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監探視阿扁 ◎郭正典醫師 04-22-2013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榮總醫師郭正典
今天下午三點半左右,我、陳順勝教授和涂醒哲前立委在陳歐珀立委的帶領下到台中監獄看望阿扁總統。進去後我們發現幸妤已經在會客室陪著阿扁總統。阿扁看起來很憔悴,有點驚惶的樣子,口吃和手抖的症狀比以前更加嚴重。寒暄過後不久幸妤就先離開了,因為她已來了一陣子了。陳歐珀立委和阿扁總統交談了一陣子,關心他的情形之後,不久也已因為有事就先行離去了。
 
北榮周元華主任日前有來看阿扁,且提出兩個問題:其一是阿扁現在所住的地方是台中監獄(中監)還是培德醫院?其二是誰負責阿扁的醫療?這兩個問題到目前為止尚無明確的答案。周主任認為如果是中監,則和他所建議的”不宜回北監”不合,並不妥當。由現場看不到醫師和護理人員、北榮開給阿扁的藥由「衛生科」保管、由戒護人員發藥而不是由護理人員發藥等事看來,阿扁所住的地方應該是中監所屬的一個專區,而不是培德醫院。只是這個專區距離培德醫院比較近,有事時培德的人可以過來幫忙罷了。至於是由誰負責阿扁的醫療?阿扁說副典獄長有來告訴他將由台中榮總接手他的醫療,台中榮總許副院長將擔任醫療團隊召集人,中榮精神部主任負責精神科的部分。但詳細情形要等今天下午他們開過會後才確定。
 
阿扁說他來這裡以後就不吃中監提供的伙食,也不吃藥了。伙食部分後來因為有鄭羽秀幫忙採買,所以阿扁有吃了一些。但因為胃口不好,所以吃得不多。關於藥品,阿扁說周元華主任有勸他至少服用一些北榮開的安眠藥以幫助睡眠。但因負責他的醫療的醫師已不是周主任,新的醫療團隊也還沒確定,所以阿扁仍不願意吃藥。由於不吃藥,阿扁這幾天都沒法好好睡,很累,但躺在床上又睡不著。
 
現在的阿扁看起來有點像當初被強制送到北榮的情形:因為不信任對方而拒絕合作。當初在北榮時有我居間潤滑,縮短阿扁和北榮醫師間的鴻溝。現在阿扁又被強制送到中監,卻沒有適合的人可以居間協調。阿扁顯然需要一些時間來調適了。我告訴阿扁我會儘力協調他和中榮醫師間的關係,讓雙方能儘快有互信。我還說如果他們允許不必立委帶路我也能進來,則我會常來看他。我這樣說明後,阿扁看起來有比較放心的樣子。
 
我們告訴阿扁今天法務部有公布他的錄影帶,說他看起來沒病。阿扁聽了很生氣,但要辯駁時又結結巴巴的,無法暢所欲言。我們又告訴他法務部說他沒有自殺。阿扁聽了也很生氣,結結巴巴地說他模仿日本的自殺女王,用長袖內衣往自己的脖子上套兩圈後綁在無障礙的金屬扶手上,接著就人往下墜。可惜在身體下墜時手部撞倒垃圾桶,發出聲響,驚動看護,才自殺失敗。阿扁說那位看護嚇到血壓飆到200多,心跳一百多。我們檢視阿扁的脖子,發現他的右側脖子有一條長13~15公分的傷痕,顏色還是紅紅的。阿扁說他很快就被救起來,所以頸部皮膚只有紅紅的,沒有更深的傷痕或破皮。
 
我們向戒護人員要求去看阿扁住的地方,戒護人員很爽快地答應了。阿扁的床是彈簧床,上面有蚊帳。阿扁的盥洗室聽說有監視器。我進去查看,看到左上方天花板上有個監視器,可以監看阿扁上廁所的情形。我向戒護人員表示不妥。戒護人員說他們有考慮要移動位置。
 
我們接著要求去看看培德醫院有沒有藥局,結果是”有”,而且有藥師在藥局裡。先前來看阿扁的人不知為何傳話傳錯了,讓大家有些誤會。除了藥局之外,培德醫院還有病房和門診,二樓聽說還有小手術室,整體環境看起來還不錯。
 
離開中監和培德後,我們三人輪流接受媒體的採訪。之後我們去和在現場停留的阿扁們致意,向他們解釋阿扁的現況。接著就是鄭羽秀用車子載我們去搭高鐵,各自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涂醒哲說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涂說當法官判阿扁無罪時,馬英九的做法是把法官換掉了;當北榮的醫師說阿扁應居家治療後,馬英九的做法也一樣,就是把醫師也換掉了。涂醒哲的說法有沒有道理?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