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腐的病毒在台灣到處蔓延 ◎陳茂雄 /民報月刊 2017-12-10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獨裁統治年代,台灣的貪腐集中在獨裁集團,一般人只能靠近獨裁集團等待流出來的油水而已。可是政治民主化之後,貪腐的病毒反而到處蔓延,各階層都有,官員、民代、金融機構、企業家等,有太多人在發財,只是苦了納稅義務人

陳茂雄

獵雷艦是國艦國造的重要項目,由慶富承接該案,本來它沒有受到國人的特別關心,然而因詐貸案引來媒體界的注目,國人才發現招標的過程似乎有嚴重的瑕疵,依資金及執行能力來評斷,慶富都不屬前段班,為何能壓倒對手,後來又被發現聯貸的過程似乎有問題,應該有官方介入。獵雷艦案的招標及聯貸都在馬英九執政時期完成,綠營立委因而對中國國民黨開炮,藍營則提出其他問題以模糊焦點,只是效果不彰。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在中國國民黨手忙腳亂之際,正好獲得高雄市政府海洋局前局長王端仁為慶富協調租地的錄音檔,其內容出現慶富的副董事長陳偉志特殊的言詞,表示他曾去總統府請求提早撥款,且達到目的。中國國民黨如獲至寶,乃透過媒體宣稱新政府圖利慶富,逼得新政府對外公布慶富陳慶男父子進入總統府的紀錄,總共進入總統府六次,其中五次是在馬英九執政時期,且有幾次還是赴國宴,新政府時期才一次。

藍營將焦點放在陳偉志進入總統府一次且見了黃志芳,就使二十四億元的工程款提早發放,不過民進黨則提出慶富見馬英九時代的總統府副秘書長熊光華就獲得二0五億元的貸款,雙方的互咬似乎沒有停止的跡象,雖然軍方已公開表示,不只總統府沒有介入撥款問題,連國防部長都不知情,只是人民並不會深入了解。目前可以確定的,人民已看昏了頭,該案的金額係以億為單位,甚至於牽涉到百億元的糾葛,對人民來說,它是難以想像的數目,人民認為國家的根基是否已完全腐敗?否則怎麼會發生那麼嚴重的弊端?

事實上慶富的獵雷艦案只是冰山一角,這種事情在台灣已經相當普遍,只是沒有被揭發而已。對銀行而言,一般人提供了抵押品,貸款的額度還是很低,反而資金不足的廠商可以獲得龐大的貸款。對廠商而言,標了公家的工程致富者大有人在,公家的工程真的有那麼好賺嗎?官員、公務人員(含軍人)、金融機構也有人發財,台灣的薪資有那麼高嗎?司法須依循「無罪通定」的原則,沒有證據就不能定其罪,只是人民普遍認定被判刑者只佔貪腐者的極少而已。

獨裁統治年代,依附獨裁者的官員掌握大權,那年代貪污是公開的,沒有掌權的人只能依附權力中心分一點油水而已。有一些名嘴歌頌蔣經國,說他最重視清廉,這種現象是奴才當久了忘了自己是奴才的奇怪現象,蔣家的特色是只重視忠貞度,不在乎貪腐。就以高雄青果合作社理事主席吳振瑞的金碗案為例,1963年日本開放台灣香蕉進口,香蕉外銷成為台灣當時獲利最豐的農產品之一,每年賺取外匯6000萬美元,改善了台灣南部蕉農的生活,也強化了台灣經濟。因為外銷業務良好,高雄青果合作社的社員大會通過以金碗贈送相關官員。當時有特定的官員要分食香蕉外銷這一塊大餅,只是不能如願,因而以揭發金碗案來報復吳振瑞。當時獨裁政權面對一個困擾的問題,若是行賄者入罪,收賄者更要懲處,只是蔣經國不可能讓愛將因收賄而坐牢,金碗案因而改以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布禁止黃金買賣之行政命令來判刑。這是荒謬的笑話,全國到處都是銀樓,怎麼會沒有黃金買賣?其真正的理由是蔣家只重視忠貞度,容許獨裁集團貪汙。

顯然的,獨裁統治年代貪汙集中在獨裁集團,沒有受到關愛眼神的人不容易貪汙。政治民主化之後,貪腐的現象到處蔓延,最明顯的變化是民意代表。獨裁統治年代,民意代表只依靠獨裁集團分一杯羹而已,可是政治民主化之後,民意代表可以利用質詢以及審核預算的權力,對行政單位施壓,以獲取不當得利,難怪有民意代表,花費大筆金錢選舉,卻越選越富有。台灣是相當容易出現弊端的國家,而民意代表對行政單位有監督權,各單位的不當得利若沒有讓民意代表分紅,他們就會砸鍋。

以前農業社會,銀行在社會的重要性並不很大,可是進入工商社會之後,銀行就扮演重要的角色,尤其是經濟奇蹟年代,大家爭相向銀行代管。那時候貸款的人相當多,存款的人少,所以金融界對存款者相當禮遇。由於貸款相當不容易,所以要有回扣才可能有巨額貸款,已是公開的秘密。經濟奇蹟經過高峰期之後就走向下坡,金融金構出現存款過多的現象,所以變成歡迎貸款,其業績的重點已不在存款,而是放款,照理說,大家都在爭業績,歡迎各界貸款,以前的回扣的陋習應該消失才對,事實並非如此。小額的消費貸款及抵押貸款不會有問題,其作業相當正常,只是對企業家而言,這兩項貸款不符合他們的需求,他們要的是信用貸款,只是並非人人都貸得到,它牽涉到官方、回扣等問題,還是弊端叢生。

以前融機構的待遇高,算是金飯碗,大家搶著要。可是開放民營銀行之後,由於競爭劇烈,有很多金融機構經營不下去,生存出問題,待遇當然不如前,可是照樣被認為是肥缺,大家爭得很厲害,尤其是高階主管,原來金融機構還存在很多好處。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7/12(民報月刊12月份專欄)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