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載風情 (九~十二) ◎秦雪華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九、嗆鼻香煙

陳雲錦 David Chen 提供  2018年 攝

  在蓮華的記憶裡,父親只有打過她一次。

         當年,她小小年紀,父親叫她去買香煙,她買錯品牌,父親要她去換,她人小膽子小,從來不敢向大人提出意見或交涉,於是她去找大她三歲的小姑陪她去。小姑正和一群小孩圍坐地上玩遊戲,她苦苦哀求,小姑敷衍,只顧玩遊戲,叫她等候。她蹲在小姑背後苦苦等待,對於遊戲毫無興趣,一心只想趕快去換香煙。不知經過多久,突然聽到背後的腳步聲,她猛一回頭,迎來父親一大巴掌,她鼻血直淌,兩眼昏花,香煙掉落地上,她想撿起,卻無力。只知父親抱起她,接著不省人事。

  不知經過多久,她茫茫然想睜開眼睛,卻是眼皮沉重,聽到父親喃喃自語:

  「以後我攏袂擱打妳了!不管怎樣,攏袂擱打妳!……」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她又昏睡了。突然她長大了,和母親一樣。她一個人走在黑暗的山路上,又在山腰上攀岩,也上了竹竿小橋,又見腳下急湍的河水!腳滑了!有人要拉她一把,失手!水浪嗆入鼻孔!

她猛力張開眼睛,看到母親含著涙、取下她額頭上的毛巾又放上一條濕濕凉凉的,也看到父親站在一旁,垂頭喪氣。

  「爸爸,我還未去換煙。」那是微弱的低語。

  母親擁她入懷裏,厲聲斥責父親:

  「你看!你的手力那呢大,咱查某囡的面皮這呢幼,予你打佮流鼻血!面腫起來,五支指頭仔痕不知多久才會無去?你甘!我不甘!她已經睡二暝二日了!她若破大病,我看你要怎樣?」

  「蓮華,阿爸不對。我這世人攏袂擱打妳了!攏袂擱打妳了!」

            「蓮華妳看!鳳梨,要吃嗎?我弄給妳吃。」媽媽指著桌上的罐頭,慈愛地說。

            蓮華認得罐頭上黃色的圓圈圖案,那是鳳梨片。家中平時沒有買水果,可是有人生病時,母親會特別為病人準備這種食物。當時蓮華的喉嚨格外乾渴,想吃那酸酸甜甜的滋味,可是她無力回應,只是軟弱地閉上雙眼。

  爾後,德禮從不體罰女兒。

  蓮華如今回憶:父親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鐵漢子,竟然爲了她而喪氣自責。母親一向對父親溫柔服貼,遵從台灣「婦言」的美德:即所謂「翁婿若大聲喊,做人的某(妻子)就小聲應。」那天,母親爲了她而毫不畏懼地厲聲譴責夫婿,那是母親難得的壯舉!

  蓮華畢竟是養父母的「掌上明珠」!

十、甘甜龍眼

陳雲錦 David Chen 提供  2012年 攝

  小蓮華的父母在夜市賣龍眼,她獨自守家,深怕被鬼看到而矇在被窩裡苦苦等待。她已經回憶不少往事,無奈父母尚未返家。

  酷熱幾乎使她喘不過氣,她決定起床,反正鬼會穿牆鑽壁、會掀開她的棉被,再躲也無用。她只好安慰自己:「無做歹事,免驚!」

  她猜想父母應該快回家了,他們一定會帶龍眼給她吃,可是他們也一定很累,所以她想先燒一鍋熱水,等他們回來時就可以馬上洗澡。當她一走進廚房,突然水缸後面跳出來一個黑影,還大聲鬼叫!

  蓮華「呱!」一聲哭了出來!

  「是我,是我,我是阿杉。」

  蓮華一面悽慘地哭泣,一面定睛一看,果然是阿杉,不是鬼!

