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青教室心得報告-陪審團與台灣司法改革 ◎鄭文龍律師 2017-12-12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承襲儒家順民的醬缸文化,總是脫不了威權與虛偽,流亡來台的國民政府將這一切融入黨國統治,才得以維繫政權,六七十年來台灣人民被潛移默化到幾乎失去獨立思考能力,成為典型的「死老百姓」!大學時才觸摸「民主」出國才知「獨立」何物,6-70年代的留學生豁然嚮往「台灣獨立的必要」,漸漸成為「燈塔」引導著家鄉人們對「民主」的認知與追求。

經過幾十年多少志士前仆後繼的犧牲,台灣有了第一波的民主化,取消報禁、黨禁、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才有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目前有了第三次輪替,堪稱是民主國家了,仍有許多待改進空間。

台灣需要第二波的民主化以消除仍存在的亂象,黨國體制的長期壟斷公務機關,在心態與習慣上積習難改,
亂象如下: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行政權獨裁:以黨領政成為亂源如扁案、大埔案、洪仲丘案、媒體壟斷⋯

*立法權跛腳:國會沒有調查權、彈劾權、聽證及偽證處罰權。

*司法亂象已達荒謬、離譜、不被信任,據民調在台灣有八成的人民不信任司法,法官貪污嚴重,
2010年就有5名法官及兩名檢察官涉貪遭收押判刑。

法官參與政治鬥爭,2008年再次政黨輪替黨國餘毒作祟審判不公至為明顯,如換法官、檢察官教唆偽證、
總統干預個案, 最高法院公然違反罪行法定原, 有量身定做的實質影響說的判定,可謂政治強暴了司法。

恐龍法官問題嚴重,許多判定嚴重背離人民的生活經驗,才引起20幾萬人上街頭的白玫瑰運動。

其他如輿論審判猖獗, 法官不中立, 檢察官濫權起訴, 法官隨意罵人成常態 (被告, 律師,甚至證人都免不了)。

*最高審判體系紊亂且疊床架屋:美國只有一個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我國則有最高法院、
最高行政法院、司法院、大法官、公懲會,共編制130位大法官,以人口比例(美國人口3.2億,
台灣2300萬)形同美國一人分擔一法官時,台灣必須分擔280法官人次。

美國最高法院必須開庭辯論台灣不用、美個最高法院對人民開放台灣則禁止接近、
美國高院可以解決問題而台灣的無法解決。

如此沒有功能的法官充塞卻享部長級薪給有如「米蟲」般,司法的改革真是迫不及待呀!

台灣經過30年的民主進程,行政、立法已差強人意的民主化,唯有司法這一塊仍處戒嚴時期未民主化,
仍然籠罩在黨國統治的陰影下,必須大刀闊斧的改革,而改革的火車頭非「陪審團」莫屬,
千萬不要改革半套,絕不要司法院草擬的國民法官或日本的參審制。

歐美已施行數百年的「陪審制」經過進化已是成熟文明的審判制度,香港1845年引進,
韓國2008年起用美式的,但願我們能引進讓大家一起做法官,由人民當家做主的審判制度!

台灣目前存在司法的三病症:即已被貪污、恐龍、打手三病毒侵襲的法官與檢察官。
只有陪審團制度可以解決此司法三病庄。

美國憲法有保障人民受陪審團審理的權利,因為美國立憲者相信:

*政府(執政者、法官、檢察官)會濫權、貪污、打擊異己、法官與社會脫節或存有偏見等問題。

*權力需要制衡,陪審團可以有效制衡政府濫權。

*陪審團是用制度來解決法官個人的人性弱點卻無法解決的問題。

陪審團的功能:

*監督制衡政府的權力,免得法官倫為掌權者的打手。

*司法多元化及民主化,杜絕恐龍法官的發生。

*陪審團不易被收買,解決法官貪污的機會。

*讓陪審制度解決法官個人操守問題。

台灣人有能力參與審判嗎?

*台灣經歷民主化也漸趨成熟,台灣人民有能力作主。

*總統直選的經驗已是驗證。

*美國三百年前施行時半數以上是文盲,仍證明人民有能力審判。

*全世界已有52個國家施行已是主流了,以台灣各方面水準應綽綽有餘。

*香港1845年採用,韓國2008年採用。

*若採用司法院草擬的國民法官或日本的參審制,是歧視人民的菁英主義,有機會讓法官控制參審員,台灣存在已久的司法三病

無法解決。

台灣何以需建立陪審團制度:

促進「司法民主化」,藉以革除:貪污法官、恐龍法官、黨國法官、並減少媒體審判。

改革司法的六方向:陪審團制度、律師有調查權、法官民選、法官來源是優秀律師、改革法學院、證據法則。

讓我們每人有份於台灣的司法改革,發揮個人最大影響力,告訴周遭的親友、立委議員等有影響力的人,
努力傳播出去,對陪審團制度認識並有信心。
只有如此台灣的司法改革才算完成,一次到位的解決長期被詬病的司法沉坷。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