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冷峻解讀十八大,改革派全軍覆沒/ RFA/ 2011-11-19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1114日,中共十八大閉幕;1115日,中共新領導層登臺亮相。連續兩天的日程,都被創紀錄地推遲,反映中共權力鬥爭的白熱化:鬥到最後一分鐘,猶嫌不夠。

 

仍然是“看死內閣”,習李受監視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七常委中,除了習近平和李克強不到60歲,其他5人,都處在60多歲的中段(平均66歲)。相對年輕的習李,被搭配5個大齡常委,顯然,他們之間,並非領導與被領導的關系,而是監視與被監視的關系,由5名大齡常委,監視習李施政。這仍然是一個“看死內閣”,從十六大到十七大,再到十八大,貫穿明顯的江氏痕跡:防政改,防變色,防變天,防政權失守。

 

常委97,變掉的兩個位置,一是政法委書記,不再保留於常委級別,新任政法委書記應是孟建柱,留在政治局委員級別。二是將國家副主席與主管宣傳兩職合二為一,是為劉雲山。政法委書記降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民間評議的功力。薄熙來倒臺後,民間矛頭,直指薄在政治局常委裏的靠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指明此人借口維穩,在手中集中了無限資源和權力;周的可怕權力,也威脅到其他當權者本身。

 

盤點七常委,政改無望

 

習近平,身兼黨政軍最高職務。外界對習抱有政改幻想,大抵因為,其父習仲勛是公認的改革派人物、良心政治家,縱觀中共紅二代,各自都接受父親影響,並在意識形態上效忠其父,正反均不例外。正面者,如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葉劍英之子葉選寧等;反面者,如薄一波之子薄熙來、毛澤東之孫毛新宇等;中間者,如林彪之女林立衡、陶鑄之女陶斯亮,終其一生,都為父鳴冤辯護。人們沒有理由懷疑,習近平會成為一個例外,而背棄乃父理想情懷。然而,習受制於“看死內閣”,被一群大齡常委監視,未必能有所作為,尤其頭個五年任期;另外,果如外界傳言的那樣,習健康不佳,那麽,習也可能自甘守成而無所進取,一如其前任胡錦濤。

 

李克強,將出任總理。這是團派在政治局常委中的碩果僅存,他將作為胡錦濤的影子而存在,不同的是,李未必如胡那般僵化,更可能隨大流,若整個領導層趨於保守,他也樂得保守,如果領導層有意改革,他也不會成為阻力。

 

張德江,江系人馬,將出任人大委員長。足以證明其保守派特質的,至少有三樁:曾在北朝鮮金日成大學“留學”、主理2011年溫州動車慘禍時竭力隱瞞真相、接任薄熙來的重慶市委書記一職後毫無建樹作為。

 

俞正聲,親江系的太子黨人物,將出任政協主席,政治立場趨保守。善於見風使舵,口惠而實不至。最新典型口惠語:“只要中央決定公布財產,自己很容易公開,因為我沒有多少財產。”

 

劉雲山,跟共青團沾一點邊,其實是江系人馬,頑固的保守派。先後任中宣部副部長9年、中宣部部長5年,窮盡了打壓言論自由、扼殺輿論空間的敗行劣跡。劉雲山以黑馬姿態入常並高居“國家副主席”之位,盡顯當今中國政治之黑暗。

 

王岐山,太子黨人物,在7常委中屬於中間派。原本擅長管經濟,卻被安排出任中紀委書記,原因在於,要為李克強讓路,如若不然,由他出任常務副總理而主抓經濟,李將被架空,重演當年李鵬與朱镕基搭檔的尷尬關系格局。王本性圓滑,並非黑臉酷吏,出任中紀委書記,必是貪官汙吏和特殊利益集團的福音。

 

張高麗,江系人馬,保守派。十八大前夕的一場天津大火,死傷枕籍,並沒有燒掉他這個天津市委書記的烏紗帽,反而平步青雲,拿到“入常券”。可見中共官場任人唯親,並不問政績、責任。張將出任協管經濟的常務副總理,占據原本屬於王岐山的位置,以外行冒充內行,證明,中南海吏治,遠離選賢任能,而優先於擺平關系,本末倒置。

 

防政改,江澤民最後一搏

 

