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批憲政,警告黨員官員 ◎陳破空 08-07-2013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china_peoples_hall人民大會堂

近日,中共官方首席喉舌《人民日報》,連發幾篇文章,批判憲政理念,標志著,中共“十八大”之後,這場有關憲政的爭論,從民間的雙向討論,進入官方的單向批判;而且,批判潮升級。 

《人民日報》海外版,連發兩文,作者署名“馬鍾成”。其文之一,題爲《“憲政”本質上是一種輿論戰武器》。該文聲稱:“在持續多年的憲政爭論中,大體上展示了馬克思主義與自由主義思潮的對立。”

擺出一副馬克思主義捍衛者的架勢,難怪作者給自己取名“馬鍾成”,暗含“忠誠于馬克思主義”之意。而衆所周知,與自由主義對立的,是極權主義;該文說法,無異于把馬克思主義等同于極權主義。對此等號,且不說當年的馬克思本人,是否同意;即便今日那些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主義者,也未必贊同。畢竟,在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名義下,厲行極權主義,所謂“某某特色的社會主義”,原是那些急于奪權的共産黨領袖們,雜交出來的一種專制怪胎。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馬鍾成等左類,咬文嚼字,不僅把憲政分割爲“資本主義憲政”與“社會主義憲政”,還把“社會主義憲政”的提法,也斥爲“陷阱”,並把蘇聯解體歸咎于憲政主張。連鄧小平都說“不問姓資姓社”,馬鍾成們竟然比鄧小平還“大牌”,重新和公然問起姓資姓社來了;而且,馬鍾成們,不僅抵制社會上談憲政,也抵制中共黨內談憲政。這是一種恐嚇:准備隨時清除中共黨內的不同聲音,嚴防出現中國式的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實際敲打的,就是習近平和李克強,警告習李:不得變天。

緊接著,馬鍾成又發表另一篇文章,題爲“美國憲政的名不副實”。搬出“生産資料”、“剝削”、“壟斷寡頭”等陳舊的馬列主義術語,將美國的資本主義與中國的社會主義,進行徹底敵對的描述。

然而,即便借助于馬列主義的詞彙,作者卻無法自如地運用馬列主義的理論,通篇邏輯混亂,論點支離破碎。作者既然斷言:美國憲政是“根本不存在的憲政制度”,那麽,又何必大費筆墨,大談美國憲政,並硬將憲政貼上“資本主義”的標簽?作者只需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以官員壟斷、官場腐敗、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爲本質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不是“根本不存在的社會主義制度”?

作者一口一個“美國資産階級”,卻無法指認,這個從一開始就是由移民搭建的國家,究竟誰是或誰不是資産階級?試問:中共官員、家屬、子女,攜帶巨額財富,大舉移民美國,他們是資産階級還是無産階級?

馬鍾成們一再提到蘇聯解體的教訓,仿佛那是人類最大的一場劫難,超過中國的文化大革命,超過中國的大躍進、大饑荒,超過中國的“六四”大屠殺……那十四個先後被俄羅斯武力吞並、並被強迫組成蘇維埃聯盟的國家,即便受盡大屠殺、大饑荒、大浩劫,也應該像中國各族人民那樣,永不分家,永不實現民主與自由,甘作共産黨的奴隸,爲貪官汙吏當牛做馬。

一個叫做“王小石”的左類,更發表題爲“中國若動蕩,只會比蘇聯更慘 ”的“宏文”,竭盡對中國社會恐嚇之能事。王小石描述蘇聯解體和俄羅斯的陣痛,通篇截至2001年、甚至1999年,完全不提最近十幾年俄羅斯的複興,更無視俄羅斯再次跨入世界高收入國家行列(年人均收入達1萬2千700美金)的事實。

實際上,共産黨治下的中國,正在動蕩,必然更加動蕩,就像所有專制國家一樣,時間越長,越陷入動蕩,並最終陷入大動蕩、大崩潰,蘇聯、東歐國家、突尼斯、埃及、利比亞、敘利亞……無一例外。動蕩,崩潰,都是獨裁的結果,而絕非民主的産物。

其實,王小石等左類話中有話,他們所警告的,並非中國人民,而是中共黨員官員:如果中國變天,中共黨員官員的下場,只會比蘇共黨員官員的下場更慘。王小石們心中有數,論屠殺和腐敗,論血債和經濟債,中共之罪孽,比蘇共之罪孽,超出何止百倍、千倍?

故而,王小石最後高喊:“你們若想在中國通過掌控輿論煽動亂局,就必須在我身體上踩過去,我若有一口氣,都要讓你們功敗垂成!”亂喊亂叫,歇斯底裏,聽上去,像是發誓,發毒誓,發惡誓;也更像是,預感某種無可阻擋的趨勢,而發出絕望的哀鳴。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3年8月6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08062013123725.html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