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莊嚴肅穆的禁食儀式 ◎ 范姜提昂/ 民報 2014-04-29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林義雄教會唱詩
馬集團把「禁食」視同法律上的自殺,揚言:阻擋強制性處置者,涉嫌觸犯刑法殺人罪(幫助他人自殺)將以現行犯逮捕。合理推斷,這就是馬「照樣對幹」民意的壯膽基礎。

事實上,禁食「形同」自殺,卻不「等同」。文天祥絕食八天,想殉國,可以算是自殺;但甘地不是,林義雄也不是!

最大問題:這不是法律問題。國民黨一再扭曲「法治」,整天指斥人民,依法不能這樣,不能那樣,實乃大謬!法律真義在「限制」政府權力,譬如有人殺人,法律對政府的「限制」是:某種殺人罪,只能關他多少年,不能一律殺人者死!

田媽媽說:這是真矛盾的代誌!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約翰‧洛克的憲政理論名言已成普世價值,他說:「個人可以做任何事,除非法律禁止;政府不能做任何事,除非法律允許」。禁食相關議題,均屬「個人可以做任何事」超越法律層次的問題。

有名嘴質疑「你們到底救不救?」他們懷疑,泛綠陣營是否期待林律師出事?日前,田媽媽在「新聞追追追」就曾經被指名回答這個質疑。

田媽媽說:「這是真矛盾的代誌」她以丈夫為例,田朝明先生曾說,他無權選擇何日生,但有權選擇何日死;強制性急救處置,「若是我先生,他會很生氣」,名嘴追問:「你們甘願看他去死?」田媽媽說:「若硬硬去擋,違反他的意志!」。

兩難!見死不救(尤其昏迷之後)固然不行;但事實存在「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這種,以生死相許的價值。如果禁食,是因為厭世自殺,自然非救不可;若不是,則無論是為了普獲肯定的訴求,或「被囚禁者」為了抗議而禁食,都不能視同「自殺」。

馬集團與中國共產黨同調

2006年,設在古巴的美國「關塔那摩監獄」對「絕食抗議的囚犯」強行灌食,有260位各國醫師聯名譴責監獄,違反國際醫學協議:犯人「有權拒絕」強行灌食。因為禁食,是囚犯唯一的抗議工具。

抗議工具,野蠻人拒絕接受這個觀念。在中國,文革時期若以自殺明志,原本無罪者變成有罪;而有罪者自殺,罪加一等!對付藏獨運動,共產黨認定自焚,與厭世自殺不同,是意圖分裂國家,有罪;在旁邊幫助自焚者,有罪;與馬集團的「觸犯殺人罪」恐怖同調。

禁食,與自殺在手段上容或有「形同」之處,但論其根本,是一場莊嚴肅穆的儀式;而就儀式的「不可侵犯」性而言,田秋堇委員說的話,當嚴肅以對,她說:千萬不要出現「衝進來,強制就醫」畫面,因為對林義雄來說,是一種凌辱!

參考《關於絕食者的聲明》:痛苦抉擇或許落在醫病關係

那麼必要時,到底該不該進行強制性處置?問題依然沉重!但在排除「政府及任何外力介入」的前提下,這個痛苦抉擇,或許落在靜坐區,或許就落在醫病關係上。

一、醫師面臨相互矛盾的價值取捨:尊重生命神聖性,必須極力搶救;而尊重病人決定,則必須恪遵病人意志。

二、當醫師照顧禁食者,禁食者也接受照顧,醫病關係就成立。這個關係包含:取得同意與保密義務。

三、醫病關係確立下,如果禁食者決定拒絕治療、拒絕昏迷後強制灌食,醫師當表明是否接受這個決定;若不接受,禁食者可以換醫師。

以上三點,參考維基百科所載:1991年第43屆世界醫學大會《關於絕食者的聲明》。田秋堇委員說:「林律師沒有做任何吩咐」,明說的「禁食者決定」或許並不存在;但這三點呈現「禁食儀式」思維架構,莊嚴肅穆!

儀式,不可侵犯,可默禱…跪求上帝…

還有,甘地絕食,飲水中容許檸檬汁或少許小蘇打,律師是否可以考慮…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