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是龍的傳人,還是馬列傳人?◎ 余杰 /民報 2017-12-03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17-12-03
◎ 余杰

當年,毛澤東驕傲地以「潑猴」自居,而身為「毛的傳人」的習近平,也是猴氣十足,與其說他是「龍的傳人」,不如說他是未能「進化」成人的猴子,在全世界面前表演「猴子的新裝」的好戲。(圖/創用CC授權+合成)

當年,毛澤東驕傲地以「潑猴」自居,而身為「毛的傳人」的習近平,也是猴氣十足,與其說他是「龍的傳人」,不如說他是未能「進化」成人的猴子,在全世界面前表演「猴子的新裝」的好戲。(圖/創用CC授權+合成)

近平在紫禁城以最高規格款待來訪的美國總統川普,並以「龍的傳人」向客人自我介紹,荒腔走板,貽笑大方。

「龍的傳人」一說,來自於一首上世紀80年代,從港台傳入中國的「流行歌曲」,並不見於任何官方正典的記載。在帝制時代,惟有皇帝才能以「龍的傳人」自居,龍椅、龍袍只能由皇帝獨享,普通人等若使用龍的圖案,就是危險的僭越行為,立即被抓去砍頭,甚至誅九族。即便是一代權臣李鴻章,也曾因為未經皇家允許,跑到「龍陵」遊覽一番,而被彈劾丟官。

在美國魔幻小說《冰與火之歌》中,倒是有一位號稱「龍之母」的金髮小龍女,孵出三條噴火巨龍,為之南征北戰,好不威風。而習近平並非皇族,也沒有張牙舞爪的飛龍可供驅使,卻也敢以「龍的傳人」自詡,真是無知者無畏。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習近平款待川普觀賞的京劇中,有一折是美猴王的故事。川普大概看不懂充滿東方魔幻現實主義色彩的「猴王造反」,不知道孫悟空的名言乃是「皇帝輪流做,今日到我家」。當年,毛澤東驕傲地以「潑猴」自居,而身為「毛的傳人」的習近平,也是猴氣十足,與其說他是「龍的傳人」,不如說他是未能「進化」成人的猴子,在全世界面前表演「猴子的新裝」的好戲。

習近平喜笑顔開地迎接「萬惡的美帝國主義」的魁首的那一天,正是蘇俄「十月革命」百年之際。俄國總統普亭雖是威權強人,卻也在紀念集會中歷數「十月革命」,給俄國帶來的巨大災難,聲稱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此悲劇重演。中國官方則未曾舉辦關於「十月革命」的慶祝活動,注意力全都放在川普訪華這一「重中之重」的大事上,馬克思和列寧這兩位老祖宗,會不會傷心欲絕呢?

習近平以「龍的傳人」的民族主義話語,掩飾他自己和中共作為「馬列傳人」的共產原教旨主義本質。中共在十九大上通過的新黨章中,雖然加入了「習近平思想」,卻不曾刪去「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之根基。習近平在「龍的傳人」和「馬列傳人」之間左支右絀、徬徨無地,他能調製出一杯怎樣的雞尾酒來呢?

即便由王滬寧這樣的御用學者為之打造新理論,習近平也無法完成一套前後不矛盾的、重塑共產黨統治合法性的學說。香港政治評論人金鐘評論說:「看清『十月革命』100年,由狂暴而煙消雲散的主流命脈,回望其氾濫於中國的支流。十分清楚,中共1949年革命的前30年毛澤東獨裁,完全是集『十月革命』暴戾血腥,加上東方農民造反的愚昧野蠻之大成,殺人如麻,文明盡毀,暗無天日,其罪孽何止於蘇共數倍計!……後30年仍以財大氣粗之勢,竊據國家權力,踐踏憲政,打壓異己,封鎖資訊。獨夫之心,日益驕固,越三世而圖萬世為君。對人民實行新的奴役。這是十九大的主旋律。」在這個意義上,前後兩個30年確實不矛盾,從毛澤東到習近平,都是竊國大盜。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