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與奴才 ◎ 陳茂雄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帝王年代,皇帝就是國家主人,官員及人民都是皇帝的奴才,皇帝沒有對錯問題,其任何言行,在奴才的眼光中,永遠是對的。政治民主化之後,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公職人員是主人所聘請的公僕,聘任與辭退都由主人來決定。有些人民能真正扮演國家主人,決定國家大事,聘任公僕,有些還不能適應國家主人的角色,繼續扮演奴才,將特定政治人物當作主人。

繼續扮演奴才的人民,會努力捍衛其心目中的主人,其基本理念就是主人永遠是對的,主人的言行再離譜,都會找出奇奇怪怪的理由來解釋其正當性,在正常人的眼光中,這一群人沒有是非。奴才的特色會將人群分成兩大類:第一類是主人的朋友,另一類是主人的敵人,自己該努力的是打擊主人的敵人,幫助主人的朋友。

菲律賓馬可仕是世界聞名的貪腐大戶,應該被國家主人淘汰,可是有不少菲律賓人還是將他當作主人,認定他的言行永遠是對的,不只受到支持者的尊敬,還庇蔭其後代能在政壇上佔有一席之地,代表有很多菲律賓人並沒有脫胎換骨變成主人,相對的,那些支持者還扮演奴才的角色。

韓國人與菲律賓人就完全不一樣,韓國總統被稱為全世界最危險的職業,當了韓國總統,下一步就是要坐牢,最重要的沒有人為他們叫冤,更沒有人喊「政治迫害」。大韓民國第十八任總統朴槿惠發生閨蜜干政問題,在台灣這是小事一樁,可是在韓國卻是大事。最令人刮目相看的韓國沒有人為她叫屈,事發時,在其故鄉的民調趨近零,韓國人並沒有將她當作「主人」,而是「公僕」,公僕犯了錯誤並沒有豁免權。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二0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在高雄號稱可以「躺著選」,結果選到「躺著」,開票後有人來電罵高雄人「沒水準」,筆者立即回應,「說高雄人沒水準的人最沒水準」,還將高雄人當作民進黨的奴才。事實上高雄人已扮演國家主人,心中自有一把尺來選任公僕,不是政黨或是政治人物的「奴才」,當民進黨表現優異時聘任該黨公職候選人,當表現不佳時立即請他們回家吃老米。

當高雄人淘汰民進黨時,筆者雖然認定高雄人扮演國家主人的角色,但心裡還不太踏實,因為高雄人也可能由綠轉藍,是由「綠奴」變成「藍奴」而已,還是沒擺脫「奴才」的角色。直到高雄人以超高票罷免韓國瑜時才認定高雄人已扮演國家主人的角色,既不是「綠奴」,更不是「藍奴」,對綠營不滿意時,會試用藍營政治人物,對新任人員更不滿意,不會任其坐滿任期,充分扮演國家主人的角色。

台灣之所以不能跳脫奴才社會,是因為藍、綠嚴重對立,造成很多民眾為了敵視對手,會強迫自己認定特定政治團體或政治人物永遠是對的,因而找出奇奇怪怪的理由來捍衛,這一群人美其名為同溫層,事實上是「奴才」,認定「主人」永遠是對的,這是正常民主國家所不應該有的。

以前中國國民黨屬獨裁政權,任何地區只要反中國國民黨就被稱為民主聖地,這種稱呼是錯誤的,人民真正扮演國家主人的地方才是民主聖地,將政黨或政治人物當作主人就不是民主,「藍奴」與「綠奴」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而已,都是「奴才」,真正國家主人是要監督公僕,淘汰不良公僕。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23/9/11(台灣時報專論)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