  「你哪會匿置茲 嚇驚我!明天我要報告老師。」她嗚嗚咽咽地抗議。

  「失禮啦,失禮啦,不要報告老師啦。我剛才入內,想要看你的功課寫好了未?我要給妳借來看。看到妳仆置(pak5 di3)桌仔頂在睡。」

  「這樣你就要來嚇驚我?」

  「我想妳做班長,應該什麼攏不驚。不要報告老師啦,他那呢惜妳,他會打我。拜託你不要講,後次我攏聽你的話!」阿杉哀求著。

  去年剛上小學的第一天,老師要大家站成一排,結果阿杉最高。

  老師說:

  「阿杉,你做班長。」

  阿杉每天得意地喊:

  「起立!敬禮!坐下!」眼睛還向左右睥睨。

  他還常常向同學們指指點點,又說:

  「無聽我的話,我要報告老師!」

  同學們對他心有畏懼。

  今年上二年級的第一天,新來的老師問:

  「誰是第一名?」

  「蓮華!」

  「蓮華!」

  同學們已經都知道這個祕密。蓮華羞澀地舉手。

  「蓮華,妳做班長。」老師又問:

         「誰是第二名?」

  「曉玉!」

  曉玉舉手。老師再問:

  「誰是第三名?」

  一位男生舉手。

  「你做副班長。」

  蓮華瘦小,但寫了一手工整的字,老師常常給她一張講義,要她寫在黑板給同學們抄。她站在一張矮凳上,寫黑板時不像磨石磨那麼緊張。男同學對她沒有異議,女同學對她很好。隔壁的阿嬌、阿滿和麗娟總是遵照她們母親的囑咐,每天早上都提早到她家門口等她一起上學。有的女生口袋裏裝糖果或剝好的玉米粒,下課時拿給她吃。

邱德雲  提供  1960年 攝

   台灣孩子自從上學以後,由於校方嚴格規定:在學校要說「國語」(即華語),否則受罰,所以蠻多台灣小孩以生硬的「台灣國語」交談。

          平日在家,同學之間的交談是家鄉的台語,但無形中也夾雜了一些華語。     蓮華對阿杉說:

  「我做班長,攏沒欺負同學,無像你!我還有予同學橡皮。」

  「是啦,是啦。」

  蓮華放學回家的路上有一塊田埂種植一片植物,學生們都稱它「橡皮樹」。他們將它的細枝折下一小段,撥去樹皮後放在嘴裏嚼噘,則成QQ黏黏的一團,曬乾後可以擦拭鉛筆痕跡,成為免費橡皮,雖然它擦筆跡不甚乾淨,但比口水強得多。蓮華有時候把這種自製橡皮送給女同學,她們尊敬也喜歡這位班長。

  她平時和男生少打交道,大掃除的時候,不知道男生們是懶惰還是笨,只是在教室裡走來走去,工作都是女生在做,副班長也無所作為。女生掃地或搬桌子的時侯,還得一面指揮男生不要擋路。

      羅達茂就經常站在李賢淑的掃把前面,於是賢淑尖叫:

      「『羅大貓』!再不走開,我要把你掃掉!」

       接著一群男生嘻嘻哈哈地讓著:

      「『我大貓』愛『妳錢鼠』!『我大貓』愛『妳錢鼠』!『妳錢鼠』生氣了!要把『我大貓』掃掉!」

      李賢淑不甘示弱,舉起掃把要打男生,蓮華趕緊勸解:

     「賢淑,不要理他們!他們再欺負妳,等一下老師來了,我報告老師,老師會打他們。」

       男生們頓時猶如老鼠見到貓,靜悄悄。班長和賢淑都笑了。

       其實,蓮華沒有打過小報告,以「報告老師」的方法來抵制男生的胡鬧,長久怕起不了作用。此時,她靈機一動,心想:男生們這麼調皮!要是阿杉能聽她的話,那麼以後要向男生發號施令時,可以叫他代言,畢竟他身材高、嗓門大、一副會打架的樣子。

