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事難斷也難看 ◎ 廖清山 2017-07-01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新加坡李光耀在生的最後幾年,不斷被問到一個問題,「你走之後,新加坡會怎樣?」

不管真實的答案如何,起碼他大概不會想到,僅僅在他離世一年後,子女為了一個「李光耀價值」下的國務事、家務事,在Facebook上大打出手,鬧得不可開交、醜態百出。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身為醫生的李光耀之女李瑋玲在Facebook上毫不留情面地指責其兄,現任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為建立王朝」而「濫用權力」。她公開反對哥哥為紀念李光耀逝世一周年而大肆舉辦紀念活動,稱此舉不過是借李光耀「來謀求自己的政治資本」。

在李瑋玲的認知中,李光耀生前最反對「個人崇拜」,稱這樣浩大的「緬懷活動」過猶不及。「任何崇拜行為都有可能起反作用,未來的新加坡人以後在看待父親時,會認為他一生的功績是為了名利,或者是想搞出個王朝來。但他矢志不渝的一生只是為了新加坡的發展,不是為了他的名字永載史冊或者留下多麼宏大的政治遺產。」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這種印象,與世人對李光耀的觀感,大異其趣。

李光耀打擊政敵,一向毫不手軟。對反對黨和異議者,也一向出手狠辣。

1963年,尚未獨立的新加坡在李光耀帶領下,配合馬來亞、英國殖民政府發起大規模保安行動,拘捕及拘留至少133人,包括反對派重量級政客、新聞記者和編輯以及學生。

新加坡獨立後,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但自由備受限制。

最初李光耀利用《內部安全法令》,採取不經正當程序和公開審判的方式,將反對派抓捕入拘留營。更有大批人士被他驅逐到國外,終身不許回新加坡。政界被長期扣留的有林福壽、傅樹楷(陳嘉庚外孫)、曾福華等人。商界的有南洋大學主要創辦人陳六使,被扣留甚至被撤消公民權。報人被扣留的,有李星可、仝道章、李有成等人。實際上,各界先後被扣留的人士,數也數不清。

後來李光耀和新加坡政府改為以誹謗起訴政治對手,使其需要賠償金錢,數額一般總是大到對方賠不起的程度。迫使對方宣告破產,從而被剝奪從事政治活動的資格。以提告鄧亮洪損害名譽案為例,李光耀和人民行動黨毫無顧忌的動用整個國家機器來打擊反對人士,而新加坡法院完全是他們的附庸,依其意旨行事。(台灣人是否覺得似曾相識、深惡痛絕?)被告的反對人士會遭遇到連坐家屬,查抄資產,無法聘請律師,甚至被徹底剝奪辯護權。

李光耀更推崇嚴刑峻法、重刑重罰的法制理念。一個患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年紀僅18歲的美國人麥可•費爾,因犯法而被新加坡法庭判處鞭刑。引起美國報界發表文章與評論,強烈譴責新加坡政府的鞭刑「殘忍、不人道、有辱人格」,並號召美國公民湧入新加坡抗議。

李光耀長子李顯龍的第一任妻子黃名揚(是一位醫生)生下長孫李毅鵬,一生下來就患有白化病,視力有障礙。(後來因為受到家庭歧視,又患了自閉症。)這事讓盛氣凌人、不可一世的李光耀感到顏面盡失,自認為具有「最優秀血統」的家族,怎麼會得個白化病的孫子?於是攪亂李家後代血統基因的責任就落在兒媳頭上。孫子生下3個星期後,他們家族宣布黃得了心臟病死亡,相傳這是李光耀逼死兒媳。這事若屬實,其殘忍沒有人性,簡直令人髮指。

一方面,李光耀安排長子李顯龍擔任總理,續娶的大兒媳何晶擔任新加坡財政部全權控股的政府投資公司淡馬錫控股董事,次子李顯揚則是新加坡最大國有企業新加坡電信的總裁,……

不管李家怎麼看待,李光耀就是「一生的功績是為了名利」、「想搞出個王朝來」的獨裁者。李顯龍「為建立王朝」而「濫用權力」,不正是李光耀安排,也是他的遺願嗎?

在新加坡,李光耀就是真理的化身。一言九鼎,不能懷疑,不容挑戰,除非誰活膩了找不痛快。難道李瑋玲這麼快就忘了?

不過更令人驚奇的,除了國務事,李瑋玲和其弟李顯揚也指責兄長李顯龍違背遺願,意圖保留父親李光耀故居。直接把家務事,也端到世人面前。

對此,李顯龍表示他知道遺囑有幾個版本,但因擔心牽一髮而動全身,他認為問題應私下解決。根據他的說法,故居原由他繼承。他宣稱當初有意以星幣一元的象徵價,賣給妹妹李瑋玲但遭拒。隨後以市價賣給弟弟李顯揚,並將所得全數捐做慈善。

目前房屋所有人李顯揚則說,他還沒有計劃拆除父親位於歐思禮路故居後,會如何處置這塊土地。不過,姐姐李瑋玲將住在故居終老。

這麼一來,可以看出「球」根本不在李顯龍手裡。李瑋玲和李顯揚的張牙舞爪、虛張聲勢,完全是無理取鬧。

鬧吧!讓人看看李家有多虛偽,齷齪,骯髒不可告人。

其實表面上,李顯龍不像其父那樣實行鐵腕統治,還說過「異議並不意味著反叛」這種話。但類似李光耀那樣打擊政敵毫不手軟的態度,簡直一脈相承、不遑多讓。

2013年,一名生活在新加坡的日裔澳大利亞女子高木愛被控在網上發文挑起旅居外國人和新加坡人之間的敵意與仇恨,進而以「煽動罪」被判處10個月監禁。美國《華爾街日報》撰文抨擊,新加坡當局對言論的管控加劇。

