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看台〉美媒持續霸凌川普 ◎廖清山 2017-10-30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幾乎從川普參加總統大選、當選、就任,直到今日,美國媒體完全沒有停止對川普本乃至其家人的言語攻擊。而且是全面性的聚眾滋擾(mobbing),從報紙、電視,甚至網路,往往是習慣性而且反覆、不斷的憑空捏造,歪曲真相,張冠李戴,移花接木,企圖蹧蹋、凌辱、砍伐川普。

選前,一則多年前「川普蔑視女性」的影片「出現」後,「紐約時報」報導,這項醜聞已成為川普的選舉致命傷,更恐怕讓共和黨整黨跟著一起陪葬,讓許多黨內人士紛紛跳出來與他劃清界線。該報甚至形容「共和黨目前『瀕臨內戰』」,川普很難贏得選舉(當時,我幾個共和黨籍美國朋友,堅持那是假新聞,他們絕大多數人支持川普到底,不受新聞抄作影響)。

選後蔡英文和川普通電話,「金融時報」率先披露消息之後,開始一面倒地批評這通電話,認為這會激怒中國;美國廣播公司(ABC)說,此舉「敲響了外交警鐘」;洛杉磯時報更以社論稱川普「製造外交災難」。此外,「時代」雜誌、CNN等也都表達了類似的「擔心」。幾乎整個週末,媒體上都是對這件事,做出負面的報導和評論。

一如現代社會,多數媒體視公眾人物似寇讎,非整之而後快。美國媒體也普遍有種「不管川普做什麼,都是錯誤的」思考方式(逢X必反之類),以致於把台灣議題當做打擊川普的一環。而忘了自己所主張的那些民主與自由價值,只重強權,輕忽弱國的平等對待。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對此,川普四兩撥千金,正面回應說,「我完全了解『一中政策』,但我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被『一中政策』束縛」,「我不會讓中國指揮我」。

當然,美國媒體繼續沒機會就找機會,一逮到機會便不斷的攻擊瘋駡。以川普脾氣火暴的個性,根本不懂什麼叫息事寧人,於是跟著駡回去。

川普說,主持CNN早上節目的柯謨(Chris Cuomo)「就像是被栓住的瘋子」,「他那種仇恨的程度簡直更像是隨時要爆炸的鍋爐。」;萊蒙(Don Lemon)「可能是整個廣電界裡最笨的人」,「到晚上節目,有時CNN會請到一些評論者,不小心說了我(川普)一些好話,他們就會馬上驚恐尖喊,趕快中斷節目,進廣告。記得嗎?」

川普的批評不只針對電視名嘴,也不放過平面媒體。他同樣大罵一直批評他的報紙說,「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都非常、非常不誠實。」

根據哈佛大學舒思深媒體、政治與公共政策中心研究,川普上任百日,「為負面新聞樹立一套新標準」。他們發現,這段期間具有明確調性的報導中,川普的負面報導以8比2的懸殊比例,遠遠超過正面新聞。報告甚至下了這樣的註解,「給川普的版面不留情面」。哈佛大學教授派特森(Thomas Patterson)領導的研究指出,這無法作成主流媒體是否以「公正且平衡的方式」報導川普的結論。

這種「給川普的版面不留情面」的報導,最新的一則是,美國黑人中士強生本(10)月初在非洲尼日作戰時不幸身亡。卻傳出美國總統川普致電慰問其遺孀梅西亞時口氣冷漠,甚至記不得死者名字。民主黨國會女議員芙瑞德莉卡‧威爾森事後對媒體轉述川普在電話中對梅西亞說的話,並公開指控川普缺乏同理心,對遺孀不尊重。引發輿論軒然大波。

