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剛案最新曝光:俄副外長向習近平告發 導致火箭軍清洗 秦剛或已身亡?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3-12-06 法廣

美國《政客》網最新刊文:《習近平進行斯大林式的全面清洗》就中國前外長秦剛今年6月突然失蹤進而被罷免的事件,提供了一些雖無法核實,但和一些猜測吻合的事件細節。

美國《政客》文章說:“今年6月25日,在就任部長僅六個月後,秦剛在北京分別會見了斯里蘭卡和越南外長以及俄羅斯副外長安德烈·魯登科。然後秦剛就消失了。 ”

“據幾位接觸中國高級官員的人士透露,俄羅斯副外長魯登科在北京的真正任務是通知習近平:他的外交部長和幾名解放軍高級軍官已被西方情報機構所利用。”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中國的核武器計畫近年來大規模擴張,據了解中國高級官員的人士透露,俄羅斯副部長魯登科給習近平的信息包括指控秦剛和火箭軍高級軍官的親屬幫助將中國核機密傳遞給西方情報機構。”

“其中兩人聲稱,秦於七月底在北京一家治療中國最高領導人的軍隊醫院中死於自殺或因酷刑。”

以上四段與秦剛案有關的文字散見於該文之內,為便於讀者了解而歸於一起。

美國《政客》該文介紹了秦剛快速晉陞的外交官生涯,秦剛與中國鳳凰衛視記者傅小田的緋聞並生了一個美國公民的兒子。文章認為:“這些故事在中國網絡審查機構的明顯同意下在網上廣泛傳播。” 這大體符合外界對此事得以廣泛流傳是官方授意的看法。

該文的以下介紹則似乎印證了傅小田不是一般記者的懷疑:文章寫道:

“傅就讀於劍橋大學,這是英國情報機構的傳統招募地。十多年前,當秦被派往中國駐倫敦大使館時,傅第一次見到了秦。 ”

“2016年,傅在劍橋的母校丘吉爾學院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座花園,以感謝她“非常罕見的……一系列慷慨的禮物”,據報導,這些禮物總計至少達到25萬英鎊,這對大多數記者來說是一筆巨款。”

“在外交部長失蹤之前,傅在社交媒體上幾乎稱秦剛為孩子的父親。 ”

“然後,四月份,她乘坐一架似乎是政府包租的私人飛機返回北京,此後就杳無音訊。”

“中國的宣傳系統強烈暗示,這一事件和美國私生子是秦被清洗的原因。 ”

美國《政客》該文還認為:秦剛案與之後發生的火箭軍被清洗事件有着直接關係,並以火箭人為專題介紹說:

“據幾位與高級官員接觸的人士稱,秦突然失蹤的真正原因是捲入了一起更為嚴重的醜聞,涉及國防部長和指揮中國“火箭軍”的將軍,該部隊負責監督該國的核武器計畫。

幾乎在秦失蹤的同時,火箭軍最高司令員李玉超及其副手劉廣斌、原副手張振中也全部失蹤。

據官方媒體報道,該部隊的其他幾名現役和前任高級軍官也同樣被拘留,至少一名前副指揮官死於不明疾病。

失蹤的指揮官最終被正式解僱,並由海軍和空軍軍官接替,這是非常罕見的事態發展,因為火箭部隊的高級指揮官幾乎總是從軍種內部晉陞。

在火箭軍清洗事件被正式承認後不久,今年3月習近平任命為中國國防部長的李尚福也失蹤了。10月底,他被正式解僱。

7月份秦被正式解除外交部長職務的前一天,官方媒體的一篇簡短報道進一步加劇了這一陰謀。報導稱,自2015年起擔任保護中國最高領導人和監督習主席私人保鏢的中央警衛團司令員王少軍三個月前因“治療無效”去世。 

文章深入分析說:

隨着習近平剷除所謂的敵人,外交政策和國防官員正在消失,這是北京高層不穩定的跡象。而自2012年上台以來,習近平無休止的清洗行動已導致數百萬官員下台。習近平主席的朝廷裡有些東西已經腐爛了。 

當世界因中東和烏克蘭的戰爭而心煩意亂時,一場斯大林式的清洗正在席捲中國極其秘密的政治體系,對全球經濟甚至該地區的和平前景產生深遠影響。

北京發出的信號是明確無誤的,儘管中國安全部門已將鎮壓升級到極權主義水平,使得人們幾乎不可能知道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

中國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的不明原因失蹤和被免職只是兩個例子,這兩位都是習的忠實擁護者,在今年早些時候失蹤前幾個月才被精心挑選和提拔。

其他備受矚目的受害者包括負責中國核武器計畫的將軍和一些監管中國金融部門的最高級官員。其中幾位前習近平助手顯然已在拘留期間死亡。

另一個不祥的徵兆是李克強的英年早逝,他是中國最近退休的總理——共產黨的二號人物——據說他於10月下旬在上海的一個游泳池裡死於心臟病,儘管他享受着世界上最好的醫療條件。他去世後,習近平下令大幅減少對他的前對手的公開哀悼。 

在許多中國人的心目中,“游泳池心臟病發作”與“從窗戶掉下來”對於激怒或冒犯普京的俄羅斯官員來說有着同樣的含義。

自2012年上台以來,習近平無休止的清洗已經清除了數百萬官員——用習近平的術語來說,從共產黨的高級“老虎”到低級官僚“蒼蠅”。

今天的不同之處在於,被清算的官員不是敵對政治派別的成員,而是習近平集團內部的忠實擁護者,這導致政權的穩定性受到嚴重質疑。

在天都北京如此熱烈的氣氛下,人們擔心,孤立而偏執的習近平主席可能會誤判,挑起與其弱小的鄰國之一的武裝衝突,甚至對民主台灣發動全面入侵,以轉移注意力。

到處都是敵人

無論是出於偶然還是有意為之,這種情緒在今年夏天變得更加嚴重,當時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比爾·伯恩斯表示,中央情報局在中國境內重建網絡的工作“取得了進展”,並且在中國擁有“強大的人類情報能力”。

習近平的偏執延伸到了官僚機構和經濟的各個方面,似乎玷污了那些被視為過於西化或與“西方敵對勢力”關係過於密切的人。

一位英語流利、經常參加國際會議的中國高級金融官員通過電子郵件告訴《政治》雜誌,他無法再參加即將在中國境外舉行的活動,也無法通過電話發言。

近幾個月來,他和數十名高級財務官員一起被免職,這些官員通常是在被指控腐敗後被免職的。

該官員的一名同事表示,他目前因“距離美國太近”和“可能是間諜”而接受調查。

這似乎是任何過於熱衷於與外國人打交道的人不可避免的命運,並且應該對那些仍然相信中國與西方開放生意的人發出警告。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