      「 不要報告老師啦!妳報告老師,老師就會打我!拜託啦!」阿杉還在哀求。

       於是她說:

  「好,我不報告老師。以後你攏不可以嚇驚我,我也會送你橡皮,你攏愛聽我的話。」

  「好!好!班長!」

  「阮爸爸在賣龍眼,我有真多龍眼好吃,有真多龍眼籽,我可以予你一些。」

  「好啊!好啊!這樣我和同學打龍眼籽就不怕輸了。以後我攏聽妳的話。」

      「以後我要叫男生做工作的時,你要替我喊。」

      「好啊!我大聲喊,他們攏會聽我的話。」

  阿杉得意洋洋地回家了。

  蓮華一面升火燒熱水、一面想著今晚對於鬼魂的冥想以及阿杉的惡作劇,不禁苦從中來,分秒難度。

  終於父母回來了!

  父親一進門就打開一個紙包,說:

  「蓮華,妳看!龍眼!這些我不賣,要留予我的乖查某囡吃。」    

  蓮華「呱!」一聲哭了出來,撲向母親,抱住她,悽切地說:

  「我不要一個人置厝,我真驚!我驚鬼!我要和汝去賣龍眼。」

  「憨查某囡,有什麼好驚?『無做歹事,免驚!』妳留置厝內讀書。」母親安慰道。

  「媽,我帶書去讀。」

  「好啦,阿蕊,予她和咱同齊去賣龍眼。」

  蓮華破涕為笑,說:

  「爸媽,我有燃燒水予汝洗身軀。」

  「真乖!趕快去吃龍眼,真甜!真好吃!」

  「爸媽,汝也來吃!」

  「阮有吃,阮一面賣、一面吃。」

  蓮華笑瞇瞇地吃龍眼,又把龍眼籽包了起來。

  草蓆上、電土旁,蓮華坐著開心地讀書,寫字的時侯她將母親用以包龍眼的紙墊在腿和本子中間,小心翼翼地,倒也能寫出整潔的字體。

  她有時候停筆,欣賞父母做生意。

  「龍眼真甜!試吃看!賣你較便宜!」父親神采奕奕地叫賣著。

  「嗯,有甜,包一斤。」

  「有甜,予我斤半。」

  母親忙著秤重量又用蔴繩綁龍眼,父親一面收錢。

  母親有時候會拿幾粒龍眼給她,說:

       「這『落米』的龍眼予妳吃。」

  「落米」的龍眼就是沒有帶枝的,通常比較成熟、比較甜,但不耐存放。

  蓮華暫時擱筆,一面吃龍眼、一面打量旁邊的地攤,藍色塑膠紙上排列著片片切開的西瓜,地攤上面架了一支橫竿,橫竿中間掛著一粒轉動的圓球,綁在圓球下面的一把布條飄動著,驅逐蚊蠅。在電土的照明以及旋轉飄動的布條下,片片西瓜像綠色船隻,撐起紅色的帆,漂浮在月光中的湖泊上。她回想母親曾經帶她看歌仔戲,戲中的佈景是藍綠色的湖泊上有扁舟,庭閣架於湖泊上,遊客漫步其中。

  「西瓜!西瓜!……」

  「龍眼真甜!試吃看!賣你較便宜!」父親不時叫賣著。

  蓮華微笑地望著父母,崇拜他們的能幹,慶幸一家三人相親相愛的情緣。啊!和爸媽在一起的時光,真快樂!

