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軍: 中國可能比美國更快部署第六代戰機,但技術還不是美國對手

敬請支持‧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2022年10月4日 美國之音 薛小山

華盛頓— 美中兩國正在努力開發下一代戰鬥機,以確保佔據空中優勢。近日有輿論質疑中國或將能夠在美國獲得第六代戰機之前預先投用, 但也有美國空軍高官和專家認為, 美國在發動機和超級計算能力等方面遙遙領先,中國要飛速縮小幾十年的差距、完成“大躍進”的可能性不高。

據美國媒體《外交家》(The Diplomat)9月30日報導,美國空戰司令部司令馬克·凱利(Mark Kelly)近日在出席由美國空軍協會(AFA)舉辦的網絡會議中警告說,中國可能會比美國更快部署第六代戰機。

“中國目前不是處在第六代戰機制空優勢重要性的辯論階段,而是已經步入了發展正軌。”他說。

美空戰司令:必須領先中國部署下一代戰機

第六代戰鬥機的能力可能包括指揮無人機作戰、人工智能技術、自適應循環發動機和更高級的隱身能力等等,但其具體設計和進展被視為機密,美中兩國目前都未透露方案細節。

美國空軍希望在2030年代初正式部署“下一代空優戰鬥機”(Next Generation Air Dominance Fighter,NGAD)。但美媒《防務新聞》9月27日報導,目前該項目還未正式進入工程、製造和開發(EMD)階段,專家質疑能否在2020年代結束之前(八年內)實現第六代戰鬥機首次迭代交付的目標。

曾參與過殲-20和殲-10研發的中航工業首席技術專家王海峰曾表示,中國的第六代戰鬥機將在2035年或更早之前問世。

凱利在會上強調,美國空軍必須要確保比競爭對手至少領先一個月部署下一代空優戰鬥機。

他指出,中國對第六代戰鬥機的構想似乎與美國相似。但中國傾向於從一種戰鬥機變體緩慢地迭代到另一種,例如中國將俄羅斯的Su-27和Su-30改造成國產J-16戰鬥機。相比之下,美國的飛機設計專注於能力的大幅躍進。

美空軍部長:中國戰鬥機技術相形見絀

美國空軍部長弗蘭克·肯德爾(Frank Kendall)9月29日在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舉辦的討論會上表示,“當人們問我的優先事項是什麼時,我傾向於說’中國,中國,中國’。”

肯德爾擔心,中國對侵略台灣的準備以及在南中國海和尖閣列島建立控制權的努力,都在挑戰美國的力量投射能力;西太平洋區域最重大變化之一在於中國核武庫的迅速擴張,而美國在當地缺乏戰術核武器和類似北約的安全組織的威懾力。

不過,對於中國是否會更快使用第六代戰機,肯德爾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一直在追求飛機技術,但目前還不是美國的對手。

“美國在飛機技術方面處於領先地位。中國最新的J-20不如美國最新的F-35戰鬥機。下一代空優戰鬥機項目是從我擔任副部長時開始的’X飛機’原型中誕生,我認為它將比中國的任何項目都要好。美國在發動機技術等領域遙遙領先,高級計算能力也為此提供了優勢。”

他補充道,但中國對投資非常聰明,並不一定要在美國有競爭力的領域亦步亦趨,而是使用一種不對稱的方法(asymmetric approaches)試圖繞過美國的優勢。

肯德爾認為,美國必須對中國的非對稱策略做出回應,這不僅僅是戰機之間的競爭,而是更為複雜。“如果中國可以讓美國的飛機留在空軍基地或在地面上被摧毀,就不必擔心誰擁有更好的戰鬥機。”

“如果建造成百上千枚陸基、海基或空基導彈,中國基本上可以攻擊美國空軍基地,以不對稱作戰方式抹殺美國整個戰鬥機部隊。中國最近還在研究高超音速武器,希望能夠遠距離攻擊目標。”

美國空軍部長弗蘭克·肯德爾(Frank Kendall)9月29日出席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舉辦的討論會(照片來源:視頻截圖)
美國空軍部長弗蘭克·肯德爾(Frank Kendall)9月29日出席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舉辦的討論會(照片來源:視頻截圖)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國際防務問題高級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對美國之音指出,與導彈技術不同,飛機技術仍然是美國國防工業的優勢領域,遠超中國。中國甚至還沒有為第五代戰機開發出有效的發動機,而是依賴俄羅斯的發動機。

“中國的目標是到2035年生產第六代飛機,但這可能是雄心勃勃的。中國希望用於第六代飛機的許多技術仍在開發當中。”

