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需要陪審團【上】◎黃帝穎 極光電子報/ July 8,2014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台灣陪審團協會在2014年6月20日到7月5日赴美考察陪審團制度,由理事長鄭文龍律師、副理事長張靜律師(曾任檢察官、親民黨立委國會辦公室主任)領軍,成員不分藍綠,共同的理念是推動台灣司法改革,建立陪審團的審判制度,讓台灣的民主制度真正與國際文明接軌。

赴美考察期間,協會成員參訪美東、美西各級法院,發現美國實踐民主的經驗,是不僅總統、國會議員的人選由人民決定,司法對於做成決定人民權利義務的判決,也是由人民(陪審團)決定,實現「人民作主」的民主精神。

我國憲法也有「國民主權」的明文規定,但台灣歷經威權解體,至今僅總統及國會議員由人民決定,司法卻未如美國採行陪審團制度,讓民主的精神貫徹於司法,目前擔任審判工作的法官,有者甚至是威權時期培養出來的形式法律人,司法不具公信力,導致台灣民主無法前進,更因政治力介入司法而有民主逆流的現象。

事實上,我國大法官也有對民主原則作了宣示,釋字第499號解釋理由書揭示「我國憲法雖未明定不可變更之條款,然憲法條文中,諸如:第一條所樹立之民主共和國原則、第二條國民主權原則、第二章保障人民權利、以及有關權力分立與制衡之原則,具有本質之重要性,亦為憲法基本原則之所在。基於前述規定所形成之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參照現行憲法增修條文第五條第五項及本院釋字第三八一號解釋),乃現行憲法賴以存立之基礎,凡憲法設置之機關均有遵守之義務」,可惜憲法雖明文民主,然其精神尚未貫徹到司法體制。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美國學者、律師及法官對於陪審制度有共同信念,他們認為陪審團不是完美的制度,但是是目前人類文明中最不會出錯的制度,理性的社會相信,法官不是神,一個或三個法官對事實的認定,出錯的風險絕對高於9人、12人或其他多數人組成的陪審團,因此美國學者、法官總是謙虛的講,陪審團不是完美制度,但是是當代最不會出錯的制度。

相較於台灣,美國社會普遍相信司法,在陪審團的審判中,認定案件事實的權責在一般公民(陪審員),法官只是中立的第三者,不論原、被告對於法官指揮程序、適用法律,因法官不會像台灣一樣,法官挑下來成為其中一造,一下兇被告、一下罵律師,喪失客觀中立的仲裁角色,因此美國社會較能相信司法。

考察發現,美國法官尊重每個人民,嚴格遵守程序正義,對於違法取得的證據,在證據接觸到陪審團前即預先排除,落實人權保障與無罪推定,尤其針對毒樹果實理論的運用,具體實踐到每個個案,反觀台灣只有理論,是否落實則由法官恣意決定。

台灣司法能否民主化,影響國家能否與世界文明接軌,然威權遺毒仍深植人心,例如總統直選前,保守者聲稱人民素質不夠,所以不宜票選總統(這論述與台灣人素養不足,沒辦法判斷事實,不宜當陪審員的邏輯相同),而這樣的威權遺續仍潛伏人心,就像上個世紀國民黨威權統治「禁說母語」,結果到了21世紀,連對台灣民主有貢獻的台美人社團,也發生不接受說母語的事件,且批判說母語者英文不好,不具國際觀(此論述與馬英九邏輯相同),足見威權遺續仍潛伏人心,尊重多元與貫徹民主的理想,尚有遙遠的路程要走。

(作者為律師)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