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蔥變國娼,厭氣啦! ◎ 江百顯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這幾天,黃國昌突然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成為台灣仇恨值最高的動物。十幾、二十幾歲的年輕學生在立法院外面大叫「黃國昌,偽君子!」聲音響徹雲霄。

他們高舉紙牌,上面寫著,「尋找主人,誰家萁娃娃走失了,有公德心一點,不要放出來禍害他人」、「黄狗黑箱、為傅作倀」。諷刺黃國昌,酸味十足。

整個事情的起端,始於立法院在野力拚國會改革五法三讀,而這些新版法案內容,沒發給每一個立委、未公告上網讓全民瞭解,只有藍白兩黨寫法案的人自己知道,委員會沒逐條討論,協商也沒逐條討論,卻拿出新版本就要直接表決通過。其中包括傅崐萁提出的三項交通建設,要打通中央山脈,要環島高鐵,還要10年內蓋完,三項建設的可行性評估和環評都還沒做,目前粗估總經費可能高達兩兆。

國民黨一向橫行霸道,為所欲為,鬧得烏煙瘴氣,怨聲載道。偏偏黃國昌帶着八個民眾黨立委成為國民黨的小弟小妹,傅崐萁他們投票,他們投票;要他們舉手,他們舉手。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黃國昌從「太陽花學運」發跡,為學運領袖的一份子。如今背叛學運,與昔日學生為敵的國民黨狼狽為奸,醜態百出,令人髮指。是可忍,孰不可忍?

吳沛憶指出,517當天才出現的版本,是黃國昌和翁曉玲私下喬出來的「最高機密」(黃國昌接受媒體人黃光芹訪問自承)。不但沒有討論、沒有審查、沒有出現在委員會,也沒有出現在公聽會。她還氣得將手中的太陽花丟向黃國昌,事後她在臉發文嗆,「把太陽花砸在黃國昌臉上只是剛好而已!黃國昌在怕什麼?怕面對人民,還是十年前的自己?」

苗博雅怒轟,黃國昌選擇跟國民黨站在一起,成為了沒收委員會的一份子。

台北市前議員「呱吉」邱威傑痛批,黃國昌一個人就包辦了真小人和偽君子。

陳柏惟直言,「黃國昌就是黃安,比國民黨還『胎哥』(骯髒)。」他說,黃國昌拋棄自己過去的身分投奔敵營、回頭攻擊自己的戰友,倘若過去沒有跟台派、獨派、本土派合作,「你在政壇上一文不值」,黃國昌就是有攻擊民進黨的好處,所以現在才存在於政壇上,完全沒有一點政策理念論述,黃國昌的行為在政壇上就是毫無價值可言。陳柏惟強調,若黃國昌沒去參加學運,學運也會成功;沒有去占領主席台,國民黨表決還是會贏,「黃國昌就是個跑龍套的,一文不值的政治蟑螂!」

那些在立法院外面的學生們當然也深表不滿,他們所不高興的,還有前不久看到的一幕。

藍白力拚國會改革法案三讀,在立院議場前藍白立委輪值排班。傅崐萁在網路直播中,伸手摸了黃國昌的頭。網友質疑黃國昌「被摸頭」,黃竟回應,這是人與人間的幽默互動。

因此,有人嘲諷,黃國昌淪為「傅隨組織」。也有人說,「那根蔥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是用自甘墮落可以形容的。」另一個人說,「國蔥被傅摸頭還一副樂不可支樣子?為了政治利益淪為阿諛奉承的傅隨小弟、細漢的;把自尊踩在腳下,可悲啊!」

就在YouTube「519草根決心行動」遊行直播中,出現台下有人手舉「傅萁崐:(摸頭),黃國昌:汪汪。」的牌子,向黃國昌抗議,不過牌子將傅崐萁的名字顛倒寫。

這原因很清楚,傅崐萁在花蓮持續餘震不斷的狀況下還是率領黨籍立委訪中。在中國,傅崐萁跟政協主席王滬寧和中國國台辦主任宋濤見面,當時王滬寧兩度叫名「萁崐」,傅沒有糾正,回國後却主張立法院以後只能用「台灣」,准叫「我國」,硬生生把「我國」斷送。怪不得台灣人非常憤怒。

針對黃國昌「被摸頭」,網友@Taiwan-on-5938說,

「對狗?對女人?對兒子?摸頭?乖啊?兩個男人間的摸頭?太多太大的空間想像!」

網友@wawayu6590更是開門見山地說,「看黃國昌樂的樣子直接當傅的男寵算了我覺得他還蠻有這個fu呢。」

不知何時開始,國昌被喚黃國蔥,如今國蔥又變國娼,厭氣啦!

(一點說明:網紅黃國昌一向從直播中得到抖内,這一次立法院亂鬥,黃國昌又從直播中得到抖内70幾萬台幣。據說有些身分特殊的嫖客自己不付錢,而由贊助者出資。黃國昌出賣靈魂,投懷送抱,實際又獲得金錢,整個過程有太多太大的想像空間。本來想下標題為「出賣靈魂的黃國昌,呸!」後來看到兩個網友的Comments,決定改寫標題。特此。)(筆者為作家廖清山本名)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