慰問陣亡將士遺眷是美國總統最嚴肅的職責之一,但如何處理,每個總統各有其標準,作法不一定相同。

娜塔莉‧奚利的兒子丹尼爾是海豹特種部隊,2005年在阿富汗執行援救任務時不幸遇難。她說,她收到小布希的慰問信函,而沒接到電話。

湯瑪斯‧沙利文2015年7月在田納西州帕塔努嘉後備軍人中心遭到攻擊時喪生。湯瑪斯加入陸戰隊的兄弟約瑟夫說,生在科威特的暴徒開槍發動攻擊當天,湯瑪斯救了10多名軍人,家人卻只接到總統的制式信函。他的父母一直在等歐巴馬的電話,卻大失所望。

可見小布希和歐巴馬,也非每次都致電慰問,做到人人「滿意」。

根據統計,自從川普就職之後,到目前為止共計有20位美軍因公殉職。華郵採訪其中13位陣亡官兵的家屬,並在報導中指出,川普與家屬的互動狀況各有不同。約有半數家屬有接到川普打來的電話,其餘半數則說川普從來不曾與他們聯繫過。

裘迪‧米西汀說,她20歲的繼子艾歷斯本月1日在伊拉克被炸彈炸死後,華府給予他們家人很多支持。詢以川普有沒有跟他們連絡時,她說,「我不講熱愛部隊的總統壞話。」

娜塔夏‧德艾倫卡在特種部隊的37歲丈夫馬克,今年4月在阿富汗陣亡。她在機場迎靈不到24小時後接到川普的電話,使她感念在心。她說,「他問到我的孩子,問他們唸什麼學校和從事什麼運動,讓我覺得好過一點。」

陸軍中尉威斯頓‧布拉夫頓,今年4月在伊拉克巡邏時遭到炸彈攻擊喪生。他的母親說,大約10天後家人接到川普的電話,談了大約五、六分鐘,而且川普沒有絲毫匆匆打發的意味,以身為父母而非最高統帥的語氣講詞,一再誇威斯頓,使家人感到很安慰。

美國陸軍下士狄倫‧柏德里吉今年6月在阿富汗為國捐軀,他的父親收到了川普總統承諾,從個人帳戶開立的2萬5000美元捐款支票。狄倫的繼母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感動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可見川普並不「冷漠」,「缺乏同理心」,「對遺孀不尊重」。自掏腰包,拿出2萬5000美元慰問遺族,至少沒見過小布希和歐巴馬有類似的行為,為何媒體唯獨對川普苛責?

川普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後,部分媒體刊登他年輕時就讀軍事學院,穿著軍裝的照片。但這些媒體錯誤的把川普說成是軍人,這與事實並不相符。

原來川普小時候就讀於紐約森林小丘學校以及邱林學院,但到了13歲時,他的調皮搗蛋和桀驁不馴,令他的父母感到頭痛。因此決定要把他送去一個紀律嚴格的院校,讓學校好好管教他,這學校就是紐約軍事學院。

雖然號稱軍事學院,根本和「軍事」毫無關係。學生穿軍服,聽口令,過著軍營一般的集體生活,但這學院並不隸屬於美國國防部或者任何一個軍種。所以川普從來都不曾是軍人,他對軍隊的事務,一直就很陌生。擔任三軍統帥以後,一切都要從頭學習。

陸戰隊四星上將退役的白宮幕僚長凱利說,川普上任時請教他遇到軍人捐軀時,如何向軍人家屬致哀。凱利說他還建議川普總統不要打這種電話,因為「你說什麼都無法減輕這些家人的痛苦負擔。」

川普也承認,他上任後「打電話給所有陣亡美軍的家屬,打這種電話是最難的。」但在梅西亞專訪播出之後,川普透過推特,發表推文寫道,「我與中士強生遺孀的電話交談,口氣是非常尊重的,從談話一開始我就說出他的名字,毫無猶豫的!」

按道理說,川普和強生素昧平生,無冤無仇。根本就沒有理由在特殊時期打電話給其遺孀,說些不該說的話,故意造成對方的困擾。川普再怎麼吃飽飯閒着沒事,也不會那麼無聊吧?

