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權的謬誤 ◎ 陳茂雄 2017-11-22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監察權的謬誤

<監察權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目前的監察委員屬政務官,身分不符,且完全執政的總統能掌控監察權>

陳茂雄

行政院日前公布獵雷艦案的調查報告,前監委葉耀鵬痛批內容草率,加上蔡英文總統從未對此表達「震怒」,反應不尋常,研判民進黨政府任內可能不會辦出結果。不過在葉耀鵬放炮期間,監察院的獵雷艦案四人小組已將展開調查,其對象含括府院、前行政院祕書長簡太郎、總統府第三局局長李南陽、及前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必要時還會擴大調查。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葉耀鵬或許在政壇的時間太久了,認定政治人物都要作秀,才會覺得沒有讓媒體播出「震怒」的鏡頭,就是「反應不正常」,事實上總統身分對不滿意的事未必就要「震怒」,而且是透過媒體表現。葉耀鵬卸任已一段時間,還未回歸平民的生活,腦海裡一直留存「震怒」的鏡頭,事實上能力強的人應該談笑用兵,不必以「震怒」來掩飾能力的不足。

監察院現在才調查未免政治立場太過於鮮明,該調查時期不調查,接近尾聲才對涉入不深的新政府騷擾。慶富案在馬政權時期招標,也在馬政權年代完成了大筆的貸款,一般民眾認為情況相當不正常,新政府接手後,只出現軍方提早撥款,其情節與馬政權年代比起來有天壤之別,監察委員在馬政權年代為何不調查?

慶富案若出現違法事件,應由司法單位接辦,事實上司法單位早已經著手調查。未來監察院就算查到違法的事實,也要移轉司法單位追訴,因為監察單位並沒有司法權。若屬失職,馬政權時代的相關官員已卸任,監察院只能放馬後炮,就算彈劾已卸任官員,公懲會也不能對其懲處。至於非公務人員部分,當事人可以完全不理會監察院,因為監察權只能監督公務人員。

監察委員現在才開始調查,當然是針對新政府,給民進黨政府壓力。這一屆監察委員是在馬政權完全執政時期任命,可以說是「馬友友」。台灣政壇意識形態嚴重對立,各階層都一樣,公務人員如此,怎麼能期待監察委員保持中立?連已卸任的葉耀鵬都不能跳脫意識形態,要如何期待現任監委有突出的表現?連外行人都可以看出,慶富案的問題出在馬政權時期,由綠轉藍的葉耀鵬卻只批判民進黨政府,對馬政權隻字未提。

上述是目前監察委員產生制度的第一個缺失,只要執政者完全執政,監察權就會為政治服務,尤其是馬英九政權時期最為嚴重,監察委員全部是馬系人馬,不要說黨外人士,連中國國民黨內非馬系人馬還是一樣進不了監察院。蔣介石是獨裁者,可是他還會挑選幾個黨外人士進入監察院點綴一下,馬英九卻赤裸裸將監察院變成馬家班。

目前監察委員的產生制度,除了上述缺點外,還牽涉到監察院正副院長及監察委員的身分不合民主體制的問題,監察權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目前的監委身分出問題。民主體制人民是國家主人,選舉就是委託的程序,委託行政主管推動行政權,委託民意代表掌控立法權,事實上還要委託監察單位來監督公務人員,所以監察委員應該由人民直接或間接投票產生才合民主體制,目前的監察院正副院長及監察委員的產生是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後,再由總統任命,其身分是政務官,他們要如何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17/11/22(太平洋時報台灣看台灣)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