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真相(25) 期待「台灣之春」的誕生 ◎陳水扁2011.10.1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你不知道的真相(25)  期待「台灣之春」的誕生

◎陳水扁2011.10.1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9月25日從聯合國返回約旦河西岸,受到巴國人民英雄式的熱烈歡迎。第66屆聯合國大會9月21日在紐約登場,9月16日阿巴斯發表電視談話,宣布他9月23日聯大演說後,立即向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提出巴勒斯坦要加入並成為聯合國正式會員國的申請。儘管幾個月來美歐國家不斷的努力斡旋,甚至由聯合國、歐盟、美國和俄羅斯組成中東問題「四方集團」,也全力在促成一項妥協方案,避免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在聯合國上演外交「火車事故」。但阿巴斯不顧美國、以色列的強烈反對,按照既定行程在9月23日正式向聯合國提出巴勒斯坦的入聯申請。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相對於橫掃阿拉伯世界獨裁政權的「阿拉伯之春」,阿巴斯9月25日回到巴國時宣稱,在他23日於聯合國發表歷史性演說,要求國際社會接受巴勒斯坦的獨立國家地位,「巴勒斯坦之春(Palestinian Spring)已經誕生!」阿巴斯強調,在以色列尚未全面停止興建屯墾區前,巴以之間不可能重啟和談,亦即拒絕聯合國、歐盟、美國和俄羅斯「四方集團」的斡旋方案。資深外交官陸以正在《巴勒斯坦拼入聯》乙文結論說,阿巴斯「他申請加入聯合國,隱含接受事實上的邊界之意。安理會沒有理由拒絕,美國也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行使否決權。聯合國大廈這場神經戰,巴勒斯坦贏定了。」

1947年巴勒斯坦土地被聯合國分給以色列及阿拉伯國家,1988年巴勒斯坦人通過獨立宣言完成建國。日前巴勒斯坦駐聯合國公使曼蘇爾表示,目前已有131個國家承認巴國,超過聯合國現有會員國193個國家的2/3。然而美國和以色列都堅決反對巴勒斯坦向聯合國申請成為會員國的作法,聲稱巴人建國目標只能透過巴以直接談判達成。但巴勒斯坦政府則表示,巴人和以色列已進行20年左右的斷續談判,期間也曾達成暫時性的和平協議。如今談判已是死路一條,巴人必須改採新思維、新手段,先爭取全世界承認巴國領土,再以國家身分與以色列就建國最終細節進行談判。

根據外電報導,美國矢言在聯合國安理會動用否決權封殺巴人申請,但又擔心動用否決權將使美國在巴勒斯坦人建國議題上陷入孤立,並傷及美國在阿拉伯世界的地位,美國當然避免不要走到這一步。巴國縱使無法如願成為聯合國第194個正式會員國,至少讓聯合國接受巴勒斯坦和教廷一樣都是非會員觀察國,則絕對可能。只要做到這一點,巴人就可加入包括國際刑事法庭在內的其他聯合國組織,巴人有可能向國際刑事法庭提告以色列長期佔領約旦河西岸領土。

阿巴斯說他9月23日在聯合國發表歷史性的演說,並向聯合國遞交巴勒斯坦入聯申請,是「巴勒斯坦之春」的誕生,那麼台灣入聯所彰顯的「台灣之春」,何時才會綻放芳香的花朵?

2007年9月,馬英九以總統候選人身分參加國民黨所發動,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的公投遊行,曾發表聲明說,「我們參加今天的遊行,不為別的,是為了傳達我們全民的心聲 ─ 要為我們的國家爭取在國際社會平等地位。」又說,「重返聯合國是台灣2300萬人民的共同希望,我們會持續努力。」嗣後國民黨又跟進提出務實、彈性申請重返聯合國及加入其他國際組織的公投案,時任國民黨主席的吳伯雄在2008年1月28日向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表示,國民黨必須提出「返聯」主張以對抗台灣「入聯」,否則馬英九的選舉一定會輸,國民黨也在劫難逃。結果,國民黨連自己的返聯公投案都不支持;至於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的申請,在馬英九就任總統後則絕口不提,猶如船過水無痕,大家都忘了馬總統選前的承諾。除第一年2008年,象徵性地提出促請審查中華民國(台灣)2300萬人民有意義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活動的權利外,從2009年到2011年連續三年,馬政府完全放棄任何的推案,遑論推動重返聯合國的申請。這就是馬英九上台後,「外交休兵」、「兩岸關係高於一切」的結局,中國外交部則把「台灣當局」未再提案參與聯合國視作他們這幾年來的重大外交成就。