  一位婦人牽著兩個小孩走來,特地到蓮華旁邊看她寫字,再對小孩說:

  「汝看!這個小妹妹這呢認真,字寫佮這呢媠!汝愛和她學!」

  接著又向蓮華的母親說:

  「汝查某囡這呢乖!我買兩斤。我每晚攏要帶阮囝來這兒給妳買龍眼,看汝查某囡寫字。」

       小蓮華微笑地看了婦人和兩個男孩一眼,羞澀地低頭繼續寫字。

      自從父親回鄉以後,小蓮華和母親就沒有再磨糯米賣給蔴薯伯 , 雖然有時候她難免懷念曙光裡上菜場、吃蔴薯酥以及把玩粿粹的日子,可是母親再也不必辛勞地推石磨,令她欣喜。

十一、惱人的菜餚

作者 如蓮 Agnes Chin 收藏   2016  攝

蓮華端一大碗的飯菜要步出家門時,妹妹以嬌嬌的聲音說:

          「姐姐!妳要去哪兒?我也要去。」

          「妹妹乖!我拿飯去隔壁予爸爸吃,很快就轉來。妳置厝(妳在家)等,那兒人太多,你不要去。你的飯還沒吃完。乖乖吃,才會大漢(長大)。」

          「姐姐,妳要餵我!」

蓮華拿著條跟,一口一口地餵食阿蘭。

「姐姐,我大漢的時,妳要帶我去玩,去爬山,去看溪仔水。上次妳背我過橋,我大漢的時要家己(自己)行過橋。」  

「好啊!妳大漢,我才帶妳去看溪仔水,妳擱要家己(自已)過橋。妳嘴內有飯,不好一直講話,快吃。」

蓮華端飯到隔壁。

          張伯伯的客廳裡擺了三個賭桌,分別是「麻將」、「四色牌」和「壓士九」。德禮雖非好賭成癮,但是由於張伯伯經常鼓吹他去「湊一腳」,所以他就去試手氣。他雖然不識字,可是賭牌上的文字和符號他都能辨識得一清二楚,每張賭牌所代表的數目以及兩張賭牌數目的總和,他的計算靈敏無誤。那三種不同的賭博方式,他都熟識。

          他賭博時,如果適逢吃飯時間,而且蓮華在家的話,送飯到賭場成為蓮華的任務。父親一面進食、一面賭博,蓮華等待在側。由於擔心父親輸錢,她總是仔細觀察賭牌和賭客的出手對策,結果對於麻將、四色牌和壓士九的遊戲規則,她了如指掌。當她看到父親牌局不利、出手失策、臉色凝重時,她會焦急不安。

          德禮手氣好贏了錢時總是買宵夜回家,他喚醒家人:

          「快!快起來吃肉圓!熱的!」

雖然睡眼惺忪,三個孩子都能品享美味可口的肉圓。父親得意洋洋地犒賞家人!然而,賭博總是輸多贏少!輸錢時,德禮就靜悄悄、垂頭喪氣。

          話說「換香煙」軼事之後,性情急躁的德禮從來不會因為任何不愉快的事情而責備女兒,即使蓮華有過錯,令他不滿,他也不會把氣頭落在女兒身上。

          蓮華端著菜餚站在父親背後,一面靜靜地等待,一面看著父親手中以及桌面上的麻將牌,她又仔細思考牌局。父親眉頭深鎖,掌心握一個「中」,額頭冒著汗。蓮華心驚!默默吶喊著:「不要!不要出這個牌!」,父親躊躇的每一秒都使女兒緊張難度。終於,「中」被甩出桌面!蓮華輕輕叫一聲「啊!」,它和對面賭客的「胡!」相應和!三秒鐘的肅靜,接著,賭客們推到眼前的牌。德禮將所剩無幾的籌碼遞一些給對面的賭客。嘈雜的洗牌聲令蓮華心亂!

          「爸爸!吃飯!」

          「現在才捧飯來!我餓佮要死啊!」

          德禮的左手把大碗一揮,飯、菜和破碎的瓷片灑滿地。蓮華驚愕!不敢正視父親,她蹲下撿拾碎片和飯菜,淚水使瓷片、飯粒反射晶瑩小珠。

          父親的巴掌打在碗上,不是打在女兒的面頰,因為他承諾永遠不責罰寶貝女兒!

