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中國) 有國妖,才有國恥 ◎ 余杰/ 民報/ 2015-02-09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香港法官吳蕙芳在審理走私奶粉案件時表示,香港走私奶粉問題十分猖獗,經粉嶺裁判法院處理的違反限奶令案, 從2013年的2700宗增至2014年的5000宗,情況「非常觸目驚心」。她表示,她明白這是一個社會問題,並稱「自己國家製造的奶粉,自己都不敢 吃,真是可悲,極之可悲,是一種國恥」。

香港本來是一個遵循自由貿易準則的城市,向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和消費者敞開大門,除了毒品和武器,什麽東西都歡迎你來買。到了香港,你惟一擔心的事情就是你荷包裡的錢太少。按照自由經濟的原理,外來客在香港的消費越多,香港的獲利就越多。

但 是,隨著中國的「奶粉客」如蝗蟲般飛來,奶粉價格不斷攀升,香港本地的嬰孩淪落到沒有奶粉吃的地步。以香港之小和中國之大的懸殊對比,即便香港所有大小店 鋪都改賣奶粉,亦不能供應中國數千萬計嗷嗷待哺的嬰孩之需要。香港政府在民意的強大壓力之下,不得不違背香港作為自由港的傳統,出臺限制中國人購買奶粉的 法令。於是,中國人到香港購買大批奶粉帶回中國,成了一種危險的走私行為。

奶粉成為中港矛盾的焦點 之一,罪過不在香港,而在中國。吳蕙芳法官一語道破天機,一個號稱大國崛起的政權,居然不能保障嬰兒奶粉的質量,這不是國恥,什麽才是國恥?在中國,不僅 奶粉含有三聚氰胺之劇毒,其他食品亦讓人心驚膽戰:毒大米、地溝油、塑化劑、毒月餅、染色饅頭、蛆蟲門、致癌門、牛肉膏、毒生薑、瘦肉精、催熟劑、膨大 素……這些具有濃厚的「中國特色」的名詞,彙集成一部中國百姓受害的血淚史。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而中南海裡的袞袞諸 公,當然不會將奶粉問題當作國恥。他們念念不忘的是南京大屠殺——儘管南京大屠殺的時候他們還沒有出生,習近平標榜的悲哀和憤怒根本就是空穴來風。但是, 如果把南京大屠殺塑造成國恥,就可以煽動國民的反日情緒和民族主義思潮,以轉移民眾對國內現狀的不滿。用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在《動物莊園》中的話來說, 任何一個極權政府都需要尋找和塑造一個「公共污水溝」。

然而,越來越多醒過來的國民開始認識到,國恥的始作俑者,不是日本人,乃是本國之「國妖」。「國妖」某軍方將領揭批徐才厚時使用的「絕妙好詞」。其實,「國妖」不單單是徐才厚之流的「死老虎」,如今身居政治局常委交椅的那七具行屍走肉,哪一個不是「國妖」呢?

國妖們不必操心自己餐桌上的食品安全。他們的食物,要麽是由專門的食品生產基地特供,要麽是從邪惡的西方世界進口。而他們的子女和孫子孫女,大都在資本主義社會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不用排隊到香港搶奶粉。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