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智賢的強盜邏輯 ◎ 廖清山 2017-08-07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強盜自己榮華富貴,還要嚴辦別人沒繳停車費!」

7月24日的《黃智賢世界》開頭出現這句話時,讓人完全不明白中天《夜問打權》主持人黃智賢在講什麼。待慢慢看下去,注意到她接著說的是,「比起太陽花的強盜式行徑,韓生不過算是違規停車」。才知道,原來她是在替水球男韓福宇喊冤。

事情的緣由,中時電子報實習生韓福宇,一個中國共青團「校團委」的幹事,前不久由國民黨籍立委徐志榮助理丁旗源在「欺瞞」下,帶領進入立法院。經過時曾遭警衛隊攔阻,不過丁旗源堅持「我們一起的、都是我們辦公室的」,警衛隊只得放行。

就在前瞻計畫委員會議事攻防時,韓福宇站在國民黨一邊,拿起水球攻擊主席台。事後立法院經過檢討,對於立院警衛隊違規放行等疏失,將進行處分外,同時决定將就韓福宇的違法行為,移送法辦。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實習生韓福宇有沒有犯法?一切就讓證據說話。但中國共青團「校團委」幹事能不能在台灣立法院鬧事,恐怕不只是社會觀感那麼簡單。

不過鑑於中國政協倪子川,在新竹超商連偷兩次BB霜,被發現後扭送警方,後來卻不追究,不起訴;中國文化部官員劉忠奎,在飯店內對實習女大生熊抱襲胸,丟下兩百五十元人民幣,恐嚇女方不得張揚。台北市警方受理後,卻以性騷擾備案,讓劉忠奎從容離台;一間中國科技公司董事長馬中飛,參觀「國軍人才招募中心」時,非法闖入中心後方的軍事基地拍照,後來也不了了之。告發韓福宇,令人懷疑「做樣子」的成分高。不是說,已經「沒事」了嗎?

可見台灣社會太寬容,甚至到了沒有原則的地步。這一點,台灣人肯定要正視、檢討,否則遲早會吃不了兜著走。

可是為了替韓福宇講話,黃智賢竟把以《刑事訴訟法》與《社會秩序維護法》被移送的嫌犯,指為「違規停車」,又指太陽花的作為是「強盜式行徑」、「暴力攻擊警察,……毀損立法院財物估計從千萬元到上億。」歪曲真相,顛倒黑白,莫此為甚。

由於反服貿,發生了的太陽花學運,從一開始,兩百多名學生占領立法院。之後靠著網路動員,不只物資、醫療進駐,數十所大學,超過萬人從北中南到立法院聲援,中間有不少人擁有台大、清大、交大等國立頂尖大學的高學歷。後來部分學生突襲行政院,到50萬人走上凱達格蘭大道,和平靜坐抗議。經過24天後,學生退出立法院議場,和平落幕。

其間,曾經發生流血事件。雖然警方表明警察多人掛彩,但1985公民聯盟發起人之一的柳林瑋醫師從同業口中得知,當晚不少輕傷員警,紅腫就說扭到、痠痛。他不客氣的反問,警棍、警盾亂打過後,警察受傷比手無寸鐵的民眾多,這合乎正常邏輯嗎?

倒是台聯立委周倪安為了保護學生群眾,被打到眼窩骨折、身上多處挫傷瘀血;一位76歲的周榮宗在場和平靜坐,卻遭警察狠踹,用棍子、盾牌痛扁,導致他身受重傷,住院六天;中研院研究員黃銘崇只是去見證學運,就被毆打上銬;還有學生被踩關節,受傷的學生林志傑說,「我關節已經被踩了,跟警察求饒說我爬不起來,但他們始終覺得我在裝死。」

其他許許多多流血流淚的年輕學子,或許因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可能側重學業心無旁騖,沒有出面指控。但國民黨之所以會下台,絕對有那些年輕學子貢獻的一分力量。