不過,何天睦推測說,“一種可能性是,中國的第六代飛機雖然比美國版本略遜一籌,但產量可能比美國大得多。這種數量優勢可以抵消任何技術劣勢,並為中國提供強大的能力。”

美國需居安思危

工業諮詢公司蒂爾集團(Teal Group)分析師、前美國國會研究處軍事航空專家耶利米•格特勒(Jeremiah Gertler)在六月發布的國會研究報告中指出,下一代空優戰鬥機項目致力於發展推進技術(Propulsion)、無人系統(Uncrewed systems)、材料技術(Materials)和傳感器(Sensors)等能力。

他告訴美國之音,由於高度機密性,很難對美中任何一個項目做出客觀判斷,外界目前甚至還不清楚第六代戰機系統與第五代系統的區別。

雖然中國很有可能試圖自主創新,但是格特勒坦言,中國在技術上突然躍升幾十年,達到與美國相當或明顯領先的水平,似乎不太可能。

歡迎訂閱本報newsletter
美國空軍2017年5月2日實施F-35戰機集體訓練(美國空軍照片)
美國空軍2017年5月2日實施F-35戰機集體訓練(美國空軍照片)

“中國在達到每一代戰鬥機的初始作戰能力方面,一直落後於美國十年或更長時間。儘管這一差距隨著時間推移有所縮小,但沒有理由相信中國已經取得重大進展,特別是因為中國的一些發展似乎依賴於等待美國預先前進到某一點,然後再复制美國的技術,這個過程將保證中國永遠落後美國。”格特勒說。

他也強調說,誰先投產第六代戰機並沒有那麼重要——因為真正引領競爭的技術不是飛機針對飛機,而是飛機針對防空系統的技術。比如,中國和俄羅斯一直向世界各地的客戶推廣其防空系統,而美國連續幾代飛機旨在降低這些防控系統的效率並允許飛機穿透防禦區域。

不過,米切爾航空航天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 for Aerospace Studies)資深研究員、曾在華盛頓特區國民警衛隊擔任F-16戰鬥機飛行員的海瑟·潘妮(Heather Penney)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在下一代戰機項目享有一定的優勢,包括偷竊技術,工業間諜活動和軍民融合,以及中央指導的經濟和工業基礎和強大的製造基地。

“中國有意願也有能力達成目標。美國要明白,制空權並不是與生俱來的權利,儘管美國空軍自1954年以來為聯盟夥伴提供了這種制空權,但這不再是必然事實。”

她認為,如果美國不能承諾提供穩定、充足的資金,並且消除官僚主義障礙來快速設計、測試和部署下一代空優戰鬥機的能力,那麼中國可能會從美國手中奪取空中優勢和製空權——“這將對美國軍隊,以及依賴美國作為其國家安全基石的盟國夥伴造成災難性後果。 ”

第六代戰機將如何影響台海戰爭?

中國空軍新聞發言人申進科9月28日表示,中國第五代戰機殲-20,已經“遍布東南西北中, 列裝越來越多、飛得越來越遠”。

蘭德公司政策研究員克里斯蒂娜·加拉福拉(Cristina L. Garafola)對美國之音介紹說,中國空軍目前仍在努力向各地的空軍部隊提供殲-20。

“我認為,未來幾年中國空軍的重點領域在於,從第三代和第四代戰鬥機部隊,向第四代和第五代戰鬥機部隊過渡。”

至於第六代戰鬥機在台灣突發事件的潛在角色,加拉福拉表示,可能的任務包括參與聯合火力打擊和在台灣海峽及其周圍進行空對空作戰。“不過,下一代飛機只是執行這些任務的系統的一部分——遠程地對空導彈系統也將在保護中國大陸免受潛在攻擊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美國空軍戰略事務諮詢顧問詹益庭(Eric Chan) 告訴美國之音,下一代空優戰鬥機項目可以為美軍克服的問題之一,就是太平洋戰爭的時間和距離障礙。“太平洋非常廣闊,如果美國應對一場侵略戰爭,那麼根據定義,對手將具有先發優勢。”

詹益庭指出,但戰機技術只是作戰優勢的一個方面, 美國空軍不會尋求單獨獲得空中優勢。“作為聯合作戰的一部分,聯合全域指揮與控制(JADC2) 將確保美軍能夠發揮全部能力以贏得空中優勢。”

此外,作為美國綜合威懾的一部分,美國的盟友和夥伴將發揮關鍵作用。他說,“如果發生戰爭,中國空軍將獨自作戰。美國空軍不會。”

本報24/7隨時更新 歡迎定閱newsletter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