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廣專訪陳破空:中美開始接觸,習近平和拜登對改善兩國關係的誠意有多大?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中美兩國持續了數年的緊張關係自去年11月習拜會之後出現緩解。從12月底兩國重啟軍方會談,到今年1月底中國最高外交官王毅與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曼谷會晤,以及兩國高官在北京圍繞遏制芬太尼流向美國展開的會談,種種跡象顯現了兩國關係的解凍趨勢。然而,中美兩國的緊張關係能否在近期內從根本上得到改善?兩國領導人針對改善關係的誠意究竟有多少?對此;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向我們做出了他的解讀。

法廣:去年11月舉行的習拜會達成了一些共識,這些共識是否是推動中美關係恢復的基礎?

陳破空:去年十一月在三藩市,中共的國家主席習近平跟美國總統拜登會晤長達四個小時。會晤中,其實大部分的問題都沒有達成共識。只有兩個問題勉強達成共識(所以)開始啟動工作:一個就是關於中美雙方在軍事高層的交流和互動,以保障雙方不要擦槍走火,不要出現誤判,恢復中美雙方的軍事交流。因為這個軍事交流,據說是在美國眾議院(前)議長佩洛西訪問臺灣之後,中共單方面停下來;另外一個就是:中方同意美方,願意在芬太尼輸往美國這個問題上,雙方成立工作組來推動談判、解決問題。只有這兩個共識,其他各方面沒有達成任何共識。

法廣:就芬太尼輸往美國的情況,雙方目前工作組已開始接觸,中國公安部長王小洪出面,這一問題能否得到解決?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陳破空:這個問題目前是開始有所談判,雙方成立了相關的工作組,美國由國土安全局副部級的官員為首,中共方面是公安部長王曉紅出面來接待美國的代表團,雙方談判。但是,中共的《環球日報》發了一個社評,這個社評顯示:中方其實誠意有限。中方是想把這個芬太尼作為一個鬥爭的工具,跟美國周旋。《環球日報》的標題的題目是說:就芬太尼問題,美方需要珍惜中方的善意。本來這個芬太尼是中國製造的問題,中國這邊製造了芬太尼毒品,把它輸送到墨西哥,然後在墨西哥加工之後,輸往美國,給美國帶來極大的危害。據說每年美國有10萬青少年死於芬太尼。這個(問題)在川普當總統的時候就提出來了。

2018年,在巴拿馬的一次會見中,習近平當面向川普承諾,表示要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後來這個問題不僅沒有得到解決,反而是變本加厲-毒品入侵美國變本加厲-。這成了美國與中國之間的一個尖銳的問題。但是,根據這一次王小洪會見美方的工作組代表團和《環球日報》發表的社論這個調子來看,中方的意思就是:如果我給你解決這個問題,是我們的善意。但是,我可以不解決這個問題,它可以推測是“地方的企業”,“民間的行為”,跟中國政府無關。

本來是它應該要解決問題,要堵住毒品。解決毒品問題是全世界共同面臨的問題,更不要說是政府問題,只要發生在你的境內,政府都有責任去解決,這是一個國際社會普遍的一個、可以說是國際規則,或者是人道主義的底線。但是,中方顯然把這個問題當成一個工具,意思是說:我們願意解決這個問題,是出自我們的善意,讓美方體會這個善意,要在其他方面對中方做出讓步,比如說:台海問題或者是別的問題,或者是關於一些中國企業受到制裁的些問題。

那這樣的問題-根據中共的口徑來看,這個問題只是一個開始,並不見得能夠得到解決。如果說雙方在討價還價中沒有解決的話,這個很正常,因為中方把這個當成一個鬥爭的工具;但是如果這次得不到解決的話,習近平的信譽會進一步的喪失。因為在川普時代,他就已經說話不算數了,給人的感覺是信不過的領導人。如果對拜登再做了一次承諾,要解決這個問題,沒有解決的話,那他自己的信譽和中國政府的信譽進一步的喪失,只會使中美雙方從不信任、到懷疑、到尖銳的對立,這個惡性循環上去進一步的發展。

法廣:習近平已經任命了新的國防部長,是否接下來可以推進中美的軍事高層交流?