40年前,1971年10月25日第26屆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號決議文,「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它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立即趕出蔣介石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機構內的代表,因所有席次皆非法佔有。」馬英九在2008年大選前推動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無非是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爭「一個中國」的代表權,只有將「中華人民共和國」趕出聯合國,「中華民國」才有可能再回到「中國」席次的位子。依據維基解密的披露,有關中國代表權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承繼,但台灣在聯合國的代表權並未解決。美國拒絕聯合國秘書長詮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拒絕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宣稱台灣為其一部份。為此台灣參與聯合國的議題,在沉寂22年之後,自1993年開始,李前總統為了順應民意,每年在聯合國大會開會前,還會提案要求聯合國大會設立「特別委員會」或「工作小組」,來研究台灣的特殊情況、檢討2758號決議、取消排除台灣參與文字、或審查台灣人民被排除在聯合國體系之外的不合理情形。但自1993年到1999年,李前總統也沒有正式提出台灣入聯或中華民國返聯的直接申請。

2000年我上任後,基於1999年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揭櫫「台灣應廣泛參與國際社會尋求國際承認,加入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有關台灣參與聯合國的推案,改為要求聯合國大會決議確認台灣人民在聯合國組織的代表權,或者「參與案」與「東亞和平案」兩案併陳。2007年7月18日我更首度以台灣總統身分,代表2300萬人民提出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成為新會員國的推案,並在2008年3月22日與總統大選同日舉辦「台灣入聯」與「中華民國返聯」兩項全國性的公民投票。

美國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並取得會員資格,只要這些組織沒有規定必須具有國家地位才能成為會員。美國反對任何片面改變台灣的地位的作為,對美國而言,台灣地位問題是懸而未決的。美國稱「中華民國」或「台灣」都不是主權國家,這點和2300萬台灣人民的自我認知是有出入的。美國反對台灣加入必須具有國家資格才能加入的聯合國,但2300萬人民當中超過7成5卻希望台灣能成為聯合國的會員,不要再做亞細亞的孤兒。美國也反對台灣成為聯合國會員的公投,即使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的公投也反對。只因為中國一再地叫囂,中國反對台灣舉辦任何形式、任何題目的公投。

美國可以承認巴勒斯坦是一個國家,但反對巴勒斯坦成為聯合國的正式會員國。美國不接受台灣是一個國家,也不支持台灣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美國對巴勒斯坦的立場很難不受以色列的影響,以色列在美國的美籍猶太人勢力龐大,不但操縱華爾街金融市場,也左右媒體輿論以及智庫論點。在政治上則有AJC(美國猶裔大會)領導一百多個猶太人社團,透過捐款、助選及其他手段,直接影響美國的中東政策,連美國總統都免不了被以色列牽著鼻子走。由於中國對台基調始終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方一省,台灣不得分離獨立,即使兩個中國亦不許可,在一中原則下,台灣可以成為第二個香港特區。兩岸只有一中共識,不容各表一中。在美中共同戰略利益的大前提下,台灣難有個別利益。台灣可享民主價值,但不是絕對的。台灣利益不得牴觸美國利益,否則為了美國利益,隨時可以限制或犧牲台灣利益。

我之所以提出台灣入聯的申請及推動台灣入聯公投,最重大的考量不外:

1. 如果我是人,但有人不承認我是人,我必須證明我的確是人。台灣是國家,但有些國家不承認,台灣人必須想盡辦法證明台灣是國家。這不是找麻煩,若冠上「麻煩製造者」,對台灣人絕對不公平。

2. 台灣是主權國家,基於「主權在民」及「住民自決」精神,台灣人民有權利決定國家的未來,包括加入聯合國。

3. 台灣是民主國家,依據相關民調,超過7成5的台灣人民贊成台灣參與聯合國、進入聯合國,代表著台灣社會入聯的支持聲音是跨越藍綠黨派的。

4. 台灣入聯是以台灣新國家名義新加入聯合國,這跟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必須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爭奪「中國代表權」有很大的不同。

