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非意外的脫序行徑 ◎ 江百顯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前言

政治制度沒有百分之百完善這會事。

再好的制度都有人感到不滿意,甚至於過去認為不錯,年深日久,卻漸漸覺得無法忍受。因此,某時某人突然發出「改革」的聲音,這都不足為奇。但談改革,總要依循規矩,假如一個或一群有力者,橫行霸道,漠視別人的意見,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必然天下大亂。這就是台灣政壇目前的狀況。

通常一個內閣制國家,內閣需要赴國會接受反對黨詰問的次數與時間都有嚴格限制,通常每周加起來頂多是數個小時。美國的行政部門首長親赴國會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但在台灣,安排立委質詢官員的時間特別多,加上立委素質不佳,又不用功,「表演」常常令人噴飯。少數立委更可以在總預算審查過程中,偷偷夾帶千奇百怪的附帶決議,並動輒凍結特定預算科目,藉此要挾部會。兩、三位立委就可以輕率在委員會提案,通過沒有拘束力的決議,卻要求行政部門把自己雞毛當令箭。

行事大膽的立委,甚至將部會次長或司長直接約到自己辦公室,當著廠商與金主面前喬事情。通過立委提前施壓,讓法律草案還沒有踏出行政院大門,就已經被迫轉彎。自然,立委便可由此得到莫大政治獻金。敢死的,挾(nge̍h)去配,此之謂也。

但這種偷雞摸狗的屑小行事,見不得光,只能悄悄地小本經營。有些更大膽的立委,便打算修法,方便以後公然予取予求,一本萬利,不,一本兆利,一如花東三法。也真虧有斯文敗類,獻身當其寵物,成為傅隨組織。主人命其咆哮咆哮;主人要其咬人,牠咬人,醜態百出,牠還自鳴得意,到處討賞。完全不知道世間還有羞恥兩個字,把整個台灣弄得烏煙瘴氣,烏七八糟。

下面介紹目睹的幾個傅隨組織不堪聞問的怪現狀,讓大家開開眼界。   

◎自我膨脹,雙面人生     

前不久,黃國昌接受范琪斐訪問,翌日接受訪問的是沈伯洋,第三天突然看到《【正片沒有的】黃國昌訪談一刀未剪版》。好奇的點進去看,從許許多多留言當中,發現一片罵聲,針對范琪斐說,「我看完了,妳不是側翼,妳就是主翼」。更有留言,「前我也被徹底『認知作戰』了!一直以為國昌兄就是個『自戀狂』、『咆哮獸』……但這支訪談的表現,有條理、有法條、有案例、有細節、還有『耐心』,這根本是大學課堂中教授的諄諄教誨。我不是學法的人,我聽懂了」。多了50分鐘的訪談,一個不是學法的人就可以把「自戀狂」、「咆哮獸」轉換成有條理、有法條、有案例、有細節、還有「耐心」的「大學教授」,這實在太神奇,留言「創作者」的身分和目的令人起疑。

按擴權法案被詬病的地方,在於法案失去民主和自由的精神。立院「調查委員會」得要求「部隊、法人、團體或社會上有關係人員」提供相關文件、資料、檔案。人民不得任意缺席、拒絕答覆、拒絕提供資料,否則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之罰鍰,並得按次處罰至改正為止。

「你有權不說話,但你所說的每一句都可能成為呈堂證供。」這是《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的基本精神。美國法律還規定,「審問之前,你有權與律師談話、得到律師的幫助和建議。受審時,你也有權讓律師在場。如果你想聘請律師但負擔不起,法庭可遵照你的意願,為你指定一位律師。」新法卻反其道而行,把人民的保護傘完全撤除。

黃國昌撒嬌地被傅崐萁愛撫,接受黃光芹訪問時揚揚得意的表情,可以看出這個法案是在傅崐萁的意志,翁曉玲的背書,吳宗憲排審之下,由黃國昌操刀完成。他是最大的功勞者,他覺得非邀功不可,因為他還有一個偉大的志業,需要更多助力,幫他完成。

眾所皆知,黃國昌的立委任期只有兩年,下一個職位,早就鎖定新北市長。2021年傅崐萁率5000人入黨力挺同舟計畫,讓朱立倫當上主席,實力不容忽視。對這個多麼疼愛他的傅崐萁,黃國昌當然要搖尾巴,乞求更多關愛。其他,反民進黨的國民黨是一塊,小草是一塊。哪裡有票,尾巴往哪裡搖。為達目的,一下子罵人,一下子訴苦。是偽君子,也是真小人。把原來的自己變不見了!