7人當中,保守派至少占4,中共政改,至少5年內無指望。這正是江澤民的如意算盤。再過5年,江91歲,能不能活到那個歲數?江心中沒底,然而,“我死後哪怕洪水滔天!”獨裁者的心願,是設置最後的保險。

 

今年以來,國內外一片政改呼聲,嚇壞了江澤民。習近平雖為江所推舉,但隨著江溺愛的另一太子黨人物薄熙來翻船,局勢演變,江對習的防範,已經超過了對習的支持。說不定,對當初推習接班,江心下,已頗為後悔。

 

於是,江澤民及保守派大反攻,發動空前激烈的權力鬥爭。針對薄熙來落馬、保守派遭重創、改革派呼聲高,江系作出兩大動作:阻擊新生代改革派人物李源潮和汪洋的入常路,為此,不惜拉上六四屠夫李鵬助陣;拋料給《紐約時報》,爆溫家寶家族資產,打擊改革派聲望。針對民間對習近平的政改期待,江系發動人海戰術,下令保守派搶攻常委多數席位,以期牽制習近平,防範習的任何政改意圖。針對中外“去毛化”呼聲,依然掌控黨內意識形態的江系,高調強化毛澤東思想。江澤民的最後一搏,處處與民意對頂。老而不死是為賊,國人可再次品味這個經典成語。

 

李源潮和汪洋被阻擋在常委會門檻之外,寫照了改革派的大敗。而作為改革派的龍頭人物,溫家寶沒有留下任何政治遺產,在政治局常委中,也沒有留下任何政治傳人。縱觀十八大前後,改革派從呼聲高漲到遭遇滑鐵盧,教訓慘重:如果不與民間力量相結合,而僅僅在黨內爭高下,絕無勝算可能。這為中共黨內生態所決定。所謂“差額選舉”,在小圈子裏玩耍,在特殊利益集團內做戲,更可能差掉改革派,即那些被既得利益集團視為離心離德的異類。

 

胡錦濤裸退,與江澤民同歸於盡

 

團派中,僅李克強一人入常,至少在權力核心(常委層面)。如非要论资排辈,说李源潮(62岁)和汪洋(57岁)还年轻,可以等一等,那么,刘延东(67岁)呢?唯一的解释,因刘延东也是团派。团派大败!這是胡錦濤的失敗。在政治局和中央軍委層面,胡人馬占到一半,據此是否可以說:江系贏了政權(政治局常委),胡派贏了軍權(中央軍委和四總部)?也不見得,胡人馬占一半,不過是10年積累的結果,並非其權力鬥爭的勝利。正如軍隊現役上將中,多數為胡所擢升,江提撥的,已寥寥無幾,也不過是時間和年齡的綜合積累效應。事實上,胡江權力鬥爭十年,胡技不如江,從十六大到十七大,再到十八大,都以江勝胡敗而落幕。有人又指望十九大,實在不必指望,因為,團派(或胡人馬)並不等於改革派。

 

權爭失敗,胡錦濤決意與江澤民死磕。胡裸退,一並交出軍委主席一職,乃是背水一戰,逼江不得再幹政。所謂“重要事項須請示江澤民”的內部規則,從此被廢。於是,設在中央軍委和中南海的“江澤民辦公室”,近期先後關閉。胡錦濤裸退,乃是與江澤民同歸於盡。

 

今年8月,筆者曾著文《胡錦濤裸退為上策》,勸告胡:“胡若有自知之明,應以江為教訓,避免自討沒趣。‘三十六計,走為上計。’胡錦濤全退、裸退,才是上策至少在中共權力交接程序化、制度化方面,留得個比江澤民較好的名聲。如能從此結束老人政治,也算功莫大焉。”

 

如今果然,胡以退為進,雖敗猶榮。誠然,要徹底結束中共老人政治,殊非易事,但,以胡錦濤裸退而落幕的十八大,至少成為一個良好開端,或許,這才是十八大的唯一成果。十年間庸碌無為的胡錦濤,算是臨走行善,將功贖罪。

 

十八大,是老人政治的勝利,也可能是老人政治的終結,所謂物極必反。盡管,名義上都已退休的江、胡二人,其臺下幕後的動作,在可見的未來,依然不會停擺。然而,胡江互鬥,彼此消解,若習李善於利用,遊刃其間,反倒可能贏得些自主空間。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21115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sitefolder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