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需要陪審團【下】 ◎黃帝穎/ 極光電子報/ 2014-7-15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經過台灣陪審團協會赴美國考察,更確立台灣需要陪審團的信念,期盼推動台灣司法改革,建立陪審團的審判制度,讓台灣的民主制度真正與國際文明接軌。

        對於當前陪審團立法推動,國內有論者主張,德國司法仍是官僚法官為審判主體,台灣不走陪審團制度,不代表不文明,但事實是,德國經過納粹獨裁,以理性檢討審判問題,所有曾經充當獨裁者幫兇的司法官,均在「轉型正義」過程中予以免職,換句話說,德國目前職司審判工作的司法人員,都受過現代民主法治的教育訓練,已無過去威權時期的司法官,續為落後的司法判決。
        基此,台灣與德國的司法官比較,並非立於同一基礎,台灣同樣歷經威權統治與民主轉型,但當年充當迫害民主與人權的司法官仍在其位,甚至已高升最高法院、高等法院法官或庭長,台灣從未實踐「轉型正義」,當然人民對司法的信任不足,許多法官的裁判公正性、品質與文明程度,受到挑戰,亦即,德國法例不足以支持台灣繼續以官僚法官從事審判的依據。
        陪審團制度可以有效改善台灣司法的三大弊病,包括1.政治的司法 2.貪汙的司法以及 3.落後的司法,因為決定事實的陪審員是一般人民,法官適用法律,政治或金錢對法官的影響,在陪審制的運作下,可降至最低。
        什麼是政治的司法?國人最常質疑的「辦綠不辦藍」,在林益世案與郭瑤琪案比較最為明確,台灣高院更二審認定前交通部長郭瑤琪向廠商收賄兩萬美元,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郭被判刑八年定讞,入監服刑。
        高院更審認定民進黨官員郭瑤琪收賄廠商兩萬美元,因此逆轉原一、二審的無罪判決,改依「收賄罪」判刑八年,但郭究竟有沒有收錢,並無證物,因此檢察官對廠商的「行賄」,早已為不起訴處分。反觀,馬總統親信林益世擔任國民黨立法院大黨鞭時收賄六三○○萬元,擔任行政院秘書長時索賄八三○○萬元,以上除了有「一刀斃命」錄音等證據外,還有林家池塘裡和金爐裡的贓款證物,但法院一審判林益世貪污部分無罪「不構成收賄罪」,但轉作污點證人的廠商,則被依「行賄罪」處罰。
 
 來源:網路
        簡單的說,司法遇到民進黨官員,就算沒證物,仍可依「收賄罪」判刑,但「行賄」的廠商則不予追究,形成「沒人行賄,有人收賄」現象;但司法遇到國民黨官員,標準剛好顛倒,就算有錄音、贓款等證物,仍可認定林益世不構成「收賄罪」,但轉作污點證人的廠商要依「行賄罪」處罰,形成「有人行賄,沒人收賄」現象,台灣司法的政治問題,令人擔憂。
        至於什麼是貪污的司法,以國民黨前立委何智輝案為例,何智輝涉嫌新竹科學園區銅鑼基地弊案貪汙,一審判處19年有期徒刑,二審改判14年有期徒刑,在更一審爆發行賄二審4名法官千萬以獲判無罪的司法集體收賄醜聞,何智輝潛逃至今。
        落後的司法,則是人民對法官的普遍感受,有認為沒有社會歷練就擔任法官的「奶嘴法官」,法治素養極度落後的「恐龍法官」,如果法官無法獲得人民信任,則民主體制將永遠無法健全。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