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光遠發飈 ◎ 廖清山 2017-01-16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馮光遠「突然」丟出一個震撼彈,透過臉書直播。諷刺時力已變質成「國運昌隆黨」,而宣布退出時代力量。

有人奇怪為什麼他不能好聚好散,臨別還來重重的回馬槍,哪像一個政治人物?

政治人物?他怎麼可能是政治人物?

馮光遠本來就是作家、記者。興之所至,他也曾經編劇、攝影甚至參與劇場工作。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他的能見度最強的階段,應該是在《中國時報》做「給我報報」的時候。當時他批判政治非常兇悍,被認為是殺傷力最強的一個媒體。

但寫着,寫着,終於遇到各種難關。由於諷刺立委吳育昇外遇,遭吳育昇控告;抨擊舞臺劇《夢想家》,也遭文建會主委盛治仁提告。後來更參與拒絕中時與反媒體壟斷大遊行等反媒體壟斷,以及反服貿各種運動。漸漸覺得在檯面上的人,對他來講都是蠢材。

因為蠢材太多了,馮光遠每天去駡他們、諷刺他們。然而駡不勝駡,怎麼諷刺也成不了事。於是想要直接入主市政府,用他對於市政的很多看法,跟他的團隊,一起來管理這個城市。決定參選台北市長的理由便在於此。可惜願望沒有達成,敗了之後,又決定參選新北市淡水區立委,並加入時代力量,還連續當選兩屆主席團成員,最終立委也沒當成。他參與實際政治的經歷,大概僅止於此。

基本上,馮光遠是一個性情中人,一直保有赤子之心。給人的印象,活生生就是一個老頑童。表面上有時插科打諢,嘻笑怒駡,其實骨子裡不斷求好求全,沒有功利、不講得失。所以被關時,還能談笑風生,一旦發覺某人有違原則,馬上不顧情面,鳴鼓而攻。

他本來跟馬英九、金溥聰都有一點交情。尤其是跟金,以前做戲劇的時候,他會帶小孩來看馮光遠的戲,對馮肯定是有好感的。結果却鬧出一個特殊性關係的大案,可見馮會公然諷刺黃國昌,根本就沒有什麼奇怪。

怪的是一個只能呆在體制外的人,却陰錯陽差,誤入體制內的決策機關。結果彼此格格不入,終至分道揚鑣,這到底是一件憾事,恐怕都非大家預期的。

至於屬於體制內的時代力量,情形又是如何?

從國家定位到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黃國昌表示,他感覺大多數的台灣人民其實都認為台灣本來就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接下來的任務是願不願意追求法理上的獨立,讓其他國家承認台灣。但這部分暫時可以放在一邊,需要優先處理的土地正義、勞工權益及最近引發相當大討論的婚姻平權、年金改革等問題,也就是追求「公平正義價值」,應是他們工作的重點。

假定時代力量有這種認知,他們便需匯集基進側翼、島國前進的台獨與國家定位,社民黨的社福、綠黨、樹黨的環保等理念,吸收、消化、發展出新興力量,正面與舊勢力在彼此可以承受的範圍內解決。畢竟政治是四捨五入的遊戲,強者尊重弱者,弱者配合強者。假如有人認為聲大肌肉粗便能解決問題,那根本是旁門左道,無法落實。

可惜大家看到的是,時代力量推了不少法案,不過也遭民進黨立委批評是在「割稻尾」,收割過去民進黨所提出的案子。對此,黃國昌表示,時代力量所推出來的法案,都是選舉前的主張,例如政權交接、國會改革、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等等,目前時代黨團只有五個立委,所以提法案的速度,其實已經比較慢了,沒辦法一口氣提出所有的法案。這種回應,很難讓批評者滿意。選舉時,誰沒開過支票呢?

還有,黃國昌之前抽到財政委員會,但因為想要推動反媒體壟斷以及《兩岸監督條例》等法案,希望換到交通委員會或是內政委員會。抽完籤之後,不但向民進黨喊話,希望「禮讓」一席,也洽詢國民黨黨鞭賴士葆。只是天不從人願,事實到底無法改變。

但此舉引起段宜康不滿,他在臉書暗諷,「從前我們的天下,得自己打出來。現在進入廿一世紀,社會文明得不得了;叫別人讓出來就行了。」對於要求民進黨「禮讓」一事頗為不滿。

又,黃國昌為了一例一休法案初審的議事錄確認,痛罵民進黨團可恥,還點名總統蔡英文出面解決。但有媒體爆料,早在事發前,黃國昌去電給蔡英文,希望求見討論勞基法,最後蔡英文專人專車接送,親自接見,沒想到三週後,黃國昌說翻臉就翻臉,嗆聲說,「那樣子一個可恥的會議,他們不敢接受檢驗,事情發展到這個樣子,蔡英文總統請你站出來。」

不管基於什麼理由,時代力量的這些作為都讓民進黨人搖頭嘆息。對於兩黨關係日趨緊張一事,黃國昌說,「我從未對民進黨或特定人士口出惡言攻擊,但倒是常被成為攻擊的對象。」

如今攻擊他的,又加上同黨馮光遠一人,不知黃國昌作何感想?

時代力量舉辦兩週年黨慶餐會時,鄭弘儀說,時代力量不是小弟、更不是側翼。

大概他們也有這種信念,一個可能造成風氣的「台港新生代議員論壇」,因為怕當小弟、側翼,無意連結外力,最終只成時代力量和香港立法會議員勢單力薄的對談;這幾天又有民進黨新潮流智庫主辦的「兩岸政經研習營」,在台北舉辦三天兩夜研習營,他們邀請曾經出席時代力量主辦「台港新生代議員論壇」的黃之鋒,以「台港民主未來」為題,與民進黨青年部主任黃守達對談。較眞的意味,相當濃厚。

一個五人立委的在野黨和民進黨一個派系的搶人遊戲,讓人見識到台灣政治人物需要進步的地方,還是不少。馮光遠的發飈,再一次讓人不得不面對這個問題,冷靜思考。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