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案開庭馬英九批北檢曲解 北檢:違法事證略而不提令人遺憾●馬千字文答辯稱沒犯罪 前官員:錯誤百出 ◎自由時報 2018-10-31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三中案馬英九開庭批北檢曲解 北檢:違法事證略而不提令人遺憾

前總統馬英九被控在國民黨「三中」交易案,涉嫌違反證券交易法特別背信等罪,北檢7月起訴,台北地院31日首度開庭,前黨主席馬英九在開庭後受訪表示,對自己的清白有信心,對法院的公正有期待。(記者劉信德攝)

2018-10-31 18:20〔記者錢利忠/台北報導〕台北地院今開庭審理國民黨三中案,傳喚前總統馬英九等6名被告;針對馬英九今在庭上指稱,檢察官故意擷取片段的錄音內容,曲解他講話的意思,藉以指稱他犯罪,達到起訴他的目的,違反刑事訴訟法關於檢察官辦案客觀義務的規定;對此,北檢今發上千字的新聞稿反駁,違法相關事證已詳載於起訴書,馬英九卻略而不提,令人遺憾。

以下為北檢新聞稿全文:

針對今日(31日)媒體報導,有謂被告馬前總統就本署起訴三中等案,質疑「錄音譯文斷章取義」、「檢察官違反辦案客觀義務」云云,本署澄清如次:

一、依廣播電視法(下稱廣電法)之規定,國民黨及黨營事業並無退出媒體經營之急迫性

(一)廣電法規定未於期限前退出媒體經營,僅處以罰鍰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依廣播電視法第44條第2項之規定,政黨如未於94年12月26日前退出媒體經營者,處廣播、電視事業1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鍰,是縱國民黨及黨營事業違反廣電法,未於上開期限前退出中視公司、中廣公司,亦無可能使中視公司、中廣公司遭受停播、吊銷執照或廢止許可等重大處分。

(二)政府公股係於廣電法所定期限後,始退出臺視、華視之經營

針對政府公股如何退出臺視公司、華視公司等電視事業之「無線電視事業公股處理條例」,係在廣電法所定94年12月26日退出期限後之95年1月18日始公布實施,中視公司與臺視、華視公司同屬全國性之無線電視臺業者,自不致因國民黨及黨營事業未於期限前退出中視公司經營,使中視公司遭到廢照。

(三)被告之前亦指出國民黨可不退出媒體

被告馬○九於94年12月28日國民黨第17屆中常會第16次會議亦明確表示:「儘管法律上並沒有明文規定,甚至於在我們完成之前呢,也有人說其實民進黨政府所掌控的媒體並沒有退出,所以我們沒退出也沒關係…」,顯見被告馬○九確實亦認國民黨及黨營事業並無依廣播電視法之規定退出媒體經營之急迫性。

(四)被告行為使中投等公司蒙受重大損害

縱被告馬○九認「基於對社會的政治承諾、法律的強制規定,以及國民黨對經費的迫切需求」,須依廣電法所定時限處分三中,亦應本於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及忠實義務,為中投公司、光華公司及單一股東國民黨與其全體黨員謀取最大利益,自無以明顯逸脫一般以營利為目的之公司於正常交易狀態下被期待應有或被容許之作為,而以欠缺正當性、合理性之條件進行非常規交易,致中投公司、光華公司遭受重大損害之理。

(五)被告違法相關事證已詳載於本署起訴書,被告略而不提,令人遺憾

其餘有關被告馬○九實係藉國民黨將依廣播電視法規定之時限退出媒體經營為由,掩飾實質包裹處分具不當取得爭議之黨產等事實及理由,本署已詳載於起訴書第22頁至第25頁、第544頁至第552頁,被告略而不提,令人遺憾。

二、本署檢察官偵辦三中案均秉持客觀公正立場,亦期待與本案相關之「全部」錄音檔與譯文能依法公開,以供外界檢驗

(一)本署偵辦被告馬○九相關案件,均係秉持法律公平辦理,且本署前於107年7月13日、18日均已發布新聞稿表示:「期待被告馬○九確實向法庭聲請公開勘驗本案『全部』錄音光碟,以受公評。」

(二)然被告馬○九今日仍空言泛指檢察官「故意截取當時錄音的片段內容」、「違反刑事訴訟法第2條關於檢察官辦案客觀義務的規定」云云,卻始終未具體指明究竟檢察官有何斷章取義之處。本署呼籲被告馬○九應回歸「證據」,澄清事實,勿混淆視聽,斵傷司法威信。

三、被告使「不法暴利盡入他人私囊」涉犯非常規交易等罪,事證明確

本署於107年7月13日、18日發布之新聞稿,均已澄清本署起訴三中等案,被告馬○九涉犯之非常規交易、特別背信、普通背信等犯罪,均不以被告受有財物利益為構成要件。被告所為財產性犯罪之違法犯罪所得,即令未據為己有,然使他人因而獲得「不法暴利」,仍應成罪。故被告馬○九主張「沒拿一毛錢」云云,惟其使「不法暴利盡入他人私囊」,當然成立犯罪。

