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化元:中正紀念堂轉型總統文物館是可行方向+二二八家屬憂懲凶被搓掉 盼有民間促轉會 ◎中央社 2018-04-05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薛化元:中正紀念堂轉型總統文物館是可行方向

2018/04/05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5日出席二二八事件失蹤受難者追思紀念會受訪表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是很重要的事情,對於這樣的方向,二二八基金會樂觀其成;有人主張變成歷任總統文物館,他認為是可行方向之一。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7年4月5日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5日電)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今天說,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是很重要的事情,對於這樣的方向,二二八基金會樂觀其成;有人主張變成歷任總統文物館,他認為是可行方向之一。

中正紀念堂存廢、轉型成為轉型正義重要課題。文化部長鄭麗君日前接受網路媒體專訪時表示,今年她就會提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法案;轉型後,中正紀念堂就不會存在,會被轉型成新的機構。

薛化元今天出席二二八事件失蹤受難者追思紀念會,接受媒體訪問。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薛化元說,文化部針對中正紀念堂轉型的問題,花了很多心血,包括一連串的公聽會;在整個轉型正義過程中,勢必要看如何讓中正紀念堂轉型,這是很重要的事,對於這樣的方向,站在二二八基金會的立場是樂觀其成。

至於中正紀念堂轉型後的用途為何?薛化元說,有人主張是不是變成歷任總統文物的館,他認為,這是可行的方向之一。

媒體追問,也有人主張把中正紀念堂變成菜市場?薛化元說,「你看那樣子像嗎?可能不大適合吧?你知道那個窗戶都不能打開,應該注意那個建築物本身的特色」,但是,中正紀念堂被做為個人崇拜的紀念場所,是轉型正義必須面對的問題。

另外,媒體關注二二八基金會將進行的二二八轉型正義報告的初稿進度,薛化元指出,準備在15日展開,預計一年的時間完成初稿。

他說,未來二二八轉型正義的報告初稿若完成,這是轉型正義的開始,不是結束。他相信,在國內外關心二二八事件的前輩、相關的研究者與政府推動之下,真相會愈來愈清楚,責任的歸屬與追究也會愈來愈清楚。(編輯:楊玫寧)1070405

二二八家屬憂懲凶被搓掉 盼有民間促轉會

2018/04/05

二二八事件失蹤受難者追思紀念會5日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行,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理事長潘信行致詞表示,不管誰主持促轉會,「真相、懲凶、和解」的程序不能漏掉,他最擔心「懲凶」被搓掉;此外,他也認為,應成立民間促轉委員會來監督。中央社記者裴禛攝 107年4月5日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5日電)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理事長潘信行今天說,不管誰主持促轉會,「真相、懲凶、和解」的程序不能漏掉,他最擔心「懲凶」被搓掉;此外,他也認為,應成立民間促轉委員會來監督。

潘信行受訪指出,前監委黃煌雄擔任促轉會主委,相關負面訊息撲天蓋地而來,他不認識黃煌雄,但這麼多撲天蓋地的消息,「使我的心裡面有點擔憂」。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今天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二二八事件失蹤受難者追思紀念會。

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說,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1周年,但很多失蹤者至今還沒找到最後身影,二二八事件,對受難者家屬是最大悲劇,找不到受難者最後身影,更是雙重傷害。

薛化元表示,今年二二八基金會馬上要展開二二八轉型正義相關的研究與報告撰寫;未來二二八轉型正義的報告初稿若完成,這是轉型正義的開始,不是結束,他相信,真相會愈來愈清楚,責任歸屬與追究也會愈來愈清楚;轉型正義報告撰寫研究方向與結果,「我相信不會讓大家失望」。

潘信行致詞指出,人一生最悲痛,就是失去親人,親人到底是怎麼過世、在甚麼時候、現在在哪,完全不知道時,悲痛就更增加一層,二二八事件很多家屬都是在這樣加倍痛苦中持續71年。

潘信行認為,促轉會的成立就是要處理轉型正義,受難家屬們認為,轉型正義不可以脫離「真相、懲凶、和解」這三個程序正義,而且三位一體、不能缺漏,「特別是懲凶的部分,我很怕被搓掉,如果沒有透過懲凶的程序正義,那是慷他人之慨的不義」。

潘信行說,如果有可能,是否可以成立民間的促轉委員會?

潘信行會後受訪指出,所謂民間促轉會,在他的構想是「監督」,並不是要參與促轉會。他解釋,因為現在外面很多負面的消息,包括,新任促轉會主委怎樣,讓他心裡擔心;他能夠表達的是,三個程序正義,缺一不可,假使有缺漏,就表示程序不正義,提出來的結論不正義。

潘信行說,二二八家屬與他的心情大概是一樣的,政府要提名時,可能沒有考慮到這點,但他還是願意相信總統的睿智,「畢竟她還是我們自己人的總統,不是一天到晚找中國的總統」。

至於懲凶,潘信行說,二二八已經70多年,大家已成熟,現在不會想說把人捉起來、判刑、處分,而是針對現在不義東西例如中正廟(中正紀念堂),「花那麼多台灣人的錢,建那個廟,讓他(蔣介石)在裡面當假神,這是很明顯的不正義」。

另外,受難者家屬徐世雄表示,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通過後,最重要的就是執行;至於懲凶,不只有大家看到的檯面上人物,很多人是看不到,1947年的警察、特務、軍人、憲兵侵占他們的財產、殺死他們的親人,要一個個找出來。

徐世雄並質疑,促轉會面臨很大的壓力,促轉會委員有沒有勇氣承擔責任?如果沒有的話,就不要做;他也認為,受難者家屬應該要有一組人,參與促轉會的執行與活動。(編輯:張均懋)1070405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