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習李履新:反腐與改革,都是假命題/ 陳破空/FA/2012-11-30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十八大之後,習李體制成型。人們或期待,新官上任三把火。於是留意到,習李二人各有說辭。習近平強調“反腐”,李克強則大談“改革”。 

但仔細檢點,習李二人的提法,卻並無新意。如果真要反腐,做一件實事就夠了,那便是,立法公布官員財產。如果這一條做不到,那就是假反腐。至多在中、基層做點文章,在層出不窮的腐敗案件中,挑出幾單,“從重從快”處理,官方媒體大肆炒作一陣,借以展示新官姿態,忽悠民心,如此而已。這類選擇性“反腐”,絕對不會涉及高層。即便把薄熙來的案子了結了,也不過就是在一只死老虎頭上踹上幾腳,演完權力鬥爭的折子戲。 

李克強談經濟改革,而不提政治改革,擺明就是老生常談。連舊瓶新酒都不是,而是舊瓶老酒。經濟改革已經唱了34年,越唱越流於形式,越唱越陷入停滯。而當下中國,最缺少的,恰恰是政治改革。政治體制改革,也是經濟體制改革進一步深化的前提。不提政治改革,就是拒絕改革。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習近平聲稱:“腐敗問題越演越烈,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其實,中南海新老幾代已經有共識:當今之勢,腐敗,才是全黨團結的黏合劑;上下官員齊腐敗,利益均沾,才能同舟共濟。按中共的行話,確保組織性,那才是中共的執政優勢。毛澤東有言:“加強紀律性,革命無不勝。”這裏的紀律性,指的就是組織性。用腐敗來確保中共組織性,是江澤民的一大發現,江叮囑全黨“悶聲發大財”。 

至於薄熙來、陳良宇、陳希同等人的出局,並非因為腐敗,而是因為權爭。尤其,犯下挑戰最高當權者之大忌。換言之,違反組織性,破壞既定遊戲規則,必掃地出門。 

循此規律,大談政治改革、並愈談愈真的溫家寶,也由此遭到報復:高層有人故意防風,以“出口轉內銷”的方式,將其家人財產反復晾曬於美國《紐約時報》,使溫百口莫辯,以至於,還未卸任,就提前“跛腳”,形同被廢。 

李克強聲稱:“改革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又說:“不幹可能不犯錯誤,但要承擔歷史的責任。”但縱觀李克強本人在地方上的作為,就是因為“不幹”,才避免了“犯錯誤”,即,避免了犯下與前任、高層、政治老人等關系搞砸的錯誤,在他身後,不惜留下河南艾滋病災難、遼寧礦難頻發等歷史責任,最終卻得以平步青雲,坐上“黨和國家領導人”第二把交椅。 

李克強深諳中共官場為官之道:擺平關系,無為而治。所謂“政績”,就是關系。反觀汪洋、李源潮,皆因不精於此道而不得“入常”。薄熙來、陳良宇、陳希同等,雖是另類例子,但原理相同。 

李克強會見美國商界領袖,拉上鄧小平女兒鄧榕作陪,再顯其關系學:或對鄧榕炫耀其風流倜儻;或對鄧家投桃報李;或對保守派示好。中共官媒緊急撤下有關鄧榕出場的報道,又似乎表明,李自作主張,弄巧成拙,在中南海惹下不小風波。 

習李接班,不得不擺出“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姿態,但,在一群大齡常委和政治老人的嚴密監控下,權力被架空的習李,能有多大作為? 

“反腐”與“改革”,都是假命題。更大的假命題,還有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把單純經濟增長當做“偉大復興”,把一個暴發戶,當做重新崛起的“偉大民族”。其實,言“復興”,不過是中國共產黨的復興,從一個“打土豪分田地”的窮人黨,搖身一變,成為一個無官不貪、腰纏萬貫的富豪黨,又借權力之便,向外國大量轉移資金、子女、親屬。如此敗家子行徑,對中華民族,益也,損也,豈非一目了然? 

(原載自由亞洲電臺 2012年11月30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js-11302012113008.html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