探查事情原委的採訪過程,相信馬總統的決定和指控,不僅實有所本,而且符合程序正義,認定馬總統所為應予支持,並且公開在廣播和電視節目中表達肯定馬總統立場。

馬總統在當月(9月)20日左右,周六,自總統府辦公室撥電話到我的手機,表示他對我的評論之言,感受到媒體人的正義感,猶如「空谷足音」;他並且向我保證,此事純屬公正判斷,王金平訴諸司法,馬總統有信心,司法上訴,他領導的國民黨必然勝利,希望我不要懷疑。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當時,我還回答,馬總統的說明完整,值得信賴。

未料,該案急轉直下。主動告發王院長替柯建銘司法關說的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因非法監聽,和洩漏偵查中的司法案件,遭起訴,被判刑一年半定讞;馬總統涉及共同正犯罪嫌。

我對馬總統公正不阿的期許,開始強烈動摇。

之前,關於馬總統特別費案與綠卡案,我也曾經不以為然;尤其是綠卡遭質疑的第一時間,2008年總統大選前,對手謝長廷提出疑問時,輔選幕僚當下請教馬總統,他居然全盤否認,事後才修正的往事,形成我內心強大陰影。之後,有一位和馬總統輔選關係的友人告訴我,他對馬總統的為人懷有問號,正因為08年綠卡風暴鬧大時,馬英九身邊有愛將曾經試圖建議馬英九「說謊到底」,馬英九並未當即喝斥否決,令他十分受傷。我聽聞後也十分震撼。

接著,發生了馬總統打電話給我的司法被告案件的證人事件,我開始相信,過去我所認為、值得信賴為「誠實」、「清正」的馬英九,顯然是個有待檢驗的錯誤。

馬總統是2014年2月底農曆年間,打電話給宋耀明律師,詢問他關於我撰稿指出,連勝文在美留學期間,曾向一位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所同學表示,他沒有上課,是去了加州花花公子雜誌負責人海夫納的私人城堡(playboy mansion)之新聞,及新聞界指這位透露消息人士正是馬總統御用律師宋耀明先生等報導
當時,連勝文已宣布控告我妨害名譽;我也向台北地檢署申告連勝文誹謗,並向辦案檢察官請求傳喚宋耀明律師為證人,馬總統明知本案已進入司法互控,還致電宋耀明律師,宋律師雖公開表示總統不是阻止他出庭為我的報導作證;但貴為元首,又是法務部長出身,馬總統是宋律師的老師,如此不避諱地介入個案,實在令我難以接受。回想他數月前嚴苛批判王金平的言行,根本就是雙重標準,律己甚寬,待人極嚴。

我對馬英九的信心,繼續流失。

後來,國民黨内台北市長初選,馬英九明明對連勝文有反對意見,也同意連勝文參選失敗,連帶傷害國民黨的可能性極高,卻畏首畏尾,以黨内遊戲規則做擋箭牌,不敢公然反對不具市長條件的連家二代、權貴子弟角逐台北巿長,缺乏大魄力及道德勇氣擔當的軟弱,和虛矯的領導人格特質,令我看在眼裏,非常不以為然。

特別是馬總統身旁親信,幾乎都不能接受連勝文代表國民黨參選台北市長。我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一個沒有大是大非,不能誠實面對政治現實;不能為黨為國勇敢作為的馬英九總統,本質上,根本和他向來塑造的清明、有理想的小馬哥形象背道而馳。

我和熟悉馬英九總統的友人,及與馬英九交往密切的人士交談,對馬英九總統的無能,咸表無可奈何。

「至少,他還清廉,不搞錢!」這是我對馬總統的最後一絲希望。

「是嗎?」一位有資格評論的友人提醒我,他對於馬總統收取政治獻金法規範以外獻金的淸白,不表示肯定。

我心頭一震,開始有了心理準備,也開始搜集相關資料,並仔細回顧過去馬英九總統從政以來,和選舉經費有關爭議討論的種種。

2014年10月,頂新集團魏家黑心油案爆發,舉國震驚;馬總統在10月13號召開國安食安會議,號召「滅頂」,看似正義凜然。然而,10月16日岀刊的669期壹週刊,以馬英九總統是頂新集團最大門神為封面故事,報導指出,「頂新在許多黑心事件中不受影響,和馬政府脫不了關係,但如今馬英九也急切割。」

