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2014中國政治關鍵詞:狠 / VOA/ 2014-12-17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14年行將過去,用什麼詞來概括這一年的中國政治最合適?我想到的是一個“狠”字。這個“狠”字體現於三方面,有的是真狠,有的是有尺度的狠,有的特狠但其實不應該狠,寬嚴之間,卻能幫人從看似紛繁的中國政治中理出一條主線。

*對政敵: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

對於政治失敗者,比如徐才厚與周永康等人,當前中國媒體以“國賊”、“國妖”與“叛徒”口誅筆伐,非常熱鬧。70後出生的中國人也許對這一陣勢很不熟悉,但對經歷過“文革”的中國人來說,只是舊場景的有限重現,當年國家主席劉少奇的罪名之多,包括內奸、工賊、叛徒,而且前面均冠以“大”字,以形容其極。

中國宣傳文化的特點由兩面構成,一面是對權力的諂媚,一個人只要權力在手,什麼諛詞頌語都能奉送;另一面是對失敗者的踐踏,只要失去權力,昨天還在大唱頌歌的媒體立馬會“痛打落水狗”,競相比賽誰的罵聲更高昂、更出彩。這一特點,我以前總結過,“中共大小官吏,大權在握時,人人是聖是賢,個個乃文乃武。一旦失勢,人人均成蠹賊,個個盡是流氓”。以徐才厚為例,十八大召開之前,被形容為中國天空中一顆閃耀的輝煌“將星”,他的家鄉遼寧省瓦房店市因出了30多位將軍,“將星璀璨”曾傳為一時美談。徐才厚落馬後,立刻從“璀璨將星”成了“國賊”,對其“拉幫結派”、收受賄金派送官帽的批判成為必演曲目,《鳳凰周刊》率先討伐,於2014年11月20日率先推出《國賊徐才厚查抄內幕》,原來在“徐公財厚”領導下的《解放軍報》也展現“大義滅親的風骨”,於12月10日發表評論員文章《做老實人不做“兩面人”》,將徐從“國賊”一變而為“國妖”。對待周永康則用文火慢煮,從“週濱之父”、“你懂的”到本名登場經歷了大半年,如今是六罪加身之外,還弄了一個“其他犯罪線索”,將其比之為當年被滅門的中共名叛徒顧順章。

上述“待遇”,以前地位相彷彿的三位政治局委員陳希同、陳良宇、薄熙來等人未曾“享受”。他們雖然身陷秦城,但並未經受媒體大批判。考慮到黨國形象,對三位的糗事,組織上均含糊其詞一語帶過。如今“組織上”連這份表面上的“體面”都不要了,可見出手之狠遠過於以前。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對貪官:海外追逃不留空間*

關於資本外逃,是一個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就出現的大問題,江、胡兩任總書記都半心半意,從未真正下手解決。最讓人難於理解的是:2006年中國商務部官員還被迫發言,否定兩年前公佈的有關中國資本外逃十大中轉站的研究報告。習近平上任以來,王岐山主掌中紀委,國際追逃才獲得很大進展,據說現在已與63個國家簽定107項司法協助條約。2014年1月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發布《中國離岸金融解密報告》之後,2月份中國當局宣布“獵狐行動”開始;10月份,專司追逃責任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由中紀委牽頭,聯合八個政府機構組成,出面與其他國家交涉引渡事宜,請求其提供司法互助, APEC峰會上中國成為首個ACT-NET主持國,取得區域反腐主導權,更便於國際追逃。目前該辦公室已開列8000名貪官名單全球追緝,其中一部分已提交給有關重點“外逃國家”,並已獲得一些西方國家的及時反饋。

上述行動,說明王岐山宣布“不給貪官留下海外生存的空間”並非空言。但上述兩方面的“狠”手,都顯示內部把握有分寸,即“身份識別”,一些利用父輩權勢發不義之財的紅二代未成為反腐目標。

*對異端與民間機構:象秋風掃落葉一樣無情*

這裡說的“異端”,標準已比胡錦濤主政時期寬泛很多。胡錦濤時期,中共當局對異端的政策如同割韭菜,誰長得高一些就割誰,但總還留下了一些溫和的人與NGO;習近平主政以來,對異端與民間機構採取“秋風掃落葉”政策,在胡溫期間尚能活動的公盟,在習近平時期就無法存活,許志永率先被“尋釁滋事”入獄四年。到了2014年下半年,一些純粹以公益為目標的NGO與言論並不出格的人士也紛紛中槍。

以資深新聞人高瑜女士為例,今年4月被以“洩露國家機密罪”被抓,但那俗稱“七不講”的“九號文件”其實早在網上流傳,所謂“洩密對象”明鏡網也已聲明從未收到過高女士提交的文件,但案情至今未明,高瑜女士仍然繫獄。根據“無國界記者”2014年年度報告提供的統計,2014年全球共有178名職業記者被囚禁,另有178名公民記者被關押。中國在這兩項統計中都高居榜首,目前還關押著29名職業記者。更讓中國知識界驚疑不已的是財新網文化編輯徐曉的陷獄。因為遍查徐曉的言論紀錄,發現她基本不就現實問題發言。據說導致她繫獄的原因是她參與了立人大學的活動,此說又遭到立人大學的創始人李英強否定,認為徐被捕與立人無關,另有緣由(《亞洲周刊》12月6日文:《徐曉被捕,知識界陷不確定季節?》)。與徐曉一樣莫名其妙地被抓捕的人,還有公益人士寇延丁女士。

在胡錦濤時期,傳知行研究所與立人圖書館均能存活,但在2014年均遭滅頂之災。傳知行成立多年,主要致力於倡導保護產權、深化市場、拓展個人、企業與NGO的活動空間,曾出版過《公民稅權手冊》,並不直接介入政治。立人圖書館始建於2007年。該館的主旨是為鄉村地區做文化服務,平時非常小心地“去政治化”操作,遠離禁書即“非法出版物”。但目前傳知行的郭玉閃、立人圖書館理事長薛野、副總幹事柳建樹都先後被拘押。

如此嚴厲壓縮溫和批評者及民間組織的生存空間,其情形正如中共號召全國人民學習的雷鋒精神:“對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無情。”

概言之,2014年貫串中國政治的主旨就是一個“狠”字。對政敵與貪官的“狠”表明,習近平有意毀滅萌芽於江時期、興盛於胡時期的一些政治利益集團,並斷絕貪官在海外的後路,但形格勢禁,還得保留一些不可觸碰的禁區,如紅色家族不列為反貪的目標;對NGO與不同聲音的狠,則表明習近平對社會空間的嚴厲壓縮,哪怕這些組織不是政治反對者,也不給任何生存空間。三方面的“狠”字疊加,表明習近平對中共政權這座奠基於“毒地”(專制制度)之上、四面漏​​風、被蛀蟲咬得千瘡百孔的大廈,只願意更換一些樑柱、拆毀一些毀損嚴重的地面建築,並不想翻動地基。因此,居住於這座大廈的人,依然會受各種有毒元素的侵害。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