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論: 被核四問題蓋住的公投價值 ◎黃琬珺:政治學研究所博士/高雄台灣時報/ 2013-04-25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台灣反核形成社會運動

在以「民意」為依歸的時代,人民對環境議題的意見該如何呈現?

公投是解決環境危機的必然途徑嗎?政治操作加上許多人因私利而無暇顧及公益的情況下,公投是否反而造成「共有地的悲劇」(The Tragedy of Commons)?

立法院程序委員會23日把核能四廠停建公民投票案列廿六日院會討論事項。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建議增列國民黨籍立法委員李慶華領銜提出的「你是否同意核四廠停止興建不得運轉」公投案,民主進步黨團提議增列「政府應立即停止繼續興建核四廠,並依環境基本法規定推動台灣成為非核家園」決議案為院會討論事項,親民黨團提出增列「核四廠若安全無虞時,您是否同意繼續興建運轉」為主文的公投案。但民進黨團及親民黨團提案已被封殺。

據報導,新北市府於前日將前副總統呂秀蓮所提的「你是否同意新北市台電公司核能四廠進行裝填核燃料棒試運轉?」地方公投案送交行政院,雖然行政院有權直接核准或駁回,但行政院卻表示將交給公審會裁決。行政院認為,核四應舉行全國性公投較妥適,但程序上將依公投法交由公審會決定。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也許,在政治的運作中,我們不可能期待每一個政治家或民意代表完全是利他式的奉獻,並站在全體利益的角度來思考公共政策及國家安全,而未顧及自己的私利或反應利益團體的利益。因此,唯有個人對公共事務保持謹慎的關心,必要時積極的投入,個人才能享有自由以及追求個人的目的及價值。基於這個道理,我們必須謹慎思考,核四應該交由地方公投還是全國公投?

除公投範圍外,公投的投票資格限制亦是嚴肅問題。行政院院會將通過公投法修正草案、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修正草案,增列「不在籍投票」相關條文。按照行政院公投法修正案版本,除核四公投可適用不在籍投票外,二○一六年總統大選也適用。根據內政部統計,不在籍投票人口數約有一三四萬人,台商、台商眷屬、台幹,以及台僑等境外公民,約一百七十萬人適用。兩岸在特殊且敏感的政治氣氛下,國家安全甚為重要,公投是否採納不在籍投票,應謹慎思考。

公投是補強代議政治不足的政治制度,但這個民主制度也有它的缺失,例如,公民個人的偏好是否是固定的?每個人在進入公共場域之中,是否皆具有確定的偏好?公民的政治意識形態是否趨於兩極?在這些假定的前提下,人民如何有效地參與環境決策的制訂?學者 William M Lafferty 認為,民主是一種人類社會的行為方式,它隱含透過集體審議及法治之下的決策程序,來思考我們生存的自然環境。民主不是阻礙環境保護的障礙,而是促進環保的助力。將環境議題放置在民主的架構中來討論,意謂著每個人皆有平等的權利,可以參與政治決策或表達意見。換言之,核四公投的結果未必對環境保護有利,但至少走過民主程序。

公投制度不在於促使個人政治偏好及利益的最大化,而在於它具有促進個人自我轉換(self-transformation)的功能,透過在討論及參與的過程,將衝突轉為共識。在台灣公投扭曲的辯論下,我們誰也不敢確保透過公投理念的落實,能帶來對環境安全有利的政策結果。然而公投所體現的個人自主性、基本權利以及政策正當性等價值,仍是不容忽視的。所以,我們要追求「真正的」公投權利,而非妥協於鳥籠公投的偽善之下。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博士)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