5. 主權國家未必加入聯合國,但聯合國的正式會員國一定是主權國家。台灣作為事實獨立的主權國家,透過入聯獲得國際社會承認,而成為法理上新而獨立國家。

6. 台灣入聯公投提案曾獲得272萬6499人的連署,是全世界公投史的紀錄。如能全力推動並過關,將是台灣入聯最重要的一大步。全世界都在看,台灣入聯終有成功的一天。

台灣是咱ㄟ國家,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更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台灣中國,一邊一國」。馬英九總統說兩岸是特殊關係,但不是國與國的關係;兩岸的不同,是戶籍的不同,不是國籍的不同。郝柏村也說兩岸關係是內政問題。宋楚瑜近日接受電視訪問時說,他和李前總統最大的不同是,他認為不應該廢掉「台灣省」。宋楚瑜主張「兩岸一中」,又反對「廢省」,則在「兩岸一中」下,台灣只是中國的台灣省,跟馬英九接受以「中國台灣省」參與WHA做五天的觀察員有何不同?因此推動台灣入聯,凸顯台灣為主權國家,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各自獨立的兩個國家。最重要的是,台灣2300萬人民希望成為聯合國大家庭一員的聲浪可以讓國際社會聽得到!台灣入聯的人民吶喊,今天沒聽到,明天就可以被聽到;今年沒聽到,明年一定聽得到。台灣入聯公投,2008沒有成功,只要不放棄、不退縮,勇往直前,總有一天一定會成功。2300萬人民團結起來,凝聚共識,集中意志,透過民主公投大聲說出台灣要拼入聯的決心!

台灣民主化過程,都是從微弱的少數開始,從看似不可能出發,為了崇高的理想、堅定的信念、不變的價值、終極的志業,不惜犧牲性命、失去自由、放棄幸福,前仆後繼,奮鬥不懈,最後才成功的。爭取解嚴、突破黨禁報禁、捍衛100%言論自由、廢除刑法100條惡法、國會全面改選、省市長民選、總統民選、完成政黨輪替等等,那一項不是用生命血淚換來的成果?!爭民主如此,顧主權如此,拼入聯更如此!

最近看到杜永光醫師讓台灣發光,是他的堅持把台灣贏回來,相信台灣的國家主人每一位都可以是「杜永光」!杜永光是台大神經外科名醫,9月16日他在巴西召開的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WFNS)的年會中被選為理事長,不但是亞洲的第一人,也是該聯盟成立56年來第一位非歐美人士擔任的理事長。最令人欽敬的是,去年中國代表在杜永光被WFNS提名為理事長候選人前,表明無法接受台灣是獨立國家會員,只要杜永光同意將「台灣神經外科醫學會」改名為「中國台灣神經外科醫學會」,就力挺他參選世界聯盟理事長,被他斷然拒絕。中國代表遂聯合拉美與中東各國另推候選人,硬要擠下杜永光。杜永光醫師以其醫術專業的傑出成就,贏得國際醫界的推崇敬重,廣受支持,最後脫穎勝出。

無獨有偶地,9月26日在台北舉行的亞太婦產科聯盟大會,不但選出台大婦產部主任楊友仕教授為新任理事長,並通過決議任何會員國均不得影響其他國家權益,粉碎中國於2003年與世界婦產科聯盟前秘書長密簽一中備忘錄(MOU)的陰謀,意圖更改與矮化我國會籍為「中國台灣」的蠻橫要求終被推翻。

馬總統3年多來的「外交休兵」早已破功。不只在WHA,台灣付出被矮化為「中國台灣省」的代價,連世界神經外科學會聯盟及亞太婦產科聯盟,也先後爆出被中國強行要求台灣會籍必須改名為「中國台灣」,遭我醫界代表拒絕並護籍成功。民間的醫界力量比政府更能捍衛台灣的國家主權,真的是「馬辦」不如「醫辦」,台灣入聯還是要靠「民辦」!人人都是「杜永光」,「台灣之春」的誕生才會永遠發光!

(2011.10.01)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