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額捐款與悲情 ◎ 陳茂雄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在九合一選舉的倒數十一天,陳時中的政治獻金募款已達九八七0萬五五00元,超過九成都是小額捐款,由於金額已經滿足支出所需,政治獻金專戶乃於十五日午夜十二點關閉。民進黨建黨初期,所募的幾乎都是小額捐款,完全執政之後,小額捐款的額度快速減少,直到陳時中選台北市長,小額捐款再度暴增,代表有其特殊的意義。

在黨外時代,敢衝撞中國國民黨的黨外人士選舉時,完全不必操心選舉經費,只要辦政見發表會,自然有人捐款,而且都是小額捐款。民進黨建黨後,一樣有豐足的小額捐款進帳,中國國民黨就不一樣,幾乎看不到小額捐款,進帳的幾乎都是企業界的巨額捐款。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企業界的巨額捐款乃逐漸轉移到民進黨,可是民進黨的小額捐款卻沒有移轉到中國國民黨,而是逐漸消失。

以前的中國國民黨,由台灣人所組成的地方派系有很強的人脈,對選舉的戰鬥力旺盛,又有企業界巨額捐款,有錢有人,掌握資源的黨部又與地方派系合作無間,促使該黨屹立不搖,民進黨用盡全力也難以撼動,直到馬英九當家時,由於歧視地方派系,雙方合作斷線,後來又掀起鬥爭,促使地方派系崩解。

馬英九鬥王金平期間正值太陽花學運,連挺馬的立委都勸馬英九和解,好讓王金平負責解決太陽花學運,馬英九卻堅持鬥到底,所持的理由是「大是大非」及「莫大的恥辱」,這種理由地方派系的樁腳難以接受,王金平連被起訴都沒有,馬英九還被起訴,是誰帶給中國國民黨「莫大的恥辱」?事實上馬英九應該有鬥爭王金平真正的理由,只是不敢提出來,讓地方派系的樁腳不能接受,因而逐漸拋棄中國國民黨。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中國國民黨地方派系的人脈因馬英九而鬆散,自二0一四年的地方選舉開始崩解,二0一六年完全失去政權,更嚴重的連企業界的巨額捐款也移轉到民進黨,讓中國國民黨掌舵者感到頭痛的是企業的鉅額捐款回不去,又缺乏小額捐款,就算有人也沒有錢,要班師回朝相當難。

企業界將政治獻金當作投資,期待因捐錢而受到權力中心的保護,早期由中國國民黨執政,企業界的巨額捐款都進了中國國民黨的口袋,民進黨沒有執政,因而難分一杯羹。商人的敏感度甚高,在二0一四年看到中國國民黨在地方選舉敗北之後,就了解權力中心將移轉到民進黨,巨額捐款也預先移到民進黨,中國國民黨失去政權跟著流失巨額捐款,而且形成惡性循環。

從黨外時代到民進黨建黨初期,綠營都依賴小額捐款來選舉,因台灣受到外來獨裁政權的殖民統治,民眾產生悲情,因而捐款給反獨裁政權的團體,後來政治民主化,民進黨也變「大尾」,悲情逐漸消失,小額捐款跟著萎縮,只是這一段期間民進黨已獲得企業界的巨額捐款,真的銜接得很好。事實上藍營也出現過悲情,因為失去政權,只是這種悲情不能產生共鳴,因而不能因此獲得小額捐款。

綠營因失去外來獨裁政權壓迫的悲情,造成小額捐款的褪色,可是陳時中選台北市長卻出現大量的小額捐款,而且來自全國各地,讓大家感到莫名其妙。事實上台灣人又產生新悲情,就是面對中共的壓迫,民眾因而捐出小額捐款給「反共保台」的候選人代表,也就是「反共」的首都市長候選人。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2022/11/21(台灣時報專論)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