陳破空:這個軍事高層交流也是美方一再要求的。這主要是基於維持世界和平,避免誤判和擦槍走火。中共也是把這個高層軍事交流當成一個鬥爭的工具,意思就是:反正你是一戰、二戰、冷戰後,(美國)是領導者、世界員警、維護世界秩序。我中共沒有這個責任和義務,如果說你遷就我中共的要求,我就跟你對話;不遷就,我就不跟你對話。那麼現在雖然說是對話,但是也發現了不同的情況,就是這個董軍,作為海軍司令被任命為國防部長已經是個意外:他既不是中央軍委委員、也不是中央委員,只是一個地方上的司令員,短期當了司令員就被任命為國防部長。這主要是習近平出於自身權力安全和高層權力鬥爭的需要做出的這個任命,這是第一點,董軍的資歷不夠;第二,董軍上任國防部長之後,他的第一件事-本來國防部長是有對外的職能,跟外邊談判,他並沒有實際的軍權-,但他第一個動作是跟俄羅斯的國防部長紹伊古聯繫。1月31號,他們通過視頻通話的方式進行視頻談判。董軍表示說:中俄關係達到全方位的合作,是全天候的戰略夥伴關係;而紹伊古也強調:中俄關係是歷史上發展最好的時期,雙方是全面的、無禁區的交流。董軍上任後不是先跟美國的國防部長對話,而是先跟俄羅斯國防部長對話,這可以看出中方的用意,就是還是要打俄國牌,把中共支持俄羅斯、烏克蘭戰爭這件事情來要脅美國,如果美國不能在其他方面對中共讓步或者遷就的話,那所謂的高層對話也就是個走形式。但是接下來,董軍雖然是跟俄羅斯的國防部長聯絡了,但這也可能就是一個前哨戰,也就是向美國表示個態度之後,接下來他也不得不跟美國的國防部長進行對話和聯絡。但是,這種對話和聯絡可能能夠維持一個基本的交流,這就是美方所期望的。中方希望通過這個對話可能還希望得到更多的籌碼或者更多的要價。但是,美方主要是覺得這個對話有必要保持互相的軍事動態透明,以避免擦槍走火。所以雙方的出發點還是不一樣。但是畢竟是會友的開始。雖然董軍還沒有跟美國的國防部長聯絡,但是美中高層對話肯定會在近期有可能往前推進,而不久前,中方的總參謀長劉振立已經跟美國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朗上將進行了一些對話和溝通,這也是基於習近平和拜登談判的結果。所以董軍跟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的對話應該會在不久就會展開。

法廣:中美關係的改善是否還有許多外部因素的鉗制,如: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還有中東的亂局,在這方面中美截然不同的立場,是否會成為雙方改善關係的障礙?

陳破空:對,在國際問題上,中方跟美方絕對是截然不同的立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受到美國和歐洲國家的反對,美國和歐洲國家是援助烏克蘭抵抗侵略行動;而中國採取的是相反的立場。在普京入侵烏克蘭之前就到中國去參加冬奧會。當時習近平跟普京的會談達成了5000多頁紙的合作-涉及幾十項、上百項的合作。當時中共的一個發言人、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就說(與俄羅斯的合作)叫做“三無”:無禁區、無止境、無底線。後來樂玉成被調走,上來一個親美的外交部長秦剛,後來也失蹤。但秦剛失蹤,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俄羅斯、普京舉報,說他有通美的嫌疑。從這個角度來看,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問題上,到目前為止,中美雙方都是採取不同的立場。而中方繼續在援助俄羅斯,雙方援助的物件、支援的物件和動作都完全不一樣。