而在學生撤出前,從各方影片照片顯示,議場內麥克風遭拔除,用來擋門的立委座椅,損壞約七、八成;投票器也遭搗毀,議場機房遭撬開,設備、線路亦遭拔毀,可能需要重新發包修復。而議場電腦在這段期間是否遭植入其他程式,也引發疑慮,基於資安,曾考量全數更換。所以一度傳出修復費用因此「數千萬跑不掉」,甚至有立法院人士評估要達上億元。

學生撤出後,立法總務處概估修繕費約新台幣285萬元,與原本初估的數字,出現極大落差。就是這筆錢,最初也曾傳出將由工總理事長許勝雄「代位求償」,負責所有的修繕金額。不過「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表示,民眾先前捐助此次運動的結餘款已足以支付此一款項,願意自行支付285萬元損壞金額,拒絕許勝雄的「代位求償」。

換句話說,太陽花學運沒有欠國家一分一毫,更不用說拿走一針一線。誰都可以批評學生的作法,但誣賴他們是強盗,顯然心態有問題,腦筋有問題。根本就是愚蠢又無賴的行徑。

然而針對主張移送韓福宇法辦的邱議瑩和徐永明,黃智賢卻可以昧著良心說,「邱議瑩和徐永明都是太陽花強盜的共犯。」甚至質問,「2014年的太陽花,也才不過3年,他們難道失智到遺忘了自己的所作所為?」

黃智賢,「也才不過3年」就「失智到遺忘」的,就是妳,不是別人。

這個黃智賢駡人駡到發狂,「民進黨和邱議瑩面對太陽花強盜的殺人放火般行徑,不但不譴責,還支持,還讚揚,還跑去做太陽花不要錢的保全。」如今太陽花是「強盜」,不再是「強盜式」。而且「行徑」也升級到「殺人放火般」。

「但最最諷刺的是,當年身為太陽花強盜首之一,佔領立法院的陳為廷,今天可是貴為你徐永明的時代力量黨的國會助理呢。你的黨主席黃國昌,也是『滋擾國會運作』的首犯呢。怎麼? 你們可以殺人放火還榮華富貴,別人怎麼闖紅燈就要被砍頭?」

從「強盜式」到「強盜」;「殺人放火般」到「殺人放火」,黃智賢完全不明白其用字有什麼分別。「式」「般」云云,原本就是不知所云。尤其是指控和事實相差十萬八千里,她卻是想到哪裡用到哪裡。天馬行空,毫無準則。——「太陽花」殺了誰?在哪裡放火?恐怕在夢中都沒有人能够找到一丁點影子。

黃國昌是一票一票選出來的立委,黃智賢不服氣,下屆可以參選,用不着眼紅。

至於陳為廷區區一個「國會助理」也可次說成「榮華富貴」,標準未免太低。據說黃父是醫生,難道台灣的醫生收入不豊,害得子女錯認幾萬月薪就是「富貴」,當個助理就算「榮華」?而傳說中的, 2000年前黃智賢在竹科擔任主管,年薪200萬,莫非都是「假新聞」?或則只有她可以拿高薪,別人拿小錢都是「豈有此理」?

談到「假新聞」,就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時,有一個叫保羅霍納(Paul Horner)的人,跳出來說,「我想,是我把川普推上了總統大位」。

他擁有一個專門寫「假新聞」的新聞網站,撰寫假新聞獲得的流量,可以讓他每個月從AdSense拿到 1 萬美金。譬如在大選期間,他瞎掰了一篇「其實去抗議川普的那些人都是領錢的走路工 」,川普的支持者愛死了這篇文章,川普競選總部甚至不斷轉貼這篇假新聞。為他帶來了不少點擊率,自然也為他增加不少收入。

假新聞成為網路中病毒式傳播,甚至影響選舉的力量。加州有個眾議員計畫立法,處罰刻意製造並傳播假新聞的網站或社交媒體賬號。但如何界定「假新聞」、法律和言論自由的界線在哪裡,目前還不得而知。

