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韋恩斯坦性醜聞背後好萊塢的黑暗之心  ◎六都春秋 2017-10-18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17-10-18 | 身陷性醜聞風暴的好萊塢大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

好萊塢大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身陷性騷擾醜聞,就連巨星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和奧斯卡影后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也加入指控者的行列。茱莉通過電子郵件向媒體表示:「我曾在年輕時與哈維·韋恩斯坦有過不愉快的經歷,而此後,我選擇不再與他合作,並且在其他人與他合作時發出提醒。」


多位知名女星出面指控韋恩斯坦,包含巨星安潔莉娜・裘莉。圖片取自Gage Skidmore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紐約客》在一篇報道中說,有16名韋恩斯坦影業的前僱員和現任僱員向表示,「他們在與韋恩斯坦影業有關的工作場合裏曾見過或者知道發生過一些不被歡迎的性企圖和撫摸舉動」。該報道評論說:「在任何領域、任何國家,這樣對待女性的行為都是不可接受的。」

韋恩斯坦在好萊塢是「喊水會結凍」、「跺腳會地震」的教父級的大人物。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會曾頒發過的奧斯卡金像獎當中,曾有81部得獎電影是由韋恩斯坦參與創辦的米拉麥克斯(Miramax)電影公司或者韋恩斯坦影業(Weinstein Company)出品。該學會沉默許久之後猶抱琵琶半遮面地表示,將開會「討論有關韋恩斯坦的指控以及學會可能採取的任何行動」。



而韋恩斯坦拒絕道歉。其發言人薩麗對外表示:「韋恩斯坦先生明確否認任何有關非雙方自願性關係的指控。韋恩斯坦先生還進一步確認,對於拒絶他靠近的任何女性,從未有過任何報復行為。」她還說:「明顯,韋恩斯坦先生不可能就匿名的指控作出回應,但是有關任何作出記錄在案指控的女性,韋恩斯坦先生相信這些關係都是雙方自願的。」作為在韋恩斯坦身邊工作的女性,是否也是其性騷擾的受害者,外界不得而知。她繼續爲韋恩斯坦服務,除了錢之外沒有別的原因。

韋恩斯坦可能是好萊塢被揭露的最有權力的男性獵艷者,但他肯定不是唯一一個「被允許」恣意妄為的男性。韋恩斯坦的性醜聞讓人震驚,為什麼多年來雖然不斷有受害者揭露事實,好萊塢和美國主流媒體卻一直沉默似金、諱疾忌醫、遮遮掩掩呢?善於造夢的好萊塢,為何根本無視醜陋而黑暗的現實?

File:Hollywood Sign.jpg
韋恩斯坦在好萊塢勢力龐大。圖片取自Thomas Wolf

韋恩斯坦是那種利用他的權力做通道的男人,經過他可以達到名利雙收的目標;反之,得罪他的人不可能在這個圈子內繼續混下去。他控制著大批的觀眾、演員、編劇,以及由此而來的大把金錢。有評論者指出:「數十年來,他的行為被員工和合作者共同默許——這是好萊塢長期狀況的縮影,也是世界各地的女性在工作場合遭到騷擾的縮影。」韋恩斯坦宛如國王一樣,以一系列正面媒體報導為基礎,建立了自己穩如磐石的王國。記者卡爾在寫給《紐約客》的一篇人物特寫中,對其有著敏銳的觀察:「作為造星機器的擁有者,韋恩斯坦重塑了媒體的流程,如此一來他便能遠離負面新聞。」

韋恩斯坦的安全也就意味着更多女性的危險處境。喪鐘爲每一個縱容作惡者的人而鳴。編劇和導演、也是韋恩斯坦性騷擾事件受害者之一的Lena Dunham,在一篇文章中深切反省說:

2016年秋,我在韋恩斯坦影業公司為希拉蕊·柯林頓組織的一場義演上表演。之前我聽到過一些傳言。我覺得,在他贊助的舞台上表演是對自己價值觀的背叛。但我特別想支持這位候選人,所以我妥協了。我們都妥協過,說出我們為那些妥協感到遺憾不是懦弱的行為。……我很遺憾,自己明知這個人在我們行業的女性眼中不是好人,還跟他握了手。

這就是典型的「左傾幼稚病」——只要是爲了實現左派「偉大的理想」(包括讓希拉蕊成功當選總統),與一名性騷擾的慣犯妥協,就是不得不作出的選擇之一。爲了偉大的烏托邦,縱容一點點的惡算得了什麽呢?這就是列寧、毛澤東和波爾佈特的思維方式。Lena Dunham的這番反省,會讓她改變對希拉蕊的狂熱支持和非理性的極左派世界觀嗎?

File:Hillary Clinton (24552133881).jpg
Lena Dunham為了支持希拉蕊,而與性騷擾慣犯韋恩斯坦妥協。圖片取自Gage Skidmore

Lena Dunham的反省,不僅是一種個人性的反省,還擴展到對巨無霸式的好萊塢,以及以好萊塢爲代表的西方主流知識界、文化界的批判。那些衣冠楚楚、文質彬彬、滿口「平等」和「博愛」之類「大詞」的文化人,在面對現實世界和現實生活時,往往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標尺:

作為一個具有自由主義傾向的產業,我們迅速譴責川普總統,我們不能接受說性侮辱是『更衣室談話』。……然而,為什麼當我們中的一個人被揭露出具有羞辱和傷害女性的下流嗜好時,人們會保持死寂般的沉默,尤其是這個行業的男性?

