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習近平認可度居首」背後隱藏的秘密 ◎VOA 12-22-2014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關於《哈佛大學肯尼迪管理學院:全球領導人認可度榜習近平居首》這條消息,成為國內網熱播新聞,消息始發者是風頭正健的澎湃新聞。

看了這條消息的內容後,我憑直覺與經驗猜到,中國的報導隱去了一些關於調查報告的重要說明。凡做過調查的研究者都知道,調查報告當中最重要的一項是 說明調查的一些限制性條件,經濟類還得附上如何修正偏差的說明。哈佛這一涉及30國調查的報告應該有這些內容。因此我在網上找到了這份報告的原文,《重要 國際領導人印象的全球調查》(Reflection on a Survey of Global Perceptions of International leaders and World Powers)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以下分析中國媒體隱去這些限制性條件是什麼。

*信息、政治不自由的國家,國民對本國領導人給分高*

該報告說得很清楚,「在一個國家的政治制度與該國被採訪者給本國領導人打分之間,有明顯的相關關係:一個國家對涉及領導人的討論限制越嚴,這個國家 的被採訪者給本國領導人的打分就越高」。中國與俄羅斯的政治限制與言論不自由舉世聞名,兩國受訪者對本國領導人的打分就特別高,習近平得分高達9分,普京 得分高達8.7分。而在那些媒體更開放自由、更具批評性的國家,國民給他們領導人的打分就相應較低,因此,奧巴馬得分為6.2,安倍得分只有6分。(見報 告表4)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但如果綜合考量30國民眾的總體評分,情況就有變化。報告表6顯示,習近平下降為7.5分,普京下降為6.0分,位列領導人評價的最後一名。本國評 分較低的領導人,綜合了30國民眾評分後,則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奧巴馬上升為6.6分,安倍為6.1分。普京國際評價低的原因,我估計是受到烏克蘭事件 的影響。記得美國《時代週刊》今年年中某期曾將其做為封面人物,那是一幅漫畫,普京被畫成頭上長角的魔鬼,兩隻爪子抓著血淋淋的大刀。普京的媒體形象如此 惡劣,當然影響30國民眾對其的評分。

哈佛教授托尼•薩奇(Tony Saich)在說明一國政治制度與採訪者給領導人打分之間相關性時,使用的語言比較學術化,並未進一步說明專制國家的國民為何好像特別愛戴他們的領導人。 其實,這裡涉及一個專制國家民意調查的共同特徵,在專制國家做民意調查,越是在國內政治上高度敏感的問題,被採訪者往往為了避免政治麻煩而選擇官方喜歡的 答案,但這樣的答案非常可能是假話。程曉農曾對歐洲的價值系統研究群組的《世界價值觀調查》系列做過研究,從它們歷年的調查結果來看,在民主國家,被採訪 者對本國的制往往敢於批評;但在中國和越南,被採訪者幾乎異口同聲地說,他們完全支持本國的制度(高達90%的人這樣回答),但這實際上是迫不得已的違心 之言,因為,在回答另一個關於它國政治制度的問題時,70%左右的中國和越南被採訪者又不約而同地表示,他們更喜歡民主制度。從以真話與假話應對這兩個設 問的對比可以看出,要想判斷專制國家民意調查的被採訪者答案的可靠程度,研究者首先必須判斷,自己的問題在該國政治上是否相當敏感,如果確實很敏感,民意 調查得到的回答其實並不值得重視,因為很可能是被採訪者出於政治恐懼而說的假話。

注重學術操守的研究者大都會注意到在中國調查遇到的問題,並加以不同程度的說明。這點我將在後面予以說明。

澎湃新聞的「選擇性翻譯」並非第一次。今年8月25日,上海澎湃新聞網站刊登了編譯英國期刊《經濟學人》8月22日發表的封面文章《中國想要什 麼》。當日,微信公號「五月花」發表文章《澎湃新聞的翻譯可信嗎?》,指出澎湃網通過隱秘的「選擇性翻譯」的手法,故意屏蔽批評中國的文字。12月17日 這條《哈佛大學肯尼迪管理學院:全球領導人認可度榜習近平居首》,算是澎湃新聞網又一次大的「選擇性翻譯」例證吧。

*外國機構在中國的調查必須委託第三方*

不過,即使是澎湃新聞,也可能不知道本國一項公開的秘密,即政府對涉外調查設置了嚴格的法律限制,目的是為了掌控調查結果。以中國為例,關於涉外調 查有專門的政府法規性文件(效力等同於法律)。我曾在《警惕包裹在學術外衣下的謊言》(2004年1月)、《涉外調查在中國所受的法律限制──略談皮尤中 心有關中國的調查數據》(2008年6月)以及《霧鎖中國》一書的第一章(P82)與註解11里,都分析指出涉外調查在中國受到嚴格限制之事。現簡述如 下:

《中華人民共和國統計法實施細則》的規定:為了維護國家安全,中國境外的組織、個人需要在中國境內進行統計調查活動的,應當委託中國境內具有涉外統 計調查資格的機構進行。這方面的法規性文件主要有:2004年以前是《涉外社會調查活動管理暫行辦法》(2001年3月15日發佈);2004年10月 13日以後,是以「國家統計局令第7號」之名公佈的《涉外調查管理辦法》,兩部政府法規性文件是繼承與完備的關係,主要原則相同。此外還有《涉外社會調查 項目申報須知》等等,這些均非秘密文件,國家統計局網站上可查到。

按照上述法規規定,所有涉外調查只能由經由國家統計局民間與涉外調查管理處批准認可的機構負責,從2000年7月28日至2013年9月,共有34批機構先後取得「涉外社會調查許可證」 。

法規對調查有各種各樣的嚴格限制,這裡只提兩條最主要的限制:中國政府在《統計法實施細則》與《涉外調查管理辦法》中明確規定兩點:第一,中國境外 的組織、個人需要在中國境內進行統計調查活動時,不得自行調查,應當委託中國境內具有涉外統計調查資格的機構進行。而這一「調查資格」,必須由國家統計局 民間與涉外調查管理處審查批准;第二,調查所得的全部數據資料在交付境外委託方前,必須經由政府部門審核同意。

解釋至此,讀者應該明白一點,委託中國政府指定的調查機構從事調查,以及政府對調查結果審核這兩條規定,等於為調查設置了兩道過濾網。經此過濾之 後,調查結果已經失去了所謂真實性與「科學性」。無論是皮尤這一著名的國際調查機構,還是哈佛大學,它們在中國做調查,必須遵循中國有關法律,將中國的相 關調查委託有涉外調查許可證的機構,最後得到嚴格過濾過的「調查結果」,並依此做出研究報告。

中國是大國,不少國際性調查不能將中國排除在外,否則就「不全面」。但中國涉外調查設置的嚴格限制,使得有關中國的調查可信度大打折扣。這是外國調 查機構面臨的尷尬。但對此心知肚明的中國當局,非要拿著這些依據過濾過的數據所做出的研究結果往自己臉上貼金,最多只能哄騙一些以國內媒體為唯一消息來源 者,能翻牆上外網,能讀英文的中國人只要自己不願意蒙上眼睛,總能知曉真相。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