          蓮華暗念:菜餚惹怒了父親,倒霉的碗替我頂罪,為我破碎。我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永遠不會被父母責罰,即使他們發現我上學期六瞞著他們,偷偷去和光輝看電影,他們也不會對我發怒。雖然家貧如洗,父母還支持我成為村裡唯一上中學的女孩,更進一步答應讓我上大學,我是一個最幸福的養女!

          蓮華眼角含著淚水、嘴角掛著微笑!

十二、月宮外交

洪家棟 Victor Hung 提供  2019年 攝

彩虹橋仍然跨在高空,蓮華仍然留戀在師大校園的一個角落裡。在這秋高氣爽的週末黃昏,大部分學生都去約會或參加派對,周遭清涼寧靜,和風栩栩,吹來陣陣花香,蓮華坐在草坪,靠著樹幹,以薄暮為帳地為毯,校園為家花為伴。

       她仰望天空,突然看到一艘圓形的太空船掠過彩虹橋,急速下降,停在她身旁。大圓物體的底部伸出一顆小圓體,她不自覺地踏上小圓,登入大圓。小圓被大圓吸入,大圓直衝上空。

       在太空船裡,蓮華吞下阿姆斯壯給她的小藥丸。她俯瞰大地,欣賞一條架在山中、狀如彩虹的大橋,橋樑兩端有青翠的山巒,橋下有溪流、草地、道路和住房,好一幅醉人的大地美景!

         到達月球,他們看見一隻白兔跳到面前。玉兔雪白的絨毛光澤亮麗,一對長耳朵靈活地左右擺動,像兩根白色的小天線收聽四方,微突的小嘴看起來像是永遠帶著微笑。牠的兩隻前腿一蹬,用後腿站了起來,高度不及蓮華的腰間。它親切明亮的紅色眼睛注視著蓮華,說:

    「請你們跟我去拜見嫦娥皇后。」

      蓮華領略她這趟太空行程的任務是翻譯。她把玉兔的華語翻譯成英語,又問阿姆斯壯先生:

       「先生,您來這兒之前有通知嫦娥皇后嗎?不然她怎麼知道我們來了?」

          阿姆斯壯搖頭。

        玉兔說:

       「嫦娥皇后住在月宮已有數千年,沒有人來見駕。前幾天,她無意間發現皇宮的一個角落插了一根棍子,棍子上黏了一塊花布,她才知道已經有人來作客。之後,她派我每天守在宮門外探望。今天我看見你們的不明物體向宮殿飛來,所以來等候。」

玉兔在他們面前快速地蹦跳領路,猶如一個戴有天線的白色籃球被一位隱形的球星操控拍擊。牠跳了一段路程之後,指著腳下一塊金色鳳尾形狀的大石頭,說:

「這塊石頭是一座橋,叫做『鳳橋』,我們把腳踏在鳳尾,走到鳳頭,就進入了皇后的宮殿。」

鳳橋金光燦爛,卻不刺眼。他們只走了三步,月球頓時變成金碧輝煌的宮殿。一位中國古裝打扮的美麗仙女坐在大石上,翠竹、曇花旁,優雅地彈奏古琴,薄霧、花香瀰漫,玉兔和訪客靜候在旁。沒有世間喧囂,只有琴音扣心弦!此景天上僅有!

王小鏘 1967年 畫

仙女皇后緩緩地將纖纖玉手放置膝蓋,大石變成光鮮寶座,古琴變成殿堂御桌,曇花變成玉璽,翠竹變成美國國旗!不見宮女。

蓮華下跪,阿姆斯壯作揖。

「民女叩見嫦娥皇后!」

「免禮!起身!賜坐!」皇后接著說:

          「幾千年來第一次有人來到本宮的宮殿,本宮很高興!你們也是吃了后羿皇帝的長生不老藥,飛到這裡來的嗎?」

「不是。娘娘!」

          「那麼是皇帝用箭把你們射上來的嗎?」

          「也不是。我們是坐美國的太空船來的。」

          「什麼?坐船來的?天上沒有水,怎麼能划船呢?」

           蓮華翻譯阿姆斯壯的言語,邀請皇后來看美國的太空船,它就停在宮廷外。

           皇后輕移蓮步,姿態婀娜!