這通電話,究竟在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讓梅西亞感到被冒犯,造成大家不愉快,當然非常遺憾。但國會議員威爾森本來就不該在旁「偷聽」,事後也不該對媒體「轉述(不知有無加油添醋,故意扭曲)」川普在電話中對梅西亞說的話,進行對川普的人身攻擊。媒體更不可在理解通盤事實以前,便唯恐天下不亂,興風作浪,把事情鬧大。

川普和梅西亞談話,只是他們兩人之間的事,外人不自動離開現場,對當事人是一種不尊重。一個政治工作者「窺探」敵對陣營的隱私,本身就是窃盗,完全不光明正大。威爾森竟然將「窃盗」而來的資料公諸於世。媒體不加譴責,還隨風起舞,真正沒有道理,更是不道德。

(以媒體的嗜腥愛味,假定竟乘機製造他們心目中「素行不良」的川普「性騷擾」梅西亞,那就事誌大條,天翻地覆,恐怕有得大吵特吵,一時半會很難收拾。還真虧他們沒有那樣亂搞。)

梅西亞說,「我聽到他講到我丈夫名字的時候,就結結巴巴的。這就是對我傷害最深的地方,因為如果我的先生是在那麼遠的地方為國而戰,為了我們的國家冒險犧牲,為什麼你連他的名字都記不起來?」

這句話,太過情緒性,一點也不現實。

總統本來就不認識陣亡軍人,決定打電話之前,資料會送到手裡。什麼時候打,談話時間多久,內容是什麼,通常都有相關人員提供意見,必要時恐怕還會出面「控制」。「結結巴巴」、「名字都記不起來」,有可能梅西亞理解錯誤,也有可能總統部屬作業不完備。原可以澄清,更可以設法改進的事情,却被拿出做為鬥爭的資本,實在太超過。

根據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哈佛公共衛生學院和羅伯特伍德強生基金會本月24日公布的民調反映,逾半數(55%)白人覺得白人在職場、求學過程及許多方面都遭遇到種族歧視。民調反映,那些屬於中低收入戶的白人,更易於認為白人受到種族歧視,不管是在求職、加薪、升遷時,還是在申請學校時。

川普的當選,很大部分是拜這些人之賜,這些所謂民粹和國族主義的勢力,正是川普崛起的主導力量。媒體持續拿黑人(特別是政客)誇大說事,蓄意直接對決,於美國社會絕對沒有幫助。

白人至上當然不可以,黑人無理取鬧也應該受到批評,政客不該乘機謀取個人利益,媒體更應就事論事,想法化解。無論是白人或黑人,都要一視同仁,不可偏頗,否則美國之亂,永難平靜。

據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卡特前總統在接受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採訪時表示,他認為美國媒體非常敵視川普總統,會毫不猶豫地貶低川普總統而且毫不顧忌。 他說,「我認為媒體對川普總統比對我所知道的任何其他總統都更嚴苛,而且這些媒體會毫不猶豫地貶低川普,而且不受任何限制。」



美國很多媒體都在抨擊川普的「美國第一」政策, 認為這種說法為世界所不容,並影響了美國與國際社會的關係。 對此卡特說,「他(川普總統)也許加速了這個進程, 但是這個策略在川普之前就有的。 美國在整個世界上一直是領導力量,現在不再是這樣了。」

事實上,每個國家都有他們自己的盤算,台灣人為了維護國家利益,推出「維持現狀」;中國人有「中國夢」;美國嚮往美國第一,天經地義。國家政策除非是損人不利己,人民高興就好,沒有什麼不可以(只可惜,台灣內外一直被「改變」現狀;中國夢背後看不到人民,僅有習思想)。

剛剛看到一則新聞,本來大批偷渡客在歐巴馬政府執政後期的數月,從美國和墨西哥邊界潮水般地湧入美國,但川普執政後的被捕偷渡客劇降。

根據海關及邊界保護局代理局長麥卡利南本月24日說,今年從美墨邊界偷渡的無證移民為45年來最少,他認為這是川普總統的功勞。

未悉美國媒體是否認同川普也會替美國做事。或者視而不見,繼續說川普一無是處,對美國百害而無一利,非早日下台不可。那樣,真對美國有幫助嗎?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