2015年,網民鄞義林在網路撰文,題為「你的公積金去了哪裡?城市豐收教會審訊的啟示」,影射李顯龍挪用公積金。李顯龍隨後提出控告,索賠30萬美元。被影射貪污求償巨款,人權組織批以錢嚇唬異議者。

也是2015年,16歲的余澎杉在李光耀過世時,在網路上慶賀「李光耀終於掛了!」痛罵李光耀為「獨裁者」。結果遭囚精神病房,甚至吃上牢獄之災。

可見李氏王朝一向不待見異議者,必欲除之而後快,甚至對至親都沒有例外。

無獨有偶,在台灣,豬哥亮一家也上演一齣家醜鬧劇。

在豬哥亮病逝後,謝金燕一直神隱,用「自己的方式悼念爸爸」,挨轟不孝。其姊謝青燕突然打破沈默,發表千字聲明,表態因「我的爸爸豬哥亮被綁架了」,姊妹倆不會出席告別式。

「聲明」認為豬哥亮後事搞得太過高調,「低調告別也可以很有尊嚴更是瀟灑,但在這充滿置入行銷的靈堂、告別式、追思會裡他身不由己,他無法低調,造成社會觀感不佳及對部份人的不便。」

豬哥亮是一個身分特殊的公眾人物,來往的朋友,政、商、宗教,黑白兩道都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生前行事都要「多一點考慮」,死後他的後人,對那些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不是要切割就能够切得乾淨。謝金燕若有能耐霸氣拒絕,早說出來,也許真能辦一場「低調」的家祭。但在「告別式」進行到一半時,突然出現這種聲音,難免令人感到錯愕,而且與事無補,根本回不去。

尤其是,謝青燕(與或代謝金燕)指責同父異母的妹妹謝金晶,「我沒有因為父親在病榻前才碰幾次面(你摸著良心想你這兩個多月到病房幾次,爸爸都看在眼裡),次次到病房、幾乎次次被媒體拍的妹妹。」擺明不認這個小妹,顯得小氣又不得體。

謝金晶幾年前在南投草屯歌廳駐唱時,曾哭述7歲後就沒見過爸爸,直到20年後才與豬哥亮重逢。之後豬哥亮錄影,謝金晶都會貼心準備水果到場探班。豬哥亮罹大腸癌後,謝金晶更一路相伴。最初他不願意開刀,謝金晶便陪他南北跑宮廟祈福,包包裡全都是給豬哥亮的平安符。

報載,謝金晶的友人透露,從豬哥亮接受化療入院後,謝金晶就和謝順福輪班照顧。前幾個月豬哥亮病情不樂觀,謝金晶南下拜拜祈福,當然也有到醫院探視。他們很不理解為何要被說三道四,「時常就是捷運、家裡兩邊跑,何況只有被媒體拍到一次。」

而且媒體對謝金晶也不是那麼友善,連「豬哥亮告別式」穿條裙子,都有人拿來說嘴。

過去我有一個義大利同事去世,家屬尊囑在告別式當天,邀請許多朋友到家打撲克牌,因為這是他在世最大的嗜好;另一個希臘同事希望走後,朋友都到家喝酒跳舞,就當他只是請假遠行,不要悲傷,他的家人依照他的意思做了。這兩位同事的朋友,完全配合,沒有說三道四。

何况謝家早就定調告別式是一場秀,心情恰似辦喜事。訃文是「入場券」,連裝伴手太陽餅的紙袋都是大紅色。而且謝青燕、謝金燕突然出現時,謝家馬上替她們準備孝服。可見謝金晶的穿着,他們喪家是接受受的,外人真不必多管閒事。

其實有豬哥亮的加持,謝金晶都不一定成為「明星」賺大錢。現在人走了,她若能有工作,三餐溫飽,都要謝天謝地(娛樂圈不容易混,謝金燕比誰都清楚)。謝金燕一個大明星,還要跟她計較。這種醋,吃得不明不白,吃得莫名其妙。太奇怪了。

過去豬哥亮和謝金晶共同製造不少社會新聞,誰對誰錯,評者都有一把尺。怕的是,無端加油添醋,讓悲劇變成笑話,當事人却像啞巴吃黃蓮,有苦難言,這當然不是他們所期待的。如今謝金晶尚未成氣候,謝家後繼無人,剩下謝金燕一個人唱獨角戲,好壞都要由她一個人承擔。她應該會理解這一點,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後來謝金燕因為經紀人球球被誤會,出面代為澄清。頓悟之餘,寫下,「人在做,天在看,這句話我跟球球都相信,所以感恩謝家所給予我的困難功課,讓我更精進,更堅強。」

最重要的,她特別強調,「在父親離世前,能與我父親團圓,彼此擁有著無比珍貴的回憶,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從今以後,不傾訴,不訴苦,不說一字一句,只求父親後事一切圓滿,一切謝家男人說了算。」

失意時得罪人,可在得意時彌補;得意時得罪人,難在失意時補償。突然間看到謝金燕的精進聰明,她終於想通了。此後她的人生,大概已經可以掌握拿捏,收放自如。家人可以得到安祥寧靜,愛護謝家的人,也可以不作無謂的擔心。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