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民只能選擇大特首與小特首? ◎自由時報 01-07-2014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taiwan

一月九日,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將就中國政策討論提出「總結報告」。為了替「凍結台獨黨綱」敲邊鼓,若干台灣與中國的學者、媒體展開了相當高調的聯手「文攻」,為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的倡議熱場助拳造勢,以期民進黨能夠為今後的民共關係「解套」,並且提供新的路徑與方向。綜觀柯總召的發難以及外圍幫閒呼應的論述理由,歸結到一點,就是他們「認為」這有助於民進黨執政。

之所以把「凍獨」與「執政」畫上等號,「凍獨」派係以二○一二年總統大選的選舉結果做為支撐,指出包括民進黨候選人在選後也同意其敗選的主因是中國因素介入;因此,二○一六年大選,民進黨必須排除外部干擾,向國內選民訴求該黨「具有處理兩岸關係的能力」。他們想像,在國民黨八年執政績效大失民心的情況下,民進黨重返中央執政將指日可待。若橫加反對,必是受到逢中必反的基本教旨綁架,直接給異議者「戴帽子」、「打棍子」,還直指是「一小撮」。

這套推演,乍看,似乎「合情合理」,但其實犯了事實與邏輯上的雙重謬誤。首先,若凍獨則能執政,若要執政則要凍獨,這個「若且唯若」的命題如果成立,那麼民進黨應該永遠無法執政,何以二○○○年與二○○四年,民進黨可以兩度贏得總統大選?當台獨黨綱始終未凍,陳水扁的政治光譜甚至比蔡英文更靠近獨,民進黨卻已經執政過,這事實存在,已無法回頭推翻。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第二,若凍獨是「民進黨推動兩岸和解工程的第一步」,將提供「民共互動正面能量」成立,其「否命題」是不凍獨則民共難以和解與互動。那麼民進黨八年執政期間,二○○一年元旦開通的小三通,共產黨何以願意在民進黨手上達成福建早在一九九二年就提出的「兩門對開,兩馬先行」主張?二○○五年,民共也就兩岸春節包機達成協議,當時更已稱是和解的開始,台獨黨綱不也一直好端端地擺在那裡。

第三,凍獨派又指:台獨黨綱業已「脫離現實」,他們說:一九九一年當時有其歷史條件與背景,也刺激了國民黨的民主化,如今形勢已變,台獨黨綱對於台灣前途只限定台灣共和國選項,民進黨應有更為務實的新世界觀。如果前述這種「過時說」與「務實說」成立,那麼更加過時、在一九四六年國大通過的中華民國憲法,更加不務實地背離台灣的現實;所謂主權重疊之說,實際已違反主權的排他性原則,且與國際普遍認知的「一個中國」背道而馳,更有「挑戰」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權意涵。因此,台獨黨綱頂多是預備犯,中華民國憲法則是現行犯,就「惡行」的重大,何以凍憲不先行於凍獨,以建立兩岸更大的「互信」?

凍獨之議,還有一個對問題本質認識不清的特大誤區,那就是自二○○八年之後,或者更嚴格地說,自二○○五年「連胡會」以來,國民黨基本上已完全被北京搞定,接續的對台工作,就是集中全力對付民進黨,使其也成為和平統一道路上徹底失去反應能力的甕中之鱉。換言之,民進黨如果要循國民黨的類同路徑乖乖入甕,那麼未來即使執政,不也是差異不大的特首模式而已?若台灣人民只能在大特首與小特首之間做選擇,在現今七十%主張獨立的民意基礎下,看到這兩小「撮」政黨,大家不會另尋第三條路嗎?

更重要的是,中國共產黨一直以來,就自我定位是個高度的學習型政黨,習近平更說過:中國共產黨幹革命,從來都是為了解決中國的現實問題。台灣,對中國來說,正是個不能任令漸行漸遠的現實問題,這也是過去民進黨執政期間,共產黨之所以必須那麼靈活務實面對的癥結所在。

本週四,相信民進黨的菁英們絕不會利令智昏,棄置做為一個台灣人民的政黨之起碼職責。凍獨思想是上個世代的鹹菜乾,如同老太婆的裹腳布又臭又長,民進黨想要執政,請貼近這塊土地呼吸最新鮮的空氣,請問何難之有?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