「那不就是后羿皇帝為他自己建築的墳墓嗎!他死了嗎?他在這座墳墓裡嗎?」

           淚水馬上浸濕皇后美麗的鳳眼。

       「不是的!娘娘!這是一艘太空船,不是皇帝的墳墓。這是美國人建的,它可以在天上飛行。」

        「本宮時時懷念人間,更牽掛陛下。以前人間有十個太陽,白天把大地烤得光刺刺、熱騰騰,夜晚則到處黑漆漆、冷颼颼。後來陛下射下了九個太陽,只剩下一個,於是百姓安居樂業。本宮飛到月宮以後,常常往下探望,發現人間也起了許多變化,地上長出許多星星,那些星星是陛下栽種的吧?那麼,大地夜晚就有亮光了。有時候,本宮看到地上的星星林往天上開花又朵朵墜落,拖著長條的彩色亮光飛舞,那應該是陛下創造的人間美景!供百姓觀賞的。」

皇后接著問:

「你們從哪個部落來的?」

          「美國,美麗的『美』。」蓮華回答,卻又馬上補充說明:

        「不!我是從台灣去美國,我是台灣人。今天我和這位美國太空人來拜訪您的宮殿。」

       「美國?台灣國?我都沒有聽過,這些國家在哪兒?」

        「在地球上。」

        「什麼球?」

        「在地面上。」

        「哦,美國一定很美麗,所以叫美國。中國在大地的正中央,所以叫中國。」嫦娥皇后說著,深情的明眸俯望人間。

      玉兔說:

      「娘娘!美國和台灣國都在地上,人間就是我們的家鄉。」

      「既然你們從本宮的家鄉來,可知道后羿皇帝現在怎麼樣了?他吃了長生不老的藥嗎?他現在還活著吧?」

      「 對不起!娘娘,我們沒有皇帝的消息。」

        「要是陛下還活著,本宮也不能確定他現在是愛民的好皇帝還是暴君。你們上次在本宮的皇宮裡插了一支桿子,又綁了一塊布,那是什麼?」

       「那是美國國旗,它代表美國。美國人是最先拜訪您的宮殿的人。請娘娘恩准這支國旗永久插在您的皇宮裡。」

          「賜准。」

「謝娘娘!」

          「你們來拜見本宮,美國國旗是你們的貢品,本宮會珍藏。宮殿裡的東西要是你們喜歡的話,可以帶回家鄉作為本宮賞賜你們的寶物。」

          蓮華環顧周遭,所見皆為金沙和石塊。 她向阿姆斯壯翻譯皇后的旨意又補充說明:

        「皇后說她的寶物是要給我們的,不是只有給你一個人,所以請您回美國以後把寶物分給我一些,我要獻給台灣政府。」

「玉兔!你去準備御宴招待使臣。吃了月宮裡的金沙土和金蘿蔔會長生不老。玉兔,你知道的,所以你能陪伴本宮幾千年。你帶使臣去看你怎麼煮金沙土和金蘿蔔。」

兩位使臣跟在玉兔後頭,蓮華說:

「玉兔先生,我不想長生不老,請您隨便給我別的東西吃就好。」

「宮殿裡沒有別的食物啊!金沙土和金蘿蔔仙子山珍!」

玉兔先將一堆沙土吹了吹,那堆沙土成為焦黃,接著,牠把金蘿蔔埋進金沙堆裡,過了一下子,撥開金沙土,將金蘿蔔放在一個玉盤上,金沙土則盛在另外一個玉盤。蓮華發現那就是她小時候在台灣用田土烤番薯的做法! 想到台灣的烤番薯,她直把口水往肚子裡吞!可是她不敢吃月宮的御宴,因為她唯恐吃了會長生不老!雖然她正值十八,長生則是永遠豆蔻年華,然而,她將永遠成為嫦娥皇后的宮女,有家歸不得!孤單無盡期!她寧願選擇回到有生、老、病、死的凡間。

阿姆斯壯吃得津津有味,她沒有加以阻止,因為她忖度這位太空人可能期望長生不老,成為永久伴隨嫦娥皇后身邊的太監!或者他將和皇后成為月球上的亞當和夏娃!