馬出庭千文答辯稱沒犯罪 前官員:錯誤百出

馬英九今拿出1406字講稿否認犯罪,強調在「國民黨主席的職務上,盡忠職守的維護國民黨的利益」;對此,曾在扁政府負責處理不當黨產的官員表示,通篇錯誤百出。(記者劉信德攝)

2018-10-31 13:27〔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涉犯賤賣三中黨產,被北檢依「證交法」特別背信等罪起訴,台北地法今首度開庭,馬在答辯聲稱「我沒有犯罪」,並爆料姚文智阻擾黨產交易,自陳水扁當選總統後,黨產成對手攻擊焦點;對此,前扁政府知情官員痛批,「馬的說法錯誤百出」,早在50年代吳國楨就點出「國庫通黨庫」。

馬英九今在庭上表示,「我沒有犯罪」。首先,中國國民黨在民國93年到95年之間所處的時空環境。從民國89年陳水扁先生當選總統後,國民黨的黨產就成為選舉對手攻擊的焦點,社會對政黨經營事業也日漸有負面觀感。

「錯的離譜!」曾於2008年前在行政院政委辦公室處理不當黨產的前官員指出, 1954年前台灣省主席吳國楨就點出「國庫通黨庫」問題,直指「國民黨之經費,非由黨員之捐助,乃係政府,即國民之負擔,這種國庫通黨庫做法,除共產集權國家外,實為今古所無。」

前官員提及,1960年「自由中國」雜誌〈國庫不是國民黨的私囊〉社論一文,更描述「國民黨搜刮黨費的主要手法,便是透過政府主管單位的權力,公開列入政府預算,甚至乾脆將整個組織納入政府機關,變成行政單位一部分」此為第一篇膽敢批判國民黨不當黨產的論文。

前官員表示,吳國楨和撰寫社論的傅正都是國民黨資深黨員,馬所稱2000年以後黨產才受到攻擊、黨營事業負面觀感云云,背離史實。

此外,針對馬英九也談及,「連戰前主席就在民國91年宣示,依據監察委員黃煌雄的調查報告開始處理黨產,將152筆黨產主動捐贈各級政府。」

前官員駁斥,馬所謂「主動捐贈」部分,僅止於當年威權體制下,各級政府無償「送給」國民黨的不動產,再「回贈」予政府而已。其他關於「接收日產、轉帳撥用、黨營事業、甚至附隨組織部分完全不涉及!」

關於馬英九今日聲稱,「我在94年8月19日就任國民黨主席前後,也宣示儘快在97年底以前處理完黨產的決策,繼續實踐對社會的承諾」等說法。

「這個也是錯的!」前官員強調,社會盼望的是將不當黨產「還財於國、還財於民」,但馬前總統的「處理」,卻是破棄「黨產歸零」承諾,將黨產變現移轉牟利。

對於馬英九認為,由於「廣播電視法」要求政黨須在94年12月26日退出廣播及電視經營,處理本案黨產的期限日益迫近,再加上國民黨欠缺經費問題越來越嚴重,這些都增加了處理黨產的必要性與急迫性。然而,當時執政的民進黨政府並不樂見國民黨處分黨產,反而針對處分黨產處處打壓及阻撓。

「又在混淆視聽!」前官員質疑,國民黨要將黨產變現移轉牟利,而非還財於國,當時執政黨當然要基於職責,勸告各界收受不當黨產的風險。

針對馬英九爆料說,以三中案為例,余建新想要買中投公司持有的華夏公司股權,時任新聞局長的姚文智曾發函提醒中國時報,若購買華夏公司持有的中視股票,會因「不當黨產」取得處理結果,造成既得權利的損失。

馬質疑,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之下,姚文智憑什麼在94年就能認定中投公司持有的華夏公司股權是「不當黨產」,這是「以新聞局的名義發函警告恫嚇中時集團?」

前官員強調,馬說的法源,亦即「不當黨產條例」草案,早在2002年就草擬完竣,是國民黨運用國會多數立委進行封殺,遲遲無法立法。至於不當黨產的判斷,則基於監察院發函要求行政院「徹底清查」所展開,根據政府檔案與歷史綜合認定與判斷。

前官員表示,以威權時期「轉帳撥用」來說,政黨並非政府機關,但卻可無償受讓大量國有土地,這些土地又陸續被變賣得利,導致一黨獨富的優勢逐漸實現。即便當時有形式上公文依據,但是卻顯然背離法令與民主憲政秩序,造成政黨間競爭不公平,這塊,當然就是「不當黨產」。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