壹週刊報導,「2013年農曆春節假日前,魏家老四魏應行帶著資料前往總統府向馬英九報告兩岸農業出口業務,希望能夠由頂新透過單一窗口的方式,整合台灣農特產品輸往中國,馬英九在事後還特別交代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全力配合頂新魏家,在今年年初頂新開始做起這項生意。」

消息傳出,朝野震動。之前沒幾日,美麗島電子報刊出吳子嘉先生專文,指出馬團隊於2012年總統大選期間,據說收受頂新集團10億元政治獻金。

頂新集團與馬英九總統、馬團隊和國民黨的特殊友好關係,引起各界矚目議論。馬總統2012年總統選舉時,頂新集團魏家4兄弟中的老三魏應充,出任馬吳競選工商後援會副總會長,依常理判斷,應該有捐輸選舉經費予馬吳選舉團隊的互動;國民黨和馬總統公開宣稱,馬總統選舉,黨和馬團隊從未收受頂新集團任何獻金;不論是政治獻金法規範,或政治獻金法以外的任何獻金,都沒有收過。
各界嘩然,難以置信。我也認為不可思議。

2014年11月29號九合一選舉揭曉,國民黨大敗,馬總統辭去黨主席職位,頂新集團近年回台發展,金融、地產開發、電信4G和有線電視系統等,無往不利,馬政府與頂新集團不尋常關係,益加備受討論。輿論界普遍不相信馬英九總統從未收取頂新集團任何金錢捐獻的說法,更加強烈。李遠哲院長2008年曾指出馬總統收取2個5億元選舉贈款;劉文雄先生2011年指控馬總統收受2億元企業界集資送錢、馬總統提告敗訴等事,廣受討論。其間,立委段宜康公開指稱馬總統2008年選舉,收受科技界人士獻金2億元等,眾議潮湧。

我也從一位友人口中知悉,科技界籌款,吳姓電信界人士召集,科技界名人宣明智等認捐,2億元由馬總統親密親信,選舉期間管理經費的總統辦公室主任康炳政負責處理。

劉文雄委員私下向我證實,康炳政「大帳房」角色。

這時,吳子嘉先生的頂新獻金10億元予馬團隊一說,甚受注目,我多方設法查證。

第一個回應,是馬英九及國民黨從未收受頂新集團任何獻金之說,與事實不符,深受質疑。

接著,與馬總統交往密切的消息來源指出,馬總統選舉經費收受支出,疑雲重重,2012年申報只使用了4.4億元,比落選的蔡英文申報的7.3億元還少,缺乏杜悠悠之口的公信說服力。

各方消息來源,紛紛指向馬總統曾經收受頂新集團政治獻金一事,真實性高,有「合理懷疑」報導價值。

其中,前國安會副秘書長張榮豐,在一次我與他的面對面簡報討論中表示,關於吳子嘉先生10億元報導,他自企業界得知了解,頂新出手,「2億元」。

一位旅居美國,長期檢驗馬英九清廉度,資訊廣泛的友人,在深入打探下,從一位台灣政商關係绵密的資深媒體工作者得知,頂新集團負責為魏家和馬總統馬團隊牽線,任中間人的,是魏家極為信賴的胡定吾先生。

這位媒體人,交遊深厚,又是財經新聞權威,他的情資,可信度極高。

接下來,透過與金融界、熟悉兩岸企業實況台商、媒體界人士,和馬英九親密友人的多方探詢比對,我深深相信,馬總統選舉期間收受2億元頂新獻金的真實性。

進一步查證,一位消息來源說,選舉經費並未落入馬總統私人口袋,馬總統不認為事涉不貪瀆,或清廉破功等。

我的內心卻是沮喪無比。雖然無法提出馬英九總統犯罪,或收取金錢實質證據,我已完全不相信馬總統長期以來的清廉說詞了;我認為有必要在適當時機,提出質疑。

2014年12月中,壹周刊報導了蔡正元的爆料,指稱國民黨副秘書長,也是掌管黨產的行管會主委林德瑞,台北市長選舉期間,曾致電連勝文陣營,「勿提滅頂計劃」。

風暴再起。馬英九、馬團隊和頂新集團不尋常的政商保護關係,再掀起公眾討論批判熱潮。

我決定就我採訪所知,頂新透過可能中間人胡定吾,捐款政治獻金予馬英九選舉經費之用;我有合理懷疑,我有必要在嚴格檢驗權力者的新聞專業準則下,做出合理報導。我也接受特偵组約談,提出相關說明。特偵組陸續進行約談相關人士,顯示這一質疑,絕非空穴來風,值得追查。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