他的恩師鄭秀玲罵他「自我膨脹」,但他會在乎嗎?

◎比你們大,囂張跋扈 

黃國昌告訴黃光芹,國民黨及民眾黨的法律修正案,也有跟翁曉玲開會,好像翁也是個人物。其實從幾次公開的表現,更可看出她是特別來製造笑料,娛樂大家的。

翁曉玲「教訓」陳建仁說,「看守內閣,基本上是一個行政功能受到節制的臨時政府組織」。可是,陳建仁就任行政院長超過一年,怎麼可以說是「臨時」?而且看守內閣的形成,往往是不同的黨派之間在利益碰撞時相互攻訐的結果,因此它是政治鬥爭的伴生物。由蔡英文交給賴清德的政權,這是民進黨人的事,國民黨人翁曉玲憑什麼幫人家定位?

翁曉玲也說,立委質詢官員,是「對下關係」。殊不知三權分立(五權憲法亦是)的核心理念是權力制衡與相互監督。通過不同的權力機構相互制約、平衡,政治權力才能得到合理的行使,從而減少不必要的政治紛爭,同時也能避免產生社會腐敗和專制。根本沒有誰上誰下的問題。

翁曉玲又說,民進黨立委「沒有知識」,「我就是比你大怎麼樣」?對同事說出這樣的話,真叫人啼笑皆非。

翁曉玲要求國防部長顧立雄承認秋海棠地圖是中華民國領土,還要求他「反攻大陸」。若不「反攻大陸」,代表賴清德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賴清德是賣國賊。你聽得下去嗎?

表面上,翁曉玲看似兇神鬼煞,講話充滿挑釁的火藥味。但實際上,她什麼也沒有,什麼都不是。連報紙投書都列入著作清單,看得懂德文的周偉航更說,「你博士論文是寫電影置入性行銷耶」。教憲法被指不懂憲法,內心苦不堪言。只好成天練痟話,唬唬人家。

◎顛三倒四,醜態百出  

徐巧芯在國會改革的戲碼當中,本來只被派定為搖旗吶喊的臨演,想不到戲癮來了,擋都擋不住,儼然把自己變成要角一個。先是用直笛吹奏吹奏國旗歌,隨後頻在議場內吹響汽笛。經民進黨團抗議後,韓國瑜宣告,會議時委員不得攜帶與議事無關之物品。

大家以為徐巧芯會收歛一點,想不到隨後藍綠爆發肢體衝突,徐巧芯突然拿出一塊綠色的布捲成「長繩狀」,試圖捆在王美惠的脖子。王美惠斥責徐巧芯意圖傷人,徐巧芯竟反嗆「我哪有什麼違禁品,這不是你們民進黨最愛的黨旗嗎?」

「故意踹倒」陳亭妃,更是經典。立委羅廷瑋直播時,提到目擊到徐巧芯與陳亭妃一起跌倒,徐巧芯連說3次「不是」。她坦承因為陳確定要比她早進來,便去踹陳的腳,讓陳跌倒。羅一聽驚呼,「真的嗎?」徐巧芯得意忘形地解釋,「我是為了讓她跌倒,然後自己也跌倒,可是因為我跌倒不會痛,因為我有穿護膝,所以我是按著不讓她起來」。之後補了一句,「就是欠打啊,不打你打誰啊」?

得知徐巧芯蓄意傷害,陳亭妃忍不住提告。面對官司,徐巧芯卻馬上改口,「在直播上講話,有時候我們是嘴砲性質比較多。」好像打人傷人都是鬧著玩的。

但,台灣人會接受嗎?

◎結語

立法院這麼多奇行怪事,在一個正常的體制下,根本不該發上,也不會發上。但國民黨的大人死的死,退的退,如今留下一些小屁孩,在國會殿堂只會玩家家酒,根本開不了大車。

一度望似人君,實際為街頭小混混,如今貴為立法院長的韓國瑜,沒有秘書長周萬來,一個草包幹得了什麼正經事?第一天重回立法院時,就拿著一把雨傘,以「禿子打傘,無法無天」自嘲。

事後果然見識到韓國瑜的無法無天,本該議事中立的院長,竟然帶頭鬧事。不經討論,不准表達不同意見,明明現場只有108位立委,卻投出60票贊成、50票反對,共110票,法案還是強行通過。

這麼胡鬧,立法院怎麼能夠不亂?但,可以這樣嗎?(筆者為作家廖清山本名)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