那些關於川普的性騷擾的指控沒有一件是真的,而韋恩斯坦則是基本坐實的「性成癮者」。但是,川普是敵人,韋恩斯坦是朋友,所以左派將炮口對準川普,而將韋恩斯坦輕輕放過。這種選擇性的顯示「勇氣」,背後是人性的怯懦和虛偽:辱罵川普可以顯示「政治正確」,川普不會實施報復,辱罵川普的行為是安全的;然而,如果與韋恩斯坦這樣的「身邊的怪獸」對抗,則是自由派的「窩裡斗」,不僅得不到同僚的同情與支持,更會在整個行業中被目爲「害群之馬」和「格格不入的另類」,甚至失去工作機會。

韋恩斯坦的性騷擾醜聞,是給好萊塢這個可怕的洗腦機構的一記響亮的耳光,也是給三個喪心病狂的左派「賢達」的一記響亮的耳光,他們是: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歐巴馬和希拉蕊。

File:Meryl Streep from
梅莉·史翠普曾笑稱哈維·韋恩斯坦是一個「神」,性騷擾醜聞爆發後也發聲明指責韋恩斯坦。圖片取自Dick Thomas Johnson

昵稱「梅姨」、曾三奪奧斯卡的梅莉·史翠普是「左派中的左派」,卻長期與韋恩斯坦保持密切往來。她在2012年金球獎獲獎致辭時曾笑稱哈維·韋恩斯坦是一個「神」,後來在2017年金球獎上則強烈批評川普歧視一名殘疾記者——由此贏得滿堂喝彩,被視為敢說真話的「英雄」。

然而,當「神」一夜之間便成「魔」,這個多年來儼然代表着正義和真理的資深演員,不得不發佈一篇聲明,表示她對韋恩斯坦的醜聞報導感到震驚,這是一件「可恥」的事情,並讚揚那些敢於站出來作出指控的女性是「英雄」。她爲自己辯護說,「並非每個人」都事先知道這些指控的存在,包括她本人在內。然而,韋恩斯坦被控的惡劣行為早就是好萊塢公開的祕密:2013年宣布奧斯卡提名演員時,喜劇演員賽斯·麥克法蘭(Seth MacFarlane)開玩笑說,「恭喜,你們五位女士不用再假裝對哈維·韋恩斯坦有好感了。」觀眾哄堂大笑,梅姨也是其中之一,她不可能不知道這個玩笑背後的真相。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及夫人米歇爾當然不會忘記對韋恩斯坦這名「老朋友」和曾經的捐款大戶落井下石。他們在一份聲明中稱,對有關哈維·韋恩斯坦的報導「感到噁心」,並讚揚「站出來的女性勇氣可嘉」。然而,BBC編輯阿莫爾·拉簡(Amol Rajan)指出:

令人痛苦的事實是,很多、很多人多年來都一直知道有關韋恩斯坦的這些指控。說白了,他就是躲在光天化日之下,毫無疑問是在一定程度上因為他與名人名流的關係而受到保護,還有他一揮手就能給馬里婭·歐巴馬(Malia Obama)這樣的人提供實習機會的能力(就我們所知,馬里婭受到了絶對文明的對待)。

那麽,道貌岸然的歐巴馬夫婦為何不敢公佈他們的寶貝女兒在韋恩斯坦的公司實習的詳情呢?其間有沒有涉及權力交換的遊戲?歐巴馬夫婦向來喜歡代表受歧視的底層黑人發言,他們有沒有想過:如果他們的女兒只是一名普通黑人家庭的女孩,會逃過韋恩斯坦無所不在的「鹹豬手」嗎?



File:Sasha and Malia Obama prepare for school.jpg
韋恩斯坦曾是歐巴馬的捐款大戶,也曾提供歐巴馬女兒馬里婭實習機會。圖片取自Callie Shell

而希拉蕊與韋恩斯坦的關係就更加親密了。希拉蕊在選戰中刻意凸顯其女性身份,號稱自己是爲女性權益而戰。選戰失敗之後,她在回憶錄中指責那些未投票給她的選民「本質上是歧視女性」。然而,在希拉蕊的支持者中,偏偏不乏像韋恩斯坦這樣視女性爲玩物的「摧花辣手」。希拉蕊容忍丈夫克林頓「沾花惹草」的卑劣行徑(包括在白宮橢圓辦公室上演性愛大戲,玷汙總統這一民選國家元首的職分),當然也就對韋恩斯坦的「寡人之疾」熟視無睹、無動於衷——只要韋恩斯坦能給她捐款,能動員好萊塢的力量支持她。

韋恩斯坦確實是這樣做的,他曾為民主黨各部門籌得超過140萬美元的巨款,他一直是歐巴馬和希拉蕊競選活動的積極支持者。直到就連左派旗艦媒體《紐約時報》也對韋恩斯坦的性醜聞作出長篇報道之後,希拉蕊才跟韋恩斯坦划清界限——她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說,她對有關韋恩斯坦的指控感到「噁心」,並聲言會將韋恩斯坦為她的競選陣營所籌措的款項捐給慈善機構。然而,亡羊補牢,已經晚矣。

捕風捉影地將川普總統形容爲歧視女性的「男權中心主義者」的好萊塢和美國左派主流媒體,卻被韋恩斯坦醜聞揭穿了偽善的真面目。如今,蝙蝠俠變成了大魔頭,傳奇故事如何繼續下去?

封面圖片取自Thomas Hawk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