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傾國傾城」到何去何從 ◎黃稔惠/民報 2014-12-16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九合一選舉已經過半月。對於執政黨而言,建黨百年之際,出現了「9%總統」已是情何以堪,此時又面臨空前的敗選,想必是肝腸寸斷。

敗選的檢討,除了栽贓媒體和網路使用者之外,還引用當年萬箭齊向陳聰明、陳水扁公式,這回輪到馬英九。令人好奇的是,果真如撻伐聲浪的無能之輩,何以當年可擊政績良好的現任市長,還登上總統大位,且連任成功?這難道不是一群自私的「公正人士」從旁掩護且長期縱容的結果嗎?如小孩開車,大人不但不制止,還紛紛禮讓加入圍觀,使得小孩橫行無阻,進而登上火車駕駛台,終釀大禍。當年大力吹捧的國師、張天師、企業家、星象家、社會賢達,難道不應負起售後服務的精神,給國人一個失誤說明嗎?

回想當年集高人氣於一身的馬英九總統,所到之處萬人空巷,讚美詩文一篇又一篇。當時馬英九的眼淚,傾國傾城。只要誰惹他不悅,那人就遭殃。只要出現不妙文章,馬友友俱樂部主動肅清。去蕪存菁的手段,青出於藍。天衣無縫的修飾工程,還被演技派政客評為「極品」,驚為天人。

有道是:「商場沒有永遠的龍頭股,人間亦無不老的青春王子。」長年仰賴視覺技術的政治人物,最大的致命傷就是無法拯救年華老去而原形畢露的真實內在。換言之,這型政客並沒有珍惜選民賦予的寶貴機會而好好下功夫琢磨自己,反而食髓知味的繼續演下去。短短幾年,誰料想得到這次選舉中,馬英九會是同黨候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禁忌?何等尊貴的總統玉照竟沒能同時刊登在競選文宣上,候選人的苦衷又有誰能體諒?這除了歲月無情,最大原因乃台灣社會逐漸回歸理性。民眾終於徹底認清,原來那是一群優質的化妝師、燈光師、舞台設計、拍手隊、歡呼隊、文膽、東廠錦衣衛等通力合作下的夢幻場景。這就是九合一選舉,忠厚樸實的候選人較受青睞的道理所在。遺憾的是,竟沒人開導總統:「選舉期間,無須露臉,只要袖手旁觀就已是貢獻良多」的諫言。如此氛圍,被喻為大明王朝,已十分含蓄。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敗選後的第四天,馬英九終於辭去黨主席,並在「總理紀念歌」的伴奏下,與中常委道別。可惜他已不具傾國傾城的魅力,離別的感傷,竟引來黨內噓聲四起。可想而知,今後幾年「馬英九」將會如黨產般成為國民黨的新包袱,也會是台灣的新難題。

眾所週知,馬家子女與親族長年定居海外,若抱著祖先的骨灰罈出走,已無牽掛。可是從此台灣的國際形象將與「流亡元首」結下不解之緣,如在海外出現不利台灣的行為時,政或黨都不易約束。謹整理二次世界大戰後,元首流亡海外事例如下:

1955年流亡:阿根廷總統裴隆(Juan Domingo Perón),1973年返國又當選總統。
1960年流亡:韓國總統李承晚(Syngman Rhee),1965年病逝夏威夷。
1966年流亡:迦納總統恩克魯瑪(Kwame Nkrumah),1974年病逝羅馬尼亞。
1970年流亡:柬埔寨國王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2012年病逝中國。
1975年流亡:越南總統阮文紹(Nguyễn Văn Thiệu),2001年病逝美國。
1979年流亡:伊朗國王巴勒維(Mohammad Reza Pahlavi),1980年病逝埃及。
1979年流亡:烏干達總統阿敏(Idi Amin Dada),2003年病逝沙烏地阿拉伯。
1986年流亡:海地總統杜瓦利埃(Jean-Claude Duvalier),2011年獲准回海地。
1986年流亡:菲律賓總統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1989年病逝夏威夷。
1986年流亡:衣索比亞總統門格斯圖(Mengistu Haile Mariam),今滯留辛巴威。
1994年流亡:義大利總理克拉克西(Bettino Craxi),2000年病逝突尼西亞。
1997年流亡:剛果總統蒙博托(Mobutu Sese Seko),3個月後病逝摩洛哥。
2000年流亡:秘魯總統藤森(Alberto Fujimori),2005年在利智被捕。
2003年流亡:賴比瑞亞總統泰勒(Charles Taylor),2006年在奈及利亞被捕。
2004年流亡:海地總統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2011年獲准回海地。
2008年流亡: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Pervez Musharraf),2013年回巴基斯坦。
2006年流亡:泰國總統塔克辛(Thaksin Chinnawat),曾短暫返泰,今滯留英國。
2009年流亡:宏都拉斯總統賽拉亞(José Manuel Zelaya Rosales),居哥斯大黎加。
2010年流亡:吉爾吉斯總統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今滯留哈薩克。
2011年流亡:突尼西亞總統賓阿里(Zine Ben Ali ),今滯留阿烏地阿拉伯。
2014年流亡: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今滯留俄羅斯等地。
2014年流亡:蒙古總統恩赫巴亞爾(Nambaryn Enkhbayar),同年10月入籍韓國。

上述22位元首中,除阿根廷裴隆,流亡各國18年後還有實力返國再次執政之異例外,多數客死異鄉,或被捕遣送回國,甚至仍有不斷躲藏而流離失所的。他們在任時,都是呼風喚雨的人物,可是一旦步上流亡之途,除了個人狼狽,他的國家、人民也跟著一起背上沉重的十字架。因為世界上有許多國家的特點或國際貢獻為何,多數人並不清楚。但出現了「元首流亡」或負面訊息時,則成為先入為主的國際形象。因此台灣不宜被列於「流亡元首」名單上。

此外,長期以來,台灣嚴重缺乏永恆的價值,導致一再重複無所適從的集體崇拜、集體唾棄的焦慮循環。台灣人從小被灌輸反共復國教育,小學合唱團每學期必有指定愛國歌曲。可是現在退役將領已率先在前線通匪了。如果此時再出現一走了之的「流亡元首」,今後還有誰願意相信價值的可貴?馬英九或許可以考慮下台,連同當年違背良心的公正人士們,南下佛光山懺悔,但就是不可遠走高飛!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