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女就是女版習近平 ◎余杰 2018-03-31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18-03-31  余杰/民報

在中共「兩會」上大出風頭的紅衣女張慧君與藍衣白眼女,一併被逐出「兩會」會場。圖/擷自美國之音影片畫面

在中共「兩會」上大出風頭的紅衣女張慧君與藍衣白眼女,一併被逐出「兩會」會場。圖/擷自美國之音影片畫面

古有紅拂女,今有紅衣女。在中共「兩會」上大出風頭的紅衣女張慧君,曾在網上秀出一張被習近平接見並握手的照片,並加上文字說明:「與習主席握手,就像被過電一般,無可名狀。」

「無可名狀」是有典故的,不是學富五車的人讀不出來。法國女作家呂哈絲在《情人》中説,跟情人做愛,如大海般,「無可名狀」。外秀慧中的紅衣女沿用過來,自然天成。而習主席與這位天上人間前名媛,握手是什麽感覺,則屬於國家機密,外人不得而知。

從人格特徵和興趣愛好上來說,習近平與張紅衣之間的相似性,遠遠大於習近平與彭麗媛之間的相似性。習近平既已登基稱帝,不妨將紅衣女充作後宮,說不定王妃會爲他誕下一名傳承帝位的龍子。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紅衣女早有當王妃的心志。她曾在網上發表一篇名為《女神的皇冠,是她送給自己最好的禮物》的勵志文章,堪稱這個時代最濃的心靈雞湯:「她放棄了可以成為做王妃的機會,獨自走上了成為女神的路,只因為女神的皇冠是她要送給自己的禮物。」



這種野心,可以跟當年在延安勾引毛澤東的上海影星藍蘋(江青)相媲美。這種有心計、有才華的女子,不招入中南海真是可惜了。

然而,愚蠢的下人們不知習主席的心思意念,居然下文將紅衣女與藍衣白眼女,一併逐出「兩會」會場。如果紅衣女日後真成了王妃,下次「兩會」,就不需要申請記者證了,直接以王妃的尊貴身份坐在主席臺上。

以興趣愛好來說,習主席與紅衣女,都是酷愛讀書的讀書人。紅衣女的自述如此寫道:「拒絕異國王子浪漫求婚的書卷才女慧君,受父母的影響,最大的愛好就是讀書。女孩子多讀書就少了俗氣、嬌氣和怨氣,多一些大氣、秀氣和靈氣。在別的女孩子還在為穿什麼漂亮衣服,跟誰約會糾結苦惱時,慧君常是一身樸素衣裙靜靜地在書房看書研習,喜歡古代詩詞、哲學、人物傳記、外交故事。」

她當然讀過《習近平談治國理政》這本「比黃金還要珍貴」的、連臉書發明者馬克·祖克柏都讀得津津有味的書;她也一定讀過習主席出訪各國時,報出的書單上的所有名著。這些書,只會唱歌、只會「夫唱婦隨」的彭麗媛是讀不懂的,惟有紅衣女可以跟習主席「夫讀婦隨」。

用美國電影《鐵達尼號》中,即將沉沒的巨輪的圖片來彰顯「掌舵人」身份,用人工降雪的祥瑞來宣傳「順天應人」的改制,習近平跟紅衣女可謂「精神同構」。

正如評論人王五四所説:「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像張女士這類人,會碰到很多,他們很精緻,很文雅,很精英,很高級,但他一說你一聊,你會覺得空蕩蕩的,這種空蕩本來沒什麼大不了,可這些人卻又偏偏佔據了社會各領域的關鍵部位,我們的未來生活由他們規劃。你覺得很愚蠢很可笑的一些人,正身居要職,宣稱在替我們解決眼下的問題、籌備不遠的未來,這不可笑,這挺可怕。」這就是身為中國人的悲哀。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