「民女不餓,敢請娘娘賜水。」

「妳這位姑娘不必擔憂!這不是人間的皇宮。這兒沒有後宮嬪妃的勾心鬥角和互相陷害。這種食物吃了只會長生不老,不會毒死人。」

蓮華還是婉拒又謝恩。

玉兔端來七碗水,放在蓮華桌上。月宮的水嘗來微苦,然而那是嫦娥皇后賞賜的,蓮華覺得甘津在心頭。她喝到滴水不剩,雖是七碗下肚,腰圍並沒有變粗,那是仙水!

「娘娘!御宴之後,懇請恩准民女返鄉,明早民女必須上學。」

「妳向皇后說什麼呢?」阿姆斯壯問。

蓮華解釋。

阿姆斯壯又說:

「我雖然已經看到美國國旗還插在月球上,沒有損毀,可是我還要收集一些東西帶回美國,特別是金沙土和金蘿蔔!」

蓮華說:

「阿姆斯壯先生,您不馬上回地球的話,我就沒有太空船可坐,那麽,我怎麼辦呢?,我明天有Joey神父的英國文學史課程。我不可以翹課。」

「蓮華,妳說什麼國、什麼史呢?」皇后問。

「英國文學史。」

「除了中國以外,你說人間有美國、台灣國,現在還說有英國,是嗎?」

「目前地球上大約有兩百個國家。」

「哦!這麼多國家?那太亂了!后羿皇帝一定是不在人間了,所以群雄紛爭作亂!」皇后接著說:

「蓮華,既然這位美國使臣還要在宮殿裡多留一些時侯,妳就自己先回家吧,明天一大早妳乘坐陽光,一下子就到了地面。」

          玉兔帶領蓮華踏上一塊銀光燦爛的石頭,它頓時變成一座銀色的小橋,名為『凰橋』。蓮華在凰橋上走了三步,到達凰尾,隨即滲入一道光芒裡,以光速俯衝地球。一剎那,她跌落在師大校園的草坪上。

蓮華悠然眺望遠山,天邊已是雲散彩虹飛,只見曙光裡的茫茫星點。

          她回憶方才完成的太空任務,沾沾自喜,因為她為古代和現代以及月宮和美國做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外交溝通。

  她思索嫦娥皇后描述的「地上長星星」,終於領會那是街燈;至於「星星林往天上開花又朵朵墜落」則是煙火。                       

          「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皇后綿綿的情愫迴蕩在蓮華的腦海裡,玉兔聰穎可愛的模樣也令她深深地懷念。        

         她又思忖宇宙裡各種不同的橋樑:

        天空有彩虹橋、鵲橋和鳳凰橋。

  「彩虹橋」:一座雲遊浩瀚、七彩繽紛的移動橋樑。它無私而公平地帶給世人絢麗色彩,它被雲兒載走以後,有一天還會回來。

          「鵲橋」:由無數喜鵲互相緊貼著身體而搭成的空中橋樑。傳說中的牛郎和織女是一對凡人和仙女成婚的恩愛夫妻,他們在天上被玉皇大帝用銀河隔開,只允許每年農曆七月七日相見。夫妻情深,卻難以會面,喜鵲也為之感動。七七那一天,各地的喜鵲會飛到銀河上空,用他們的身體互相緊貼著,搭成一座「鵲橋」,跨越銀河,讓牛郎和織女走在其上而相會。這是一座傳奇的愛情橋。