同樣在中東這個問題上也是如此。中方的聲明是:名義上站在巴勒斯坦一邊,事實上就是不譴責哈馬斯。而且中東出現了混戰的情況,像伊朗支援的胡塞武裝在襲擊紅海的商船,中方既沒有去譴責,也沒有加入紅海護航的行列。另外又出現了像伊朗支持的其他武裝來襲擊美軍,中方也沒有表態。這就可以看出:北京、習近平、中南海的想法是:世界上亂局越多越好,能夠分散美國的注意力,分散美國的軍力和資源。(無論)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還是哈馬斯進攻以色列,或者是葉門的胡塞武裝的搗亂,還有地區軍事力量的搗亂、伊朗支持的搗亂,都可能讓中共從中獲利。所以這個截然不同的立場,絕對是中美關係-可以說-最大的障礙。雙方無法在這些立場上協調一致。中共媒體上有個說法:如果你不讓我進躲雨棚,我就向你的躲雨棚扔石頭,這就是一種非常、可以說很負面、甚至說得上下三濫的一個做法。這個做法很明顯就是針對美國、反美。所以從整個國際分野上看,現在以美國為首的一個是文明陣營、自由陣營、民主陣營;以北京、中共為首的是另外一個邪惡陣營;這兩個陣營的對立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一個新冷戰。新冷戰的格局-不管怎麼去描述-它已經形成。這就意味著中美關係不可能得到根本的改善,最多就是緩解一下緊張關係,互相有一些類似于當年美蘇冷戰時期的一些基本的互動,以保持世界的基本穩定。就如此而已。

法廣:在臺灣大選期間,北京罕見地派出中聯部長劉建超訪問美國,外界普遍視劉建超為鴿派,但劉建超強調,臺灣問題是中方不能移動的紅線,您認為中美雙方將在台海問題上出現怎樣的互動?

陳破空:習近平派劉建超到美國來訪問有幾層的含義:一個就是當時臺灣在1月13號舉行大選,中方和台方都有各自的外交動作,包括美國的一些議員去臺灣訪問,臺灣也跟美國積極互動;那麼中方就派出劉建超到美國來訪問,也是希望美方對臺灣的支持方面不要走太遠。另外,派劉建超也是為了降低戰狼外交的調子。因為劉建超過來之後,跟美國的智庫座談、學者座談、也跟美國的國務卿會見。他的表述就是不存在戰狼外交,否認戰狼外交的存在,也就是暗示他不是戰狼,他願意傾聽美國方面的意見;另一方面,習近平還有一個用意就是:劉建超作為主管黨務的中聯部長,到美國來走一趟,事實上有任命他為下一任外交部長取代王毅的意思。因為王毅已經塑造了他的戰狼形象,對改善中美關係極為不利。習近平現在想換人,換一個溫和的面孔出現,希望能夠緩解中美關係。但劉建超到了美國之後,的確說了很多緩和的話,或者是鴿派的話,不那麼咄咄逼人的話,就是跟戰狼外交相反的一些姿態。但是他仍然提出臺灣問題是中方不能移動的紅線,叫美方不要碰觸這個紅線。這個是中方的心理戰,他覺得謊言重複一千遍都會成為真理。實際上,中方最重要的還是共產黨的政權或者習近平的權利。 “臺灣”並不是它的核心問題。但它反復重複,希望給美國造成一種錯覺,就是希望美國不要支持臺灣。但美國的立場是維持台海的現狀,美國說,一個中國的政策並沒有改變,既沒有說是支持臺灣宣佈獨立,也沒有說支持中共改變現狀。

但是中共一直在做出改變現狀的動作。最近又有新的動作,它突然宣佈民航機在無視海峽中線的存在,原來是由北向南飛,南北飛行,在海峽中線以西、靠近中國大陸;現在說可以東西飛行,無視海峽中線,可以在臺灣、中國大陸之間飛行。這實際上是個碰瓷的做法,因為民航飛機越過海峽中線這樣飛的話,雙方都有些戰鬥機在上空,都有些軍事動作對峙,那民航機如果遇到軍事動作或者戰機發生碰撞的話,中共就可能會誣賴臺灣擊落了中國的民航,對民用飛機採取了什麼行動,同時它也想打臺灣的豆腐,表示不存在臺灣海峽中線,好像臺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想把它造成既成事實。所以臺灣是非常的憤怒,這就是中共在改變現狀的一部分。這恰恰跟美國的立場尖銳對立。如果中共在改變現狀的話,美方肯定會做出相應的反制措施,跟臺灣進一步的協防。比如說軍售,或者是臺灣遇到危機的時候協防的動作。所以台海問題上,基本上雙方無解,各自堅持各自的立場。就是美國和臺灣的立場是維持現狀;而中共是咄咄逼人,認為時不待我,要加快統一的步伐,所以中美之間最大的衝突,最後還是很可能發生在台海衝突上,稍一不慎,就是台海戰爭、台海大戰,最後演變成中美對決,甚至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了。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