在大選結果公佈後,「臉書」佐克伯就曾表示臉書的假新聞助了川普一臂之力是「一個相當瘋狂的想法」,並堅稱臉書的假新聞和騙局是「極少的」。但他也表示,臉書將採取幾種方式來治理這些假新聞,包括「採用更強大的技術系統篩選虛假信息,更快地對這些消息進行標記」、「提供更簡單的舉報工具,鼓勵用戶對假新聞進行標記」。

當然在處理的過程中,難免涉及言論自由的問題。這一點,法律不能不重視,但實際的利害關係,每一個普通人也需自動把關。法律可以改,但假使為了維護「敵人」(包括潛在)的人權和自由,陪上自己身家生命,那就是得不償失,也愚不可及。

美國是一個最崇尚自由的國度,然而一旦感受自已的自由受到威脅,為了悍衛「基本權益」,也會強勢剝奪限制他人的自由。戰爭時期,自然不過。就算平時,這種行動,也可能出現。

川普一上任,馬上頒布了一道旅行禁令。在那道禁令遇到法律障礙後,川普對禁令進行了修改,但修改後的版本又被馬里蘭州的一位聯邦法官阻止。第四巡迴上訴法院的多數法官認為,第二個版本跟最初的版本相比並沒有什麼改進,「只是用略微不同的方式施行同樣的歧視,也就是俗話所說的『披著羊皮的狼』。」

被連罵帶諷,川普還這麼做,並非心血來潮,而是對選民的承諾。其實說白了,就是看準了美國人的「排外」心理,川普只不過在迎合。不過美國人之所以會排外,並不是沒事找事幹,也不能說他們那種心理是正常的。但回溯歷史,可以理解他們也有「苦衷」(2016年的研究表明,有壓抑感、失落感和因為壓力而想自殺的非裔要少於白人,許多白人自認被「不平等」對待。始作俑者,除了國內少數族裔,「外國人」也難辭其咎)。因為這事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待,就不討論了。

有人會質問,美國人怎麼會不清楚穆斯林禁令具有歧視性和傷害性?總統怎麼可以簡單地把「國家安全」這樣的詞貼到一個「違憲」的政策上矇混過關?

平時這類法律攻防,只有照步來,該怎麼進展,怎麼進展。但在特殊狀况之下,恐怕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二戰期間,12萬日裔美國人被關進了集中營,大家記憶猶新。這還是羅斯福總統下達了9066號行政命令進行的。

在台灣,整個社會好像早已不把匪諜當一回事。誰想造謠就造謠,反正信者恆信,不信者其能奈我何?於是像黃智賢者,還真活得滋潤快活。那些活得不耐煩的,遊行鬧事,有機會少不得到中國尋求片刻安慰,他們才不管其他人的死活。

甚至於特殊交通運輸業的罷工,有計謀,有戰略,有步驟,有節奏。華航焉,台鐵焉(集體休假),甚至藉颱風假之由,長榮航空也有無預警的變相罷工。台灣真是怎一個亂了得?

明眼人絕對不會懷疑,這背後肯定有股勢力在操作、打擊、癱瘓、分化,無所不用其極。

再說,承擔風險是一種犧牲,所以值得尊敬。倘若人人只會斤斤計較權益乃至無限上鋼,勢必火災見不到消防人員;停電找不到修電人員;敵人來襲無法出兵應戰。千萬別說這種事情不會發生。

黃智賢隨便指控別人強盜,因為邏輯上講不過人家,於是強詞奪理,造謠生事。把黑說成白的,把自己的弱點、錯誤怪罪到對方身上,這根本就是強盜的邏輯。

更有一些人,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講道理。能搶就搶,能盜就盜。最可怕的,他們巧妙、迂迴、隱蔽地,並不一定直接使用暴力,反而笑著臉,在合法的條件下,吃定你,吃死你。最後連你是怎麼死的,自己都不知道。

這就是台灣隨時隨地在發生的事。可是主其事者麻木不仁,置若罔聞,或者竟是顢頇無能。一般小人物除了乾著急,又不知道能怎麼樣。

現在呈現在面前,最現實的問題——這樣「亂」下去,台灣只怕遍體鱗傷,甚至粉身碎骨。有心人,怎麼能不警醒?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