      「鳳凰橋」:月球上的一對小石橋,步入嫦娥宮殿的是金色輝煌的「鳳橋」,步出嫦娥宮殿的是銀色燦爛的「凰橋」。它們狀如鳳凰,全程只有三步,即鳳凰頭、鳳凰身和鳳凰尾。它們是月球上進出嫦娥宮殿的唯一途徑。

       地府裡有「奈何橋」:傳聞陰間僅有,而且唯有一條。人過世以後,其靈魂由陽間通往陰間,必過該橋。走在其上,「手也搖,腳也搖」,橋下是滾燙的流水!過世者的靈魂走過「奈何橋」以後,如果又喝了孟婆湯就遺忘生前的人情世故。但「奈何橋」是什麼樣子?以何種材質搭建?凡人毫不知情。

  人間的橋樑種類甚多,依材質取名者如鐵橋、水泥橋、鋼板橋、木橋、竹橋、石橋等。依結構或用途取名者如吊橋、花橋、陸橋、天橋、風雨橋、河橋、池塘橋、車橋等。  

          「吊橋」:懸掛於兩座高山之間,俯瞰深谷流水。

「花橋」:架於小山谷之間,俯瞰野花。

「陸橋」:建於馬路的上空,橫跨街道,供行人穿越馬路使用。亦有連接兩棟較高的建築物者,便利行人由一座高樓通往另外一座高樓。

「天橋」:跨越火車或鐵路軌道的橋樑,供乘客通往不同的月台。

「風雨橋」:架有橋頂的陸橋或天橋則為風雨橋,供行人遮風避雨。

「河橋」:橫跨河流或小溪的橋樑。

「池塘橋」:跨越池塘。

「車橋」:建於高速公路的交流道,供車輛行駛。

          人們是橋的過客。行走橋上,個人有各自的意義。走過橋樑,個人有各自的目的地。如此,人情世事隨之變化多端。

陳雲錦 David Chen   1970年 攝

蓮華又憶及五叔的醇香肉粽、火鍋裡的苦澀魚丸、麻薯伯的脆Q麻薯酥、草蓆上的甘甜龍眼、父親的嗆鼻香煙、罐頭裡的甜酸鳳梨、醫師的苦口良藥、田土裡的鬆軟烤番薯、家中的白飯醬瓜、賭場的惱人菜餚以及月宮的珍奇仙水,她深感五味在心頭。

她取出「雜記小品」,寫下:

  誰說:酸、甜、苦、辣、鹹    只是味覺?

  豈知:歷練人生    心頭別有滋味?

  哭過了   歡笑會來

      花謝了   還會再開

  是誰撰寫傷心詞?

      是誰譜作悲情曲?

  世間道路難走時    暫且停歇 

             欣賞月夜

     縹緲的天空    是遼闊的原野

    閃爍的星辰    是無數的街燈

      明燦的月兒    是嫦娥的金壁宮殿

      月宮裡

          致敬阿姆斯壯    安插的美國國旗    

       鵲橋上   

           同步牛郎織女愛情的足跡      

       銀河畔

           觀賞陳列在那兒    世間沒有的珍奇

      坐在隕石

           聆聽韓湘子    吹奏天仙音笛

      提著流星燈籠    閒逛天上市街  

          破曉    乘坐曙光歸來

  此時,她不能等天破曉才回宿舍,否則會使五個室友擔心而徹夜不眠。

         誠摯的友情是人生的另一珍品。雖然人人來自貧富有別、貴賤不一的家庭,然而友情使好友們平起平坐、互相分擔悲哀、同享歡樂。          俗語說「悲哀,有人分擔則減半;歡樂,有人分享則加倍。」蓮華頗能體會個中意義。她趕緊打道回府,和五位親愛的室友分享醇香肉粽,度過一個愉快的週末夜。

